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油價回升後的能源投資術

2016-12-19
作者: 印和闐

▲(圖/Pexels)

目前,非OPEC、有能力與意願增產石油的國家,只有美國。推論在明年底之前,油價上漲的趨勢幾乎已確定。

大概在一年半前的482期《財訊》,本欄在《能源股還有油水嗎?》文中提到兩點,首先是技術能夠持續創新的頁岩油生產商,推薦標的是美國的PXD US,股價從當時110美元漲到2016年底的185美元上下;第二是建議要買天然氣運輸船的製造商,原因是便宜的天然氣會刺激全球替代石油的需求,韓國的現代重工(009540 KS)從當時的8萬韓元一股,目前接近翻倍。一年半過去,當時油價尚未見底,現在則剛剛確定見底,因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已經達成限產協議,白紙黑字告訴投資人,能源市場反轉向上了。

盤點各大產油國受惠程度

市場回升是值得雀躍的,但是不必高興過度。2003年至2014年中的油價大漲行情,是因為新興市場經濟全面爆發,需求大增。

而從2016年第4季開始的油價回升,主要來自油田老化與挖掘投資不足,供給端的全面收縮是導致本波油價開始回升的關鍵。國際石油的供給,最重要的報告來自國際能源總署(IEA)以及OPEC,我們就來看看他們是怎麼看的。

以整體看,兩大機構都認為在非石油輸出國組織的產油國,包括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俄羅斯、中國、巴西等等,長期看,每日產油量會在25年見頂,此後至40年,勉強維持在15年每日產量5,320萬桶左右的水準。

在這中間,中國油田老化,產油量下滑最快,2016年前9個月產量比前1年同期掉9.8%,目前日產量440萬桶的水準無法維持,到40年最多每天剩3百萬桶;俄羅斯也很慘,到40年的日產量最多與2016年相同。OPEC這次限產得到俄羅斯支持的原因很簡單,俄羅斯就算不限產,未來也無法增產。

墨西哥的產量必須要等深水挖油技術有進一步突破,才有可能扭轉目前產量節節衰退的趨勢;加拿大的油沙是有油的,但是每桶油的生產成本高達70美元以上,油價不夠高就不會是有意義的供給;巴西的外海是本世紀最大的新發現油田,問題是巴西石油沒錢挖,幾年內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非OPEC國家中,唯一在70美元以下能夠有意義增產的,只有美國;IEA看好美國的產量可以從2016年每天870萬桶再回升至20年每天1千萬桶以上,原因很簡單,負債累累的頁岩油生產商又開始大舉向市場發債,有錢再度開始挖掘1年以後,產量又會再度上升。

押注美國石油服務公司

至於石油輸出國組織本身,自從利比亞、委內瑞拉、奈及利亞、印尼的產量都掉下去以後,還能對外面嗆聲的,就只剩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以及伊朗。其中伊朗只收歐元,本身又被歐美制裁,就算是中資的石油設備與服務供應商,也很難幫伊朗開發新油田,因此2到3年內無法做到有意義的增產,伊朗在石油限產談判架式十足,反正無法增產,就趁機卡死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出口配額,反正他們的國營石油公司沙美石油(Saudi Aramco)在2017年上半年要上市,不把油價做起來,股票賣不到好價格。

因此,在OPEC內真正有能力破壞限產的,其實只有伊拉克,但是這個國家剛剛打完伊斯蘭國(ISIS),正需要大筆資金重建,維護限產協議的意願很強。

全部算過一輪,有能力與意願增產石油的國家,在2017年似乎只有美國,如果油價站上70美元,或許再算上加拿大;考慮到頁岩油生產商也需要時間安排設備與鑽井,那麼在2017年第4季之前,油價上漲的趨勢幾乎是已經注定。從2016年底往後推12個月,該押什麼?四八二期提的標的當然有機會,但是空間相對有限。

首先,既然石油公司手上的油田都在老化,過去2年因為油價下跌,都沒有好好更新設備,因此資本支出的回升,一定會讓石油服務公司過得很滋潤,同時擠壓石油公司的獲利,美國共和黨的金主,也是美國兩大石油服務供應商之一的Halliburton(HAL US),主要業務在美國,政治絕對正確,又受惠於全世界最沒節制發展的石油開採市場,是大型油服股中優勢最明顯的。

其次,川普揚言開放美國石油出口的政策,其實在歐巴馬時代已經在做。Cheniere能源(LNG US)自2016年2月拿到第1張天然氣外銷執照後,今年前9個月營收已經倍增,但尚未獲利,算來虧轉盈是2017年的事。2016年第4季北美天然氣均價約在每立方3美元,賣到韓國、日本每立方天然氣12至16美元,扣掉每立方4至5美元的海運成本,怎麼想都是暴利。美國生意人總統川普想吃這塊肥肉,有道理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