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外勞血汗錢 被誰賺走了? 層層剝削黑幕大公開

2012-10-10
作者: 黃靖萱、王柔雅

外勞來台擔起台灣人不願做的三K工作,還得被仲介剝削,來台三年平均月薪僅六千多元。現在政府為了救經濟,打算將外勞薪資與最低薪資脫鉤,期望能帶動投資,進而增加本國聘僱。但這政府口中的正向循環,會不會反而讓台灣經濟及產業落入向下沉淪的漩渦中?

早上八點半,新北市板橋區立安製衣工廠準時傳出嘎嘎作響的裁縫聲,早起的女工們鴉雀無聲,低著頭專注在眼前的布料上,捨不得抬起頭跟鄰座的同鄉聊天。因為對她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每多車一件衣服,就能多掙幾塊錢。

 

七十坪大的空間裡,坐滿八十位女工,其中,年紀較輕的,幾乎都是來自越南、泰國的外籍勞工,共有十六位。立安製衣給薪的方式主要是論件計酬,一天工作八小時,熟練一點的一週加班四天,一個月能賺兩到三萬元,超過台灣最低工資18,780元。

 

在立安的外勞薪資單裡,除了扣掉538元的勞保及健保費外,還扣了一筆一個月300元的膳宿費。立安是少數工廠外勞能擁有無噪音、不算髒亂、遠離高溫的工作環境,也是少數一天只跟外勞收取10元餐食及住宿費的雇主,更是少數會給外勞薪水超過法定最低工資的工廠。

 

薪水早與最低工資脫鉤

 

一位中部製造業的人力資源主管坦言,就他所知,台灣幾乎沒有雇主會給外勞超過最低工資的薪水,即使公司裡有外勞表現良好,已經來台灣兩次,在同一工廠工作六年,薪水也只會多1,000到1,500元。根據勞委會統計,2011年的製造業外勞,不含加班費的平均經常性薪資只有18,456元(去年台灣最低基本工資為17,880元)。

 

你心裡一定會想,外勞能領到18,000元已經相當好了!但,「最低薪資其實是他們的最高薪資,沒有外勞拿得到這樣金額的薪水,」長年關心、幫助過數萬名外勞爭取權益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吳靜如極度不平地說,「從薪資內含膳宿開始,外勞的工資就已經和最低工資脫鉤了。」

 

暫不管刻意巧立名目胡亂扣外勞薪資的案例,光是被「合法剝削」的金額,就足以讓外勞要做一年以上的白工。

 

2001年開始,時任勞委會主委的陳菊,透過法令解釋,將原本由雇主負擔的吃住成本,改由雇主每月可從外勞薪資裡扣抵最高四千元的膳宿費,目前更調高為五千元。

 

另外,每個月外勞都一定要支付給台灣本地仲介服務費,第一年每個月1,800元,第二年1,700,第三年1,500,合計三年要給仲介六萬元。但事實上,就算是好一點的仲介,也只是一個月打通電話關心外勞,每兩個月實地去看看外勞情況,幾乎稱不上服務,卻每個月都能向外勞收取1,500以上的服務費,再扣掉基本的勞健保費用。做著台灣勞工不願從事的三K(日文的骯髒Kitanai、危險Kiken、辛苦Kitsui)工作的外勞,月薪只剩下一萬一千元。

 

仲介費壓榨血汗錢元凶

 

每位外勞要來到台灣前,都必須繳給當地仲介一筆仲介費,金額從新台幣八萬元到三十萬元都有。其中,越南勞工的仲介費最高,平均六到七千美元,最高到一萬美元,也就是將近三十萬元台幣。名目則是從不到一萬元的機票、外勞根本沒有用到的食宿費、還有配對工作費用及仲介費,甚至還有形同人口販賣的防止逃跑保證金,東加西灌成了一筆外勞看得傻眼的天文數字。

 

這是一個犯罪結構,追逐著每三年660億元的商機。(本文節錄自409期財訊雙週刊)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