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金融風雲

一樁詐貸案 掀起家族企業治理風暴永豐銀前總經理張晉源打破沉默 何壽川輕輕放過
永豐銀前總經理張晉源打破沉默 何壽川輕輕放過

2016-12-08
作者: 洪綾襄

▲張晉源過去為永豐金何家敢衝敢拚,公司治理卻是他心中堅守的紅線。(圖/吳尚哲攝)

鼎興詐貸案牽連19家金融機構與數10位專業經理人,也連累永豐銀行員涉嫌護航利害關係人,讓過往最受何壽川重用的永豐銀前總經理張晉源這回也怒了,決定挺身而出,捍衛公司治理紅線。

熟練地用珍藏的馬丁吉他撥弄幾小節民謠旋律,「每次我手上案子愈大,就愈常練琴,」張晉源微微笑。這一日,是他卸下永豐金控財務長、發言人、銀行總經理等重要職務的第3天。

時間回推到11月25日,永豐金控與銀行分別於上午和下午召開董事會,下午3點多,張晉源在臉書頁面上寫下「求仁得仁」4個字;傍晚,他再寫下:「公司治理不是舞台劇的台詞,而是工作中的實踐,即使眾人說一套、做一套,自己也要堅持!」

說得瀟灑,但與張晉源共事多年的同仁觀察,Michael(張晉源)正處於表面從容、但內心悲憤的複雜情緒中,就因為喧騰近半年的鼎興詐貸案,不但可能讓他面臨人生第一次刑事訴訟的危機,也踩到他對公司治理的紅線了。

永豐涉違反關係人授信
責任都推給員工?

今年7月,知名牙材商鼎興大跳票,檢調偵辦後發現,鼎興負責人何宗英以紙上公司與偽造發票,向永豐、華南等13家銀行,以及中租、華南等6家租賃公司貸款,總金額高達37.75億元。

由於何宗英與華南金控代理董事長林明成、永豐銀前董事何宗達(何宗英姪子)都有姻親關係,而何政廷又是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的堂兄弟,因此檢調除了調查鼎興違法詐貸之外,也調查各家銀行是否違法核貸、經理人是否有護航利害關係人授信之嫌。

由於共有19家金融機構涉案,檢調密集約談多家銀行人員到案說明,訊後交保相當多人,包括華南銀和台工銀各6位主管、永豐銀8位等。其中,華南銀代總經理賴明佑交保金額為五百萬元、永豐銀行前後任總經理江威娜與張晉源各3百萬元、台工銀董事葉銳生250萬元、前董事何宗達則為2百萬元。

一般咸信可從交保金額推測涉案情節之輕重,永豐被約談最多人,交保金額也不低,引起永豐內部人心惶惶。

一位永豐員工分析,華南和永豐的狀況不同,華南有做利害關係人建檔,但後來發現是長官交辦關說,所以是違規問題;永豐則是董事何宗達沒有申報利害關係人,加上往來10幾年都沒問題,分行行員未依《銀行法》規定提報董事會「重度決議」。「但更讓我們氣的是,何政廷、永豐銀前董事何宗達父子一口咬定永豐所有人都知道他和何宗英是親戚關係,想讓外界覺得永豐明知故犯, 把責任都推到員工身上!」

也因此,檢調朝背信罪偵辦,永豐銀行為此不但被金管會罰款1千萬元,不少同仁的職涯也可能因刑事訴訟而從此斷送。「大股東讓金控商譽受損,經理人難道不該向他求償嗎?絕大多數經理人選擇忍辱,但我選擇精進,」近來身形更顯消瘦的張晉源以推動社會運動的氣勢宣示。

10月23日交保後,為了捍衛同仁清白,張晉源堅持召開臨時董事會,解除何宗達董事職位、追究責任、對何政廷求償,卻一直得不到董事會的支持。

董事會淡化處理
金融戰將辭職明志

一位行政人員透露,10月24日從下午開始,銀行董事會信件群組便不斷展開激烈對話,從兩點傳到凌晨,累積了將近40封信,最後才由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出面協調召開。

但董事會開完後竟然又再拖了兩天,遲至27日才發出重大訊息公告,但內容不但把何宗達和何政廷的名字隱去,還將說明簡化成「對本行授信案件干擾之某行為人」,高層模糊何政廷父子的企圖心昭然若揭。

因此,也難怪張晉源大發「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之慨。大華期貨出身的他,一如所專擅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特性:聰敏、複雜又強勢,他能準確預測亞洲金融風暴即將發生,也可代表香港凱基處理併購韓國券商後的罷工談判;協助中信金辜家老二辜仲發動敵意併購中華開發可以不留情面,幫何壽川談妥與中國規模最大的工商銀行參股時又是口才便給,從交易操作到商戰策略,他都能恰如其分地掌握。

在永豐10年,他也扮演永豐金最佳門面,每當永豐涉及負面訊息,他都能恰如其分的回應化解,並深受何壽川信任,也是金控收入最高的高階經理人。

但只要談到公司治理,「張晉源就是個無可救藥的樂觀者,」一位商界好友觀察,他也認為這是張晉源決定在這一事件上對何家關係人不假辭色、甚至大動作地宣告求仁得仁的主因。

張晉源辦公室裡掛著3幅柯文哲競選團隊視覺總監邱顯洵批判性強烈的畫,一張是《狗吠火車》,看似勢不可為,「我就是要到處吠」;一幅是1%的人享用整尾大魚,剩下99%卻只能啃魚尾,諷刺分配不均;最後一幅是自由女神,每個人都願意把自己當筆芯貢獻,才能畫出《自由的代價》。「在這事件上剛好輪到我變成筆芯,就得負起責任去畫,」張晉源說。

11月28日,鼎興詐貸案宣布偵查終結,台北地檢署依違反《銀行法》起訴何宗英等17人,而何宗英更因犯後態度不佳、對款項交代不清,遭檢方具體求刑20年。

開庭時何宗英只不斷強調自己是富家子弟、不懂詐貸,家中還有94歲的老母,大打悲情牌,卻沒想到他的一己私心,連累了數10位銀行專業經理人的職涯,以及台灣公司治理的推進;手握大量社會資源的金融業,當應以此為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