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唐鳳.寶可夢.電視台

2016-09-14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無論是媒體危機、網路世代入閣,或是寶可夢熱潮,都讓我們看見網路巨人跨步進擊,不斷撼搖傳統世界的城牆。

毫無疑問,我們正目睹時代的轉進,像一道沉默激流。

首先,被視為有線頻道資優生的三立電視,爆出大幅裁員,傳聞規模從67到200人不等;無論如何,都揭示傳統媒體產業受網路侵蝕衝擊,已從報紙、出版、雜誌等紙本媒體,漸次擴及廣播電視等電波媒體。

電視產業評論者「詹太太」以數據趨勢分析,美國傳統電視只剩五年的逃生期,台灣電視頻道的致命危機可能更快更急,多媒體內容傳輸平台(MOD)等電信業者的網路協定電視(IPTV)逐漸站穩陣腳、全球網路影音串流龍頭網飛(Netflix)及愛奇藝等境外OTT(over-the-top,亦即不須透過特定電信商或有線業者,直接提供網路內容)的強力挑戰,加上有線電視充斥垃圾頻道、自製節目比率愈來愈低、新聞及戲劇品質日益粗糙,都直接導致「剪線族」的移民潮。

唐鳳入閣 政府向網路社群靠攏

另一方面,網路媒體蜂擁而出,不過一年前後,端傳媒、報導者、信傳媒、上報等公共議題網站,Rocket Café火箭科技評論、鎖定東南亞移工議題的「移人」、以勞動權益及社運為核心的「焦點事件」,大大小小不擇地而出,狀似一片榮景,卻又艱苦頑強地求活。

舊典範已破,新典範未立。這是一個令人眼花撩亂、意亂情迷的媒體時代,既像是大漠拓荒,試圖從沙礫裡種出一株綠芽;又像是科技預示,在人機智慧的邊境摸索出全新溝通模式。上述兩者交集,我們彷彿是電影《絕地救援》的男主角麥特.戴蒙,被扔到火星上,在沙塵暴威脅裡數著馬鈴薯求生。

網路巨人既危險又迷人的面貌,當然不只展現在媒體產業上,最近,唐鳳入閣擔任政務委員,攪動傳統政治一池死水,也是一例。

作為一名政壇新人,卻是網路社群赫赫有名的開拓者,唐鳳入閣引發議論,從傳統政治端來看,可視為新政府向網路社群靠攏的一次企圖。馬政府執政後期的重大致命傷,即是施政與年輕族群脫節,從拆政府、反核四到三一八占領運動,都顯露出舊政治、舊官僚與新世代民意徹底斷裂,無力回應網路浪潮風起雲湧。在幾次重大社會抗爭中,「g0v零時政府」社群的行動力及創造力,尤其讓人刮目相看。

也因如此,2014年,在蔡玉玲擔任政務委員期間,開始與g0v合作,建立一個網路政策法規的討論平台「vTaiwan」,希望透過線上意見激盪凝聚,優步(Uber)、Airbnb、網路金流,讓政府法規不致與民意脫節,而最重要的貢獻者之一,正是唐鳳。

寶可夢風潮 重新定義社會行為

這是新政治與舊政治指尖交觸的一刻,對於網路社群端而言,唐鳳代表一個進入體制、由內部改變的破口,而不再由一群硬核工程師與社運工作者,在牆外試圖敲醒昏迷不醒的政客與官僚。

然而,衝突與磨合才剛開始。具體一例,透過 vTaiwan平台討論的「網路賣酒」議題,原本決議修法開放,但因反酒駕及家長團體激烈反彈,行政院主動撤銷修法行動。這是網路審議民主的一次挫敗,網路社群的民意,一旦進入現實公眾領域,與公民團體及利益團體博弈,還有巨大鴻溝待跨越。唐鳳進入體制後,類似的落差與衝撞,將讓人近焦看見新舊政治典範的融合,與體內排斥。

近月來,最熱門的話題「寶可夢」更是如此,這是虛擬世界卯合實體世界的強力挑戰。透過手遊或電影,大多人對於「虛擬實境」(VR)早有概念;然而,由於寶可夢震撼,多數人終於第一次體驗「擴增實境」(AR)的魅力及潛力。(事實上,之前早有另一款擴增實境遊戲Ingress引入台灣,但未引發寶可夢規模的轟動。)

「擴增實境」原本就是將虛擬世界,疊加投射於實體世界之上,當兩者異次元撞擊,重新定義人類遊戲模式與社會行為,產生巨大的正反聲量,好者好之,恨者恨之,其中牽扯的議題層次極其細緻而複雜,迷文化、粉絲經濟、公共安全、公園道路等公共空間的使用與排擠,此外,適地性服務(LBS)與人際關係、商業行銷、社會運動、政策宣導的競合可能,都在同一方手機螢幕裡多層次開展,如同電影《全面啟動》描繪的夢境。

無論是媒體危機、網路世代入閣,或是寶可夢熱潮,都讓我們看見網路巨人跨步進擊,不斷撼搖傳統世界的城牆,其中有創意夢想與美好遠景,也有適應不耐及恐慌犧牲,這正是我們身處的時空夾縫,最好的策略,就是戒慎而不恐懼,清醒迎接一個勇敢的新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