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全球政壇向右轉 政經變數一次看懂法、德、義、荷明年大選結果成重要觀察指標
法、德、義、荷明年大選結果成重要觀察指標

2016-12-27
作者: 陳敏靜

▲(圖/資料室)

從美國到歐洲,全球右翼勢力節節升高,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的浪潮造成難以預期的政經影響。明年歐洲國家的重要大選結果,將進一步牽動全球變局,值得關注。

6月英國公投脫歐,11月美國總統大選,雙重的意外結果顯示選民厭倦全球化和主流精英的領導。尤其是川普當選,更讓歐洲右翼民粹勢力大為振奮,這些「歐版川普」極有可能在明年大選當家主政。

現在,大家都在猜誰會是下一個脫歐的國家?義大利、法國,還是德國?

川普的許多政見,像是限制移民、不信任《自由貿易協定》和懷疑國際組織,在大西洋彼岸也得到很大的回響。德國貝塔斯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歐洲事務分析師霍夫曼說,歐洲右翼政黨都在想:「美國行,歐洲為什麼不行?」歐洲右翼勢力的興起已到達無法忽視的程度,主要右翼政黨如下:

歐洲右翼 不可輕忽的勢力

英國:成功推動公投脫歐的英國獨立黨(Independence Party)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是在美國大選後第一位與川普會面的歐洲政客。他們兩人在紐約曼哈頓川普大樓的金色電梯前合照後,法拉吉被視為是對川普政府最具影響力的英國政治領袖,而不是英國首相梅伊。

德國:德國總理梅克爾已宣布將在明年9月大選尋求四連任,由於她堅持收容大量敘利亞難民,被稱為開明派歐洲的最後守護者,但是另類選擇黨(AfD)即將威脅到歐洲這個的穩定核心。

另類選擇黨3年前只是反歐元的抗爭運動,打著反難民、反梅克爾的旗幟,今年3月在德國地方選舉囊括1/4選票,很有可能在明年大選取得足夠支持進入國會。該黨政綱主張「伊斯蘭教徒不屬於德國」,要求禁建清真寺,「德版女川普」黨魁佩特里(Frauke Petry)曾說,邊境警衛可以用槍對付違法越過國界的人。

法國:法國極右派政黨「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領袖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也是最早祝賀川普當選的歐洲政客之一。她在接受CNN採訪時說,「川普讓看起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可能。」

明年4月,法國將舉行首輪全國選舉,2週後,也就是5月7日,舉行第二輪投票。首輪投票中的前兩名候選人將進入第二輪投票,獲得普選多數票者勝利。屆時角逐愛麗榭宮的候選人最可能來自三方力量─中右翼共和黨、左翼執政黨社會黨和雷朋領導的極右翼國民陣線。雷朋如果當選,將對金融市場帶來巨大的衝擊。

這主要在於她承諾當選總統後將舉行全民公投,決定是否退出歐元區甚至歐盟。她認為,讓歐盟掌控法國的貨幣體系是危險的,沒有什麼比法國重獲貨幣控制權更重要。雷朋指出,與川普主張相似,她所屬的國民陣線排斥大規模移民的湧入、伊斯蘭國的崛起以及破壞法國和歐盟的《自由貿易協定》。

奧地利:奧地利在2016年12月4日總統大選,極右派的自由黨候選人霍佛(Norbert Hofer)落選,讓許多歐洲國家領袖鬆了一口氣。實際上,奧地利象徵著歐洲的分裂狀態。

霍佛在5月選舉時以49.7%對50.3%的些微差距,輸給綠黨支持的獨立候選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自由黨提出申訴,憲法法院裁定重選。結果在第二輪投票,范德貝倫以6.6個百分點的大幅差距取得決定性勝利。自由黨占國會席位超過1/4,黨綱是「奧地利至上」,要求奧地利人在就業市場具有優先權。

義大利:雖然奧地利沒有出現西歐自1945年來首位極右派國家元首,卻可能在義大利出現。前諧星葛里洛(Beppe Grillo)領導的五星運動黨,在去年全國大選獲得1/4選票。前總理倫齊因憲改公投失敗而辭職下台後,義大利正在籌組看守內閣,預料將在明年上半年舉行改選,葛里洛有極大勝算當選。

五星運動黨反對財政撙節、反對歐元區,一旦葛里洛上台,義大利脫歐機率將大增。

荷蘭:荷蘭大選於明年3月15日舉行,根據民調預測,自由黨(PVV)有望成為第一大黨。自由黨主張荷蘭應仿效英國舉行脫歐公投(即所謂荷蘭脫歐,Nexit),關閉國內所有伊斯蘭學校,要求公民註記自己的種族。該黨領袖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是歐洲最有名的極右派,現今因憎恨言論而官司纏身。

英國脫歐 成最佳實驗

全球右翼政治勢力崛起,究竟會對經濟與金融市場帶來何種影響?最簡單的,或許可以從英國和美國找出答案。法國、義大利、荷蘭等國主張脫離歐元區的政黨,在明年的選舉預料將擴大權力,而英國如何脫歐正好給他們提供最佳實驗。

英國6月23日公投決定脫離歐盟之後,英鎊出現恐慌性賣壓,由1英鎊兌1.48美元以上的價位,最深貶值到兌1.20美元,幅度達20%;但目前回到1.25美元以上,跌幅縮小到15.5%。因為英鎊貶值有利出口,英國股市反向大漲,倫敦富時一百指數這段期間大漲近10%。這半年來,英國不論是工業生產或消費者信心都還沒有受到打擊。

英國首相梅伊計畫在明年3月啟動脫歐談判,儘管還有人認為,英國或許最後選擇不出走。但是,英國對於控制移民的立場強硬,歐盟則不願在該問題上讓步,脫歐應該是不可逆轉的。首先,歐盟預估將向英國索取4百億到6百億歐元的「分手費」,包含英國先前承諾的支付歐盟預算比率、各種貸款擔保、歐盟花費於英國境內的各種項目等。

最初,梅伊政府似乎打算「硬脫歐」,亦即將控管移民放在比繼續留在歐盟單一市場更為優先的地位。但在本月初,英國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首度公開承認,為了能在脫歐後繼續進入單一市場,願意考慮向歐盟支付款項。這就是所謂的「挪威模式」。挪威每年向歐盟支付8.69億歐元,以獲取進入歐盟單一市場的權利。如果英國能在脫歐後繼續向歐盟付費,保留對歐盟市場的部分優先准入權、同時奪回邊境控制權,也不失兩全其美。

反過來看,英國脫歐現在被視為特例。可是,一旦明年歐洲政壇變天,脫歐反而會成為主流,而不會再被看成是一場危機。屆時,歐洲政經機制勢必會被重新檢討,單一市場有利於各國出口和貿易,應可保持下來。但像歐洲央行這種受攻擊的標靶能否存續,恐怕就是問題。

川普政策 恐掀起貶值戰

再來,就是川普的經貿政策。亞洲最憂慮的是,川普反對既有的《自由貿易協定》,將重新進行雙邊磋商。他並且訴求「美國至上」,要求蘋果等公司把海外生產線搬回美國。中國與墨西哥分別是美國第一大與第四大貿易逆差國,就是因為很多美國公司將製造基地設在當地。

由於川普宣稱將衝高美國經濟成長率至3%,美元兌一籃子貿易夥伴國貨幣的美元指數,從他當選後的一個月,已經升值4.6%。雖然這吸引資金大舉流入美元資產,但美元持續升值終將波及出口,川普政府不會坐視不管。

部分歸咎於保護主義抬頭及貿易自由化進度遲緩,世貿組織(WTO)預測,今年將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全球貿易與經濟成長最低的1年,貿易成長率預估僅1.7%,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則只有2.2%。原因是中國、巴西等開發中國家,以及北美的經濟與貿易放緩。

至於明年的貿易成長,由於面臨許多變數,WTO首度發布一個區間,而不是明確數據,預估成長1.8至3.1%。

在這種黯淡的前景下,歐元與英鎊因為政治問題原已疲弱,為了搶奪出口市場,貨幣競貶大戰很可能浮上台面。川普選前已威脅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屆時貿易戰加匯率戰,將讓各國焦頭爛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