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曾銘宗:川普勝選 後遺症要來了

2016-12-13
作者: 曾銘宗

▲(圖/Pixabay)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當日的市場變化,印證「美國打噴嚏,全球經濟就感冒」;然而,他的民粹式政見真能付諸實行,恐怕國會多數共和黨議員也未必能接受。

今年的兩個國際上重大發展,讓原本罕見的黑天鵝竟成為常態:第一個是英國公投脫歐(Brexit),另一個則是川普(Donald Trump)於11月9日囊括306張選舉人票,在驚呼聲中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

「美國優先」政策 恐掀貿易戰

從這次舉世緊盯美國大選的盛況來看,「美國打噴嚏,全球經濟就感冒」這句話仍然成立。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其國內生產總值占全球25%左右),故未來該國總統的政策主張,將投射在全球經濟的每一個角落,並帶來程度不一的影響。目前全世界都還在摸底,企圖預知川普上台後的局勢將如何變化。

川普在競選期間提出的幾項較重大的經濟政策,包括撕毀與加拿大及墨西哥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放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以及採取其他貿易保護措施、擴大財政支出(主要用於基礎建設)、減稅、鼓勵美國海外企業回國投資、以及反巴黎氣候公約等(川普曾說過氣候變遷是一場「騙局」(hoax),值得後續觀察。

上述主張對美國本身的影響為何?初步看來,若干刺激性政策如擴大支出、減稅、鼓勵海外企業獲利匯回等,對美國經濟有正面影響,這也是為何美股上揚、美元走升的原因,特別是川普入主白宮,而共和黨則掌控參、眾兩院,更有助於政府增加開支及刺激成長。

不過其減稅和擴大基礎建設的政策主張,兩者本身即存在矛盾,故能否「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就拭目以待。至於負面效應則是減稅及舉債等措施將拉高財政赤字,而採行貿易保護主義則將打亂其供應鏈(如美國汽車工業即高度仰賴墨西哥的零件供應),不利美國生產力的成長。

對全球而言,川普的政見中,最讓人擔憂者莫過於「美國優先」下的保護主義(protectionism),除了前面提到的廢除NAFTA之外,還有揚言對中國大陸與墨西哥設下貿易壁壘、並針對這兩國進口品課徵關稅等。若真實施,勢必引起貿易對手反擊而引發貿易戰爭,進而影響全球經濟復甦。惟從較樂觀的角度來看,《美國憲法》的獨特之處是,總統既是世界上權力最大的行政領導職務,但又是最受法律限制的職務,因而可限制其總統可能帶來的「損害」。

民粹式政見 國會未必接受

選前全球最大的不確定性(川普當選)已然消失;選後最大的不確定性則是其民粹式的政見是否付諸實施。以NAFTA來看,美國賦予總統涉外事務的特權,只要6個月前通知協議締約國即可;惟「撕毀」之議是否只是為了取得更好條件的一種談判伎倆,則有待觀察。

至於就減稅而言,過去美國預算法案可能遭受另一政黨的杯葛,但近期美國國會已修改遊戲規則,未來共和黨可透過簡單多數決、附帶落日條款的方式通過法案。惟即使對共和黨而言,川普也是爭議性人物,故共和黨議員對於其非典型的政治主張,亦未必會全盤接受。

在金融面,川普提議要修正讓金融業頭痛的《陶德︱法蘭克華爾街改革法案》(Dodd︱Frank Act),但也表示要將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分離。就利率走向而言,川普曾對當前的低利率表示不滿,認為將引發經濟泡沫;另外,如果未來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將引發通膨(或通膨預期),可能促使聯準會採行更為緊縮的貨幣政策。

事實上,聯準會主席葉倫已預告,美國聯準會升息的時間已相當接近,故除非金融情勢發生劇變,否則12月升息之舉幾已確立。至於中長期利率走向,共和黨在貨幣政策上本即較偏鷹派,加上聯準會為避免財政刺激措施引發的通膨上揚,可能加大升息力度。若果如此,又將促使美元進一步升值。

至於對台灣而言,由於我國是開放經濟體,貿易依存度高,面對反全球化與保護主義(protectionism),極可能是受創最重的經濟體之一,故未來任何區域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或雙邊的自由貿易談判,都應積極參與。此外,尚應留意川普上任後的國際局勢,如中、美關係牽動的情勢變化(影響人民幣走勢等),以及美、俄關係的演變。

整體而言,除了真的採取激進的財政與貿易政策之外,川普與共和黨主掌的國會,對於全球經濟應不致帶來太大的負面影響。建議除了關注這位美國新總統的作為之外,更應關注經濟基本面,包括景氣循環週期變化、通膨變動趨勢、以及利率動向等。接下來大家將睜大眼睛觀察川普的百日新政(first 100 days),市場將不斷評估川普這個政治素人的作為。蜜月期可能很快結束,故未來幾個月市場波動將加大。請繫好安全帶!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