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丹尼斯精粹半世紀傳奇舉杯禮讚威士忌大師(一)
舉杯禮讚威士忌大師(一)

2016-11-15
作者: 邱德夫

▲蒸餾大師丹尼斯.麥爾坎來台開講,熱情灌注所知,讓酒迷獲益良多。(圖/邱德夫提供)

70歲的格蘭冠酒廠蒸餾大師丹尼斯.麥爾坎,活脫脫就是蘇格蘭威士忌的活字典。9月來台開講時,讓酒迷探索威士忌藝境,也挖掘出未曾察覺的感官風味。

台灣的威士忌愛好者毋寧說是十分幸福的,為了推廣新舊酒款,酒商時時費錢賣力地舉辦品酒會,消費者只要留意,也時常有機會參加。

品酒會台上,可能由國內的品牌大使、酒商特聘的講師、國外請來的品牌大使、酒廠調酒師或特殊工匠、酒廠經理或甚至老闆,帶領參加者去了解所推介的酒款,包括蒸餾廠的歷史、製作調和工藝,以及每一杯酒的特色和風味。

對消費者來說,這是提升品飲功力的最佳場合,不僅可打探酒款的內幕,也可經由講者的說明,去挖掘未曾留意的感官風味。

傾囊相授 滿足酒迷

不過,即使台上講師盡力發揮個人魅力,卻並非每一位講師都能將酒款的製作原意、方法及風味來源講得透徹清楚。

部分原因是蘇格蘭產業界的約束;部分是酒廠基於保護心態;或行銷需求,往往並未提供足夠的資訊讓講師們發揮;又或者講師功課未做足,單純的只是照本宣科,就算說得再舌粲蓮花、口沫橫飛,仍無法完全滿足台下聽眾的求知欲,甚至感覺隔靴搔癢而難以盡興。

在這種情形下,如果聘請、特邀國外大師來訪,卻無法讓參加者盡量發問,並得到詳盡回答,其實已失去邀請的目的了。

但求知若渴的台灣消費者,仍感動了不少國際級的大師,他們極度喜歡來台直接回應大家的熱情。細數我這12年來,因緣際會親炙了不少大師,每一位的資歷往往超過30、40年,甚或50年以上,即使代表的酒廠不一,每個人的個性也多有差異,或敦厚溫文,或豪邁奔放,卻擁有一個共通點,便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開放胸懷,不怕被問倒,只怕台下的參加者不提問,恨不能傾囊相授。遇到這些大師,參加者只要稍微預做功課,絕對能滿載而歸。

以9月底藉Whiskey Live來台、目前為格蘭冠酒廠蒸餾大師(Master Distiller)的丹尼斯.麥爾坎(Dennis Malcolm)為例。由於父親及祖父皆在酒廠工作,70年前誕生在酒廠內,從呱呱墜地的第一刻,便注定與威士忌結下不可分割的緣分。

15歲時,他就開始在酒廠裡學習修補橡木桶,一晃55個年頭,曾擔任格蘭冠、格蘭利威蒸餾廠經理,以及史翠艾拉蒸餾廠的全球品牌大使,活脫脫便是一部蘇格蘭威士忌活字典。歷練了一大圈之後,隨著酒廠的易主換手,又回到最熟悉的家園。

獲獎無數 熱情不減

丹尼斯在業界服務滿50周年時,酒廠將他在17歲填裝的兩個橡木桶之一(據他解釋,另一個橡木桶已滲漏而無法裝瓶)裝出了50年高年分酒,同時以10年為單位,取其區間各一個橡木桶,勾兌出限量款「5個10年」(Five Decades),用以表彰他的付出和貢獻。當然,國際獎勵不斷,如「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競賽IWSC」於2015年頒予他「蘇格蘭威士忌產業傑出貢獻獎」,相隔不久,又再度獲頒「第22屆威士忌代言人終身成就獎」。

我有幸與他共同主持品酒會,熱情又風趣的他,以一張張歷史景物照片,娓娓道出酒廠的歷史興衰,以及產製特色,也讓我在翻譯和講解中注意到不少小細節。譬如當他提到在150餘年前,酒廠創辦人兩兄弟鼓吹興建了從洛西茅斯港(Lossiemouth)連通到露斯(Rothes)小鎮的鐵道,不僅方便運送沿途農民種植的大麥,也有利蒸餾烈酒的外銷,從此開啟了斯佩賽區蒸餾產業的新紀元。

至於如我輩的技術咖,絕不能錯過造形特異、有如戴了頂紳士帽的低度酒蒸餾器,以及裝置在林恩臂上,用於提高回流率達到淨化酒質目的的淨化器。這種種不論在當時或現代都屬絕妙的裝置,產製出來的輕盈風格,完全反映在品飲的3款酒款之中。

在場的參加者甚至提及,與他多年前使用的婚宴酒風格一致,說明了酒廠如何盡心維持傳統工藝,調酒師又是如何篩選橡木桶進行勾兌,才能經久不衰地呈現如此高辨識度的特色。
所謂蒸餾大師,不僅僅專注在製作和酒廠管理,也包含了後續的勾兌調和以及新酒款的開發;對於後者,是我最無法想像的藝術創作過程。

丹尼斯今年的最新創作,甫獲得剛出版的《威士忌聖經》欽點,列為全球年度威士忌第二年度蘇格蘭威士忌以及年度單一麥芽威士忌,似乎為他50多年的風霜歲月寫下最佳注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