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台灣棄守DRAM 美韓中三雄割據美光併購華亞科成局之後…
美光併購華亞科成局之後…

2016-11-01
作者: 林苑卿

美光與華亞科聯姻大勢底定,正式宣告台灣棄守記憶體產業,曾經風光一時的台灣DRAM產業,將在全球市場逐漸淡出…。

10月11日,華亞科董事長暨南亞科總經理李培瑛,神色愉悅地步入公司簡報室,正式公告台灣美光將以每普通股新台幣30元的股份轉換對價,取得華亞科全部已發行的普通股份。

交易完成後,華亞科成為母公司美光科技(Micron)100%子公司,並將於12月6日下市。未來,出售華亞科持股之後的南亞科,將參與美光科技私募案,預計以315億元新台幣,取得近10%股權,成為美光最大股東。

這樁婚事,無論對華亞科或南亞科來說,當然都可算是皆大歡喜的結局。但與此同時,卻也宣告台灣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也將從此結束了!

美光一統台灣天下

「台灣在一線的DRAM製造競賽中早已棄守,因為沒有掌握關鍵競爭力R&D(研發),就已經差不多算是棄械投降。」TrendForce旗下拓墣產業研究所研究經理林建宏,無奈地點出現下台灣記憶體產業的衰敗現實。

台灣原本還有四座標準型的DRAM廠,兩座是原隸屬於力晶與爾必達(Elpida)合資的瑞晶(2012年被美光收購,2013年正式更名台灣美光)12吋廠,另兩座就是華亞科旗下12吋廠;如今已由美光一統天下。

各界看待記憶體巨擘美光併購華亞科,都認為這代表著台灣最後一座標準型DRAM廠將不復在。不過,林建宏卻認為,「就算沒有被美光併購,華亞科DRAM這條產線,但也不是台灣自己可以主導的!」原因是,華亞科一直是美光DRAM代工廠的角色,沒有自己的R&D與IP(矽智財),所以長期以來都不具備主導權。

此外,長期對中國半導體有深厚觀察的中國手機聯盟理事長王豔輝也直言,僅僅依靠授權不可能成為產業界的霸主,因為做跟隨者必須要支付權利金導致成本太高,無法在市場競爭中搶占先機。

例如,現在無論是手機或PC,為強化效能,內部的運算處理器、繪圖晶片等關鍵零組件都可能需要與DRAM搭配。換言之,台灣的DRAM代工廠沒有自主的R&D能力,就無法協助關鍵零組件客戶去開發新產品,只能成為永遠的規格接受者。

儘管南亞科未來成為美光最大股東後,可間接持有華亞科,並有權取得美光1x/1y世代DRAM技術授權,仍有機會利用旗下的12吋廠投產。不過,DRAM產業景氣才剛在6月開始翻轉,南亞科也不敢貿然躁進,連李培瑛都坦言,「目前沒有確切導入1x/1y世代DRAM技術的時間點,要看市場需求與成熟度。」可以說,這次美光收購華亞科,實質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管理階層與模式變了。

韓、美、中 各擅勝場

2015年12月,由於終端市場需求持續疲軟,導致記憶體價格急遽下探,連美光這等規模的大廠都遭殃,公布當季財報出現兩年多來的首次虧損,並預估截至2016年3月的每股虧損約為5至12美分,營收為29至32億美元,遠遠跌破華爾街分析師原先預期的每股獲利22美分、營收達34.6億美元。

美光不僅要面對營收與獲利的巨大衝擊,還要嚴防中國大陸這個來者不善的頭號追兵。去年10月5日,前華亞科董事長暨南亞科總經理高啟全、這位台灣DRAM產業資歷最深的老將,跳槽中國紫光集團,震撼業界,也讓美光高層聽到消息後如坐針氈。

於是,美光決定主動出擊,在2015年12月,向台灣美光原已持有33%股權的華亞科遞出橄欖枝,洽談收購事宜。事實上,美光背後的盤算是,未來美光與紫光可透過高啟全的牽線商討合作,同文同種的華亞科也會是最適合的前線支援部隊;而且華亞科已成為美光的子公司,就算日後美光要派華亞科的人力去紫光集團支援,也不會受到台灣政府的限制。所以,收購華亞科,對於美光在應戰紫光集團而言,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活棋子。

一波三折的美光與華亞科聯姻,在歷經美光一度無預警宣布暫時延後收購,引發業界諸多揣測;甚至爆出華亞科發出內部通知信,宣布暫停美光整併作業,讓華亞科股價如坐雲霄飛車,如今總算塵埃落定。今後,台灣在全球DRAM的戰局也將漸漸淡出,而韓國、美國及中國群雄割據的局勢也將更加確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