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大綠小綠搶票 2018年選舉硬碰硬時力擴散效應 民進黨危機感加深
時力擴散效應 民進黨危機感加深

2016-12-22
作者: 陸行舟

▲(圖/資料室)

時代力量迅速抓住年輕支持者,影響力大幅擴張。激進的時代力量會將民進黨往中間路線推?抑或是挖走民進黨的根基?2018年的選舉就可分曉了。

《勞基法》修法大戰會是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關係變質的分水嶺嗎?黨內人士不否認;但真正的考驗,應會出現在2年後的縣市議員等基層選舉,而明年各方勢力開始布局選戰,衝突將提前引爆。

媒體總以「大綠、小綠」這種方式稱呼民進黨及時代力量,除了奠基於統獨色彩以外,比起相對右派的國民黨,兩黨毫無疑問的在光譜上接近。但在民進黨上台執政後,同時必須站在國家穩定的位置考量政策,下野的國民黨並未即時適應在野角色,反倒是時代力量迅速填補了民進黨遺留下的年輕、在乎公平正義又是「天然獨」的群眾結構,快速地擴張了支持群眾。

民進黨內部分析,過去國、民兩黨處於「根本的意識形態之爭」,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關係不同,是支持者、資源出現重疊產生的搶奪問題,民進黨內自然會出現對時力的政治操作不滿的聲音。

時力搶盡網路與媒體戰場
民進黨卻要面對現實與地方

一位官員就說,作為一個執政黨,不可能偏廢任何一方,激進的主張或許一時討喜,卻未必是好的政策;作為以網路與媒體為戰場的時力,必須面對現實的地方基層考驗。

從兩例到一例一假,從砍7天假到反對砍假,凸顯出時代力量靠媒體、靠年輕族群,這樣真能走得長遠?

可以確定的是,時力不斷衝撞民進黨,為的就是後年的九合一選舉,在縣市議員拿下席次。

民進黨人士表示,往好的方面想,時代力量拉走一些極左、偏激、獨派的支持者,某個程度上其實是在幫民進黨解套,黨內樂觀其成。至於選舉,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舉還不至於出現問題,複數選區就很可能短兵相接,所以民進黨對時代力量「不爽還是比擔心多」。

熟悉地方選舉的黨內人士以婚姻平權為例指出,支持婚姻平權的比率,光是10到11月掉了10幾個百分點,民進黨要如何取捨?他認為,在都會區,多席次複數選區,時力較激進的主張或許有空間,甚至可以在一區都提一席,靠媒體、靠網路就可選上;但在非都會選區,或離台北愈遠,效應就會急速遞減;況且,也不是只有時力要搶席次,還有其他社運團體,或如社民黨等其他黨派來瓜分所謂的「進步」選票,時力是否真可以穩操勝算,也有隱憂。


這位人士強調,講婚姻平權,時力也許最進步,在台北市最夯,但出了天龍國呢?傳統的地方選舉,議題很多,甚至很不起眼,不是靠婚姻平權就可以過關,還有其他議題會左右選民的決定;相反的,如果民進黨的議員不爭氣、不努力,因這一波新興政黨興起的浪潮被刷掉,也只是剛好而已。但誰來取代?光是靠吵議題、拚媒體效果是不夠的,時力還是要有實力才行。

帶槍投靠的政治勢力
讓時力吸走綠營政治養分

由於這一年來各項民調都顯示,時代力量的政黨票都約有12到15%,僅比國民黨略少,威力不可輕忽。但一位黨內人士則認為,政黨支持度要能反映在選票上,靠氣勢、組織及提名策略,時力能撼動的選票,有多少是傳統的民進黨選票?或者能開拓新的票層?是一大關鍵。畢竟,民進黨有中央與地方執政資源,沒有縣市長母雞帶小雞照應的時力,議員是不是那麼好選,選票能否集中,都還有商榷的空間。

然而,真正具殺傷力的是,帶槍投靠的政治勢力,將讓時力直接吸收原綠營的政治養分。例如,最近從台北市觀傳局調到媒體事務組的陳思宇,是台聯市議員陳建銘的女兒,去年立委初選挑戰吳思瑤失利,現積極與時力接觸,若2018年搭配林昶佐幕僚吳崢等青年世代,在雙北一級戰區應會掀起政治巨浪。

黃國昌就曾表明,時代力量在6都的市議員選舉不會缺席。目前,更因應不同縣市,主打不同議題,例如,參與高雄的房舍拆遷議題、投入中部地區的反空汙行動,隨著在地議題經營,與地方公民團體連結,一面物色有潛力的年輕人,一面插旗設立時代力量的據點,靈活度相當高。

以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雲林為例,時代力量在立委選舉時登記一位「任務型區域立委」,沒有任何宣傳、沒有出席政見發表會,最後得票竟然超越經營環境議題甚久的樹黨候選人,讓時力對經營地方信心大增;因此多次在立院主打麥寮許厝分校學童體內驗出致癌物議題,11月順勢設立黨部,邀來在地團體與青年組織,讓雲林縣長李進勇備感壓力。

激進的時代力量到底是將民進黨往中間路線推、幫民進黨解套?抑或是挖走民進黨的根基與重要資源?2018年的選舉就見分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