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鄭貞茂

金管會副主委,曾擔任前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花旗銀行台灣首席經濟學家

鄭貞茂:聯準會就怕...川普這隻黑天鵝
川普這隻黑天鵝

2016-10-04
作者: 鄭貞茂

▲(圖/翻攝自Donald J. Trump臉書)

過去美國聯準會升息代表景氣好轉,對股市短空長多;如今牽涉總統大選,升息也可能預留川普當選後的降息空間。選前投資人應保守一點。

8月以來,美國聯準會鷹派官員就不斷放話,支持盡早升息,主要論點仍在於勞動市場持續改善,就業數據強勁,未來通膨可能超過2%,應及早因應。這樣的論調甚至影響到聯準會主席葉倫,在8月底全球央行例行的傑克森洞(Jackson Hole)年會中,喊出升息的依據已經強化。9月,鷹派官員更紛紛發表支持升息的言論,讓金融市場突然之間受到驚嚇,股市下跌、美元匯率轉強。

數據各自解讀 升不升息都有理

不過,畢竟聯準會升息尚未成為全體貨幣政策成員的共識,鴿派官員認為,即使勞動市場改善,但升息似乎可以再等待,以免影響到經濟復甦。8月18日公布的7月分聯準會會議紀錄顯示:對升息的看法並不一致,因此在鷹派官員發表言論之前,市場對於聯準會9月升息的機率,其實並沒有那麼看好。

而且即使在鷹派官員談話之後,《彭博》或路透的調查也顯示,市場認為9月升息機率仍未超過4分之1。尤其是在聯準會9月20日開會之前1週的靜默期,最後一位公開表達看法的聯準會理事布蘭納德(Lael Brainard)女士認為,薪資與通膨力道仍不如預期,升息仍應謹慎,讓九月升息的機率似乎更不可能。

從美國經濟基本面來看,前二季經濟成長率僅有0.8%及1.1%,9月召開的全美企業經濟學家協會(NABE)也下修今年經濟成長率調至1.5%,顯示經濟成長力道並不強。另外,物價方面表現也相對溫和,7月消費者物價與六月持平,年增率也只有0.8%,遠低於10年平均的1.8%。同時,就業數據雖然強勁,但勞動參與率仍在低檔,時薪年增率也沒有出現明顯上揚現象。

由此看來,「升息應該要看經濟數字」的說法,還真的是可以各自表述,升息或不升息都可找到理由。

問題是原本的政策前瞻指引(forward guidance)希望藉由官員談話,讓市場了解政策動向,現在反而因為鷹派及鴿派的相互放話而讓市場更加模糊。聯準會的點陣圖顯示,官員認為未來聯邦資金利率在2018年將到達2.5%,長期則往3%邁進。但按期貨市場預測,市場認為直到一八年也還不到1.5%,顯示市場對升息並沒有那麼高的預期;根據過去兩年來的經驗,聯準會不斷下修點陣圖中的長期利率水準,足見市場較官員預測來得準確一些。

猶記得今年4月鷹派官員也曾放話,聲稱升息時機已然成熟,引導市場認為六月可能是適合的時機,沒想到經濟數據意外疲弱,加上英國脫歐公投事件,終究在6月分升不了息,也某種程度影響了聯準會官員的公信力。

美總統選舉前 保守投資就對了

合理的解釋是,雖然美國經濟表現溫和,但資產價格卻不斷上揚,例如七月分核心通膨上升的主因之一,即是住房成本上升了3.3%,最新20大城市房價年增率超過6%,且持續加速中。另外,美股也持續創新高,這些現象或許讓鷹派官員擔心,倘若不立即採取行動,低利率持續太久,將讓金融泡沫再度膨脹,醞釀下一次的金融危機;也因此,鷹派官員認為,應該在經濟狀況許可的情況下,盡快將利率升至相對較高水準,可以讓金融泡沫降溫,也可以儲備彈藥,萬一有需要,仍有降息的政策空間。

從8月分鷹派官員釋放升息訊息以來,股市開始有一些修正,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最近終於突破1.6%關卡,呈現上升趨勢,可見鷹派官員對金融市場仍有一定的影響力。

有趣的是,隨著11月美國總統選舉逼近,共和黨候選人川普與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的民調又再度拉近,也讓市場擔心川普當選的負面衝擊機率再度上揚。例如上述NABE下修美國經濟成長預測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總統選舉所帶來的不確定因素。

金融機構的研究大多認為,若是希拉蕊當選總統,代表政策將延續,對全球及美國經濟展望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萬一川普當選,政策可能產生很大的轉變,尤其是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經貿關係可能發生巨大變化,甚至可能引發貿易保護主義興起及貿易衝突的機率上升。在此情境下,全球經濟都將受影響,屆時聯準會升息難度將提高,甚至可能採取降息措施。

從這個角度來看,鷹派官員主張升息的真正原因,樂觀的理由是他們認為希拉蕊會贏,美國可以承擔升息的影響;但悲觀的理由也可能是他們認為川普會勝選,此時不升息,將來升息更困難。

由此看來,過去經濟學家認為,美國聯準會升息代表景氣好轉,所以升息對股市是短空長多;但如果是第二個理由,那麼聯準會升息不見得代表景氣好轉,投資人反而應該謹慎保守一些。

最後的結語是,不管聯準會9月升不升息,投資人在美國總統選舉前都應保守一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