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曾銘宗:台灣經濟步入日本後塵?

2016-11-24
作者: 曾銘宗

▲(圖/Pexels)

褪色的經濟成長、停滯的薪資漲幅,以及偏低的物價增長,台灣經濟是否已步入日本的後塵,進入了所謂「失落的年代」?

日本在1990年代以前曾經輝煌,當時,「日本製造」是品質的保證,部分日本品牌行銷全球,日本企業在海外更是攻城略地,八九年三菱集團買下紐約地標洛克斐勒中心51%的股權,堪稱為攀上海外投資顛峰的代表之作。當時的日本儼然是新崛起的日不落帝國。不過,80年代由資產泡沫撐起的榮景注定要成為夢幻泡影;90年,在日經指數與房地產價格一夕崩盤之後,日本就此陷入第一個失落的10年(The Lost Decade)。

如今,20多個年頭過去了,日本經濟仍尚未完全擺脫低迷的景況。據日本內閣府資料顯示,90年至2015年的這段期間,日本實質GDP(國內生產毛額)從424.5兆日圓增加到528.9兆日圓,25年間僅成長24.6%,折算成複合年成長率,每年經濟成長率只有約0.9%左右,還不到1%。

日本失落現象 多在台灣翻版

進一步觀察購買力平價(PPP)調整後的人均GDP,則日本失落的證據更讓人難以忽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資料庫,九一年日本的人均GDP是美國的83%,2015年此一數字大幅下降到68%;90年代的多數時間,日本均位居七大工業國(G7)中第二富裕的國家,如今,以PPP調整後的人均GDP來看,日本在G7中的排名淪為倒數第二,僅贏過義大利。

不僅經濟成長乏力,日本還面臨了通貨緊縮(deflation)的問題。以GDP價格平減指數(GDP deflator)來觀察經濟體系內所有商品與服務的價格,90年至2015年間,日本GDP價格平減指數下跌了10.9%。至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雖有上揚,但25年間也僅增加9.6%,折算為複合年成長率不到0.4%。

將場景移至台灣。我國在90年也歷經了股價崩跌的情況,台灣加權股價指數從1萬2千多點一路下跌至2千5百點左右,所幸實體經濟當時並未如日本那樣從此一蹶不振;相反的,九○年至○七年間,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多數時間仍達5%以上(除了九八年因本土金融風暴、○一年因科技泡沫破滅、以及○三年因SARS肆虐,致經濟成長率分別為4.21%、負1.26%、4.12%之外)。然而,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後,台灣經濟卻開始出現牛步化的現象,每年經濟成長率均在4%以下(除一○年因前一年基期較低出現10.63%的成長之外),2015年的經濟成長率更掉到0.65%,而且2016年多數機構預測GDP僅可成長1%左右。

可以說,台灣實質GDP的擴增速度,呈現「未老先衰」、「未富先衰」的情況。進一步觀察以美元表示的人均GDP,2015年為2萬2,294美元,遠低於美國的5萬5,836美元及新加坡的5萬2,888美元,甚至較南韓的2萬7,221美元還低了4,927美元。不過由於台灣的物價較低,在調整物價與匯率因素後,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的人均GDP,與美國、南韓相較,九○年時台灣是美國的42%、南韓的133%,2015年則為美國的83%,南韓的128%。

此外,日本經濟失落的重要特徵之一是薪資停滯,台灣也出現同樣的情形。利用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數字計算可知,2015年非農就業人口每個月實質薪資為4萬6,782元,較2015年前僅增加0.4%,幾乎毫無成長;其中服務業實質薪資更是倒退2.3%。至於台灣是否出現通貨緊縮的現象?去年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為負0.31%,係2009年以來物價首度下滑;主計總處預估今年CPI僅小幅上揚1.1%左右,明年更預估只上升0.78%。我國今、明兩年物價雖未進一步下跌,但以主要先進國家設定通膨率二%的標準觀之,已有偏低現象。

疏遠兩岸經貿 無助台灣經濟

褪色的經濟成長、停滯的薪資漲幅,以及偏低的物價增長,讓人不禁聯想,台灣經濟是否已步入日本的後塵,進入了所謂「失落的年代」?特別是台灣獨有的兩岸與政治等問題,恐怕會讓經濟失落的情況雪上加霜。根據經濟學者Tinbergen的國際貿易引力模型(gravity model),兩地間的貿易量,與其相距的地理位置成反比、而與經濟規模成正比。若因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刻意疏遠台灣與大陸間的經貿往來關係,無異於對抗自然定律,不僅無助於台灣經濟發展,也非全民之福。

面對當前經濟可能步入日本失落的後塵,台灣該如何因應?當前台灣經濟最大的問題是對經濟前景缺乏信心,使得企業投資縮手,對資金的需求有限,致貨幣政策難以發揮效果。此時,財政政策應該發揮積極作用,一起承擔提振經濟成長的重任。另外,在產業政策方面,政府應把台灣帶往正確的方向,「鼓勵南向」不等於「停止西進」,「扶植新創產業」也不等於「忽視現有產業」,才能避免台灣走進日本式的失落年代。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