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問題很大的川普經濟學

2016-12-12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儲蓄不足為美國長期隱疾,必須仰賴外國儲蓄與赤字支出重振經濟;但川普的保護主義既沒有解救功能,還因此造成貿易逆差持續擴大。

川普的經濟策略有嚴重的錯誤。這位總統當選人希望在儲蓄長期不足的美國,藉由赤字支出重振經濟成長。這會導致美國的儲蓄進一步縮減,美國本已巨大的貿易逆差,幾乎必將擴大。

儲蓄問題不解決 什麼都別談

這種情況暴露了川普經濟學的罩門:美國為了維持經濟成長,必須仰賴外國的儲蓄和自身的貿易逆差,這與川普明顯的傾向有無可調和的矛盾。

川普政府承繼的美國經濟並不強健。經濟大衰退之後的復甦速度,僅為以往經濟週期正常水準的一半;考慮到2008至2009年經濟嚴重萎縮,復甦之疲軟更令人不安。此外,儲蓄(未來經濟榮景的種子)仍嚴重不足。所謂的「國家淨儲蓄」(經折舊調整的企業、家庭和政府總儲蓄)2016年中僅為國民所得的2.4%。雖然相對於2008至2011年間空前的負儲蓄狀態,這已經有進步,但儲蓄率仍遠低於20世紀最後30年的均值6.3%。

這很重要,因為它解釋了川普持續抱怨的有害的貿易逆差。在儲蓄不足又希望經濟成長的情況下,美國必須引進外國的過剩儲蓄,而吸引外國資本流入的唯一辦法,是維持巨大的經常帳和貿易赤字。這呈現在數據上:美國的儲蓄2000年跌至遠低於趨勢水準,自此以來,美國經常帳赤字對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顯著擴大,平均達3.8%,幾乎是70至99年間1%的4倍。同期淨出口赤字(衡量一國貿易失衡情況的廣義指標)為GDP的4%,遠高於20世紀最後30年的均值1.1%。

川普經濟學顛倒了這種情況的因果。它過度關注美國對個別國家(例如中國和墨西哥)的貿易赤字,忽略了問題的關鍵:這些雙邊赤字不過是美國深層儲蓄問題的表徵。想像一下,如果美國藉由課徵關稅和其他保護主義措施(包括重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由墨西哥出錢在美墨邊境建一道牆),停止與中國和墨西哥的貿易(在美國的整體貿易赤字中,中國的部分最大,墨西哥第四大)。如果美國未能解決儲蓄長期不足的問題,美國對中墨兩國的貿易赤字只會變成對其他國家的赤字,而且後者的生產成本很可能較高。結果形同對美國處境艱難的中產家庭加稅。

川普經濟學 是一場災難?

簡而言之,多邊問題不能靠雙邊方案解決。2015年,美國對101個國家有貿易赤字;這個源自儲蓄不足的多邊問題,無法靠針對個別國家的「補救措施」解決。這不是說美國應該放過手段不公平的貿易夥伴。但這確實意味著如果美國不恢復儲蓄,看似長期的貿易赤字(以及與此相關的國內就業萎縮問題)將很難解決。

啊,問題可能即將變得更棘手。未來數年,川普經濟學看來很可能加重美國儲蓄不足的問題。稅賦政策中心、稅務基金會和Moody's Analytics的分析全都顯示,在川普的經濟計畫下,聯邦財政赤字對GDP的比率未來十年間將至少升至7%。川普的經濟政策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和羅斯(Wilbur Ross,川普屬意的商務部長人選)在9月一篇闡述立場的文章中表示,那些估計是錯誤的,因為它們並未考慮監理和能源改革促進成長的巨大好處,也未考慮美國貿易赤字大幅縮減的額外好處。

事實上,納瓦洛和羅斯的分析認為,川普經濟學因為促進成長而增加的稅收,高達73%歸功於美國整體貿易收支未來10年大幅改善。但如我稍早強調,除非美國的儲蓄神奇地大增,這是非常可疑的。供給面經濟學向來仰賴創意會計,而創意會計的想像力從不曾如此充沛。

這當中隱藏著川普經濟學非常嚴重的一個錯誤。

在美國的儲蓄即將承受愈來愈大壓力之際,在貿易問題上硬起來根本就不合邏輯。即使根據有關聯邦財政赤字最保守的估計,本已低迷的美國淨儲蓄率料將於2018至2019年間再跌至負數。屆時美國的經常帳和貿易赤字將再度受壓,工作和所得流失(政客幾乎總是不加思索地歸咎於美國的貿易夥伴)將極難扭轉。

諷刺的是,在即將來臨的負儲蓄時期,美國將愈來愈倚賴外國的過剩儲蓄。如果川普政府針對美國的主要債權國(也就是中國),其策略可能很快便適得其反。至少美國向外國借錢的條件可能惡化,或許必須支付較高的利率(已有明顯的跡象),最終則可能造成美元的貶值壓力。當然,最壞的情況是全球貿易戰不斷加劇。

保護主義、儲蓄不足和赤字支出是特別危險的組合。在川普經濟學下,美國將極難重新強大起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