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世紀之寶跌跤 施貴寶二百億美元飛了生技界超級A咖的危機處理
生技界超級A咖的危機處理

2016-09-01
作者: 夏彌新

▲施貴寶公司長期以來就被視為是免疫療法的巨星。(圖/達志)

免疫療法超級A咖「施貴寶Opdivo」,最新臨床結果意外摔跤,施貴寶市值硬生生蒸發掉兩個聯發科!不過,公司危機處理毫不拖泥帶水,值得台廠深思。

最近,生技圈的一個臨床結果震撼了華爾街:施貴寶新藥Opdivo的臨床實驗竟然失敗!消息傳出,施貴寶股價隨即重挫16 %,創下十四年來最大跌幅,市值一夕之間蒸發超過2百億美元。

施貴寶面對前所未見的臨床大挫敗,完全沒有過多無意義的解釋,或是庫藏股護盤的宣示,反倒以最快的速度再重新聚焦合併療法與精準醫療的發展策略,國際大廠的應變態度值得台灣新藥公司學習。

日本夥伴股價也跳水

連拿七張藥證的PD-1抑制劑Opdivo,由施貴寶與日本Ono公司共同研發,一直以來就被市場認定是免疫療法的巨星。Opdivo之前所有的臨床實驗,包括晚期或轉移性肺癌(經過化療)、晚期或轉移性黑色素瘤、晚期或轉移性腎細胞癌,相較化療都具有高療效;所以市場對Opdivo的新臨床數據期待相當高,尤其使用默克Keytruda的病患,必須嚴選具備50 %以上的癌細胞有PD-L1的生物標記,但Opdivo並沒有這種高規的限制,因此給了Opdivo更大的市場空間。

既然Opdivo已經拿到非小細胞肺癌二線治療的藥證,市場理所當然的期待一線治療的三期臨床實驗可以順利通過並取得藥證,畢竟二線是治療一線失敗的病患,照一般邏輯推論,這種高療效藥物推向一線治療應該可以成功。此外,一線治療通常使用化療藥物,許多化療藥物是癌細胞與正常細胞通殺,導致整個免疫系統下降,如果PD-1抑制劑能夠在一開始就啟動病患的免疫細胞對抗癌細胞,會是最佳的治療策略,也難怪市場對Opdivo直接拿到一線治療的藥證寄予厚望。

可惜,出乎市場意料,施貴寶居然在八月五日宣布,Opdivo單獨作為非小細胞肺癌一線治療的臨床實驗,未達主要療效指標;簡單的說,就是失敗。三期臨床失敗的消息震撼了華爾街投資人,施貴寶股價重挫,將今年的漲幅全數吐回,市值減少逾二百億美元,相當於兩個聯發科的市值。同時間,日本Ono雖出面說明這次臨床失敗不會影響公司全年的獲利,但股價還是跳水二成,創下自一九九○年十月以來最大的跌幅。

面對市場的激烈競爭,施貴寶執行長 Giovanni Caforio在公布臨床失敗後馬上說明,單獨使用Opdivo的效果並不佳,所以未來的治療方向將聚焦在合併療法。Ono執行長 Gyo Sagara也表示,該公司希望二○一七年三月可在日本搶先取得胃癌、食道癌與頭頸癌的藥證,同時日本也將展開取得合併療法(施貴寶其他產品線藥物)的藥證。

無論是施貴寶或是合作夥伴Ono,顯然都不再對失敗的臨床給與過多無用的藉口,畢竟在美國已經成功拿到七張藥證,具有極佳的基礎,是市場可以具體期待的未來。

商場上常言「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成功」,不過,這得要看是哪一咖與哪一咖的競爭。根據ClinicalTrials的資料,Opdivo (nivolumab)的臨床總數為235項,Keytruda (pembrolizumab)有335項,這兩項藥物同屬免疫療法的明星,因此施貴寶與默克在PD-1抑制劑的競爭上,的確有「翹翹板」的態勢。

默克的PD-1抑制劑Keytruda也連拿四張藥證,現階段單藥治療或是合併治療已經擴大到三十種癌適應症,包括各類液態與實體腫瘤,超過一半都是合併療法。所以,施貴寶Opdivo的利空就為競爭者默克帶來掌聲,默克股價應聲大漲10.41 %,來到63.86美元,創下○一年十一月以來新高。

施貴寶執行長進一步指出,臨床上發現部分患者治療後,可以達到無須再用藥的顯著效果,但同時也有人完全沒有療效。目前來看,惡性黑色素瘤患者中的30至40 %可以從PD-1抑制劑治療中獲益,非小細胞肺癌的比率大概是20 %,肝癌的初步資料也是20 %,腎細胞癌則約20至30 %。

資料顯示,如果病患腫瘤上的PD-L1表現較高,似乎治療的效果比較好,雖然市面上已經有方法可以檢測PD-L1,但是公司還是要加速開發能夠用來事先預測有否療效的檢測方法,如果檢測方式可以精準且快速,對患者來說絕對是大功一件,同時又能避免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這一切又要回歸找尋清楚的生物標記或機轉的精準醫療概念。

精準醫療與合併療法趨勢

癌症治療的趨勢就是「精準醫療」與「合併療法」,無論施貴寶或默克都朝這一方向走。精準醫療需要找尋生物標記與清楚的作用機轉,以國內浩鼎法規上失敗的OBI-822為例子,曾在ASCO為浩鼎簡報的Rugo接受美國知名醫療媒體的訪問時也說到,對浩鼎OBI-822在治療上無法找到任何清楚特定的變數(或生物標記)感到失望。對OBI-822臨床實驗結果作最後評論的知名免疫專家Steven Isakoff也給了浩鼎OBI-822六大關鍵建議(請參考本刊506期),其中最重要建議,也是希望能找出主要免疫反應的精準生物標記。

此外,如何從不同的「逃生」出口堵死癌細胞,合併治療顯然也是最佳的策略,並已在國際大廠間形成共識。「Moonshot 2020」計畫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該計畫是由政府、私人企業、研究人員、醫師、患者和醫保機構共同參與,而「免疫療法大聯盟」也是結合美國生技首富黃馨祥、Amgen和Celegen等,要在二○年完成十萬人的全基因定序,並從中挑選出二萬名晚期癌症病患參與超過二十種癌症的臨床實驗,以建立起一個醫療大數據的智庫,協助醫療人員找出適合各種癌細胞突變的合併療法。

國際趨勢清楚的告訴我們,台灣新藥公司不是自己埋頭苦幹就行,國際市場上,無論國家政策或是藥廠之間,皆積極聯盟找出消滅癌細胞的合併療法,同時建置醫療智庫來支援大量醫療資訊的處理。而許多醫學臨床的數據也明確指出,東西方人種的基因不同,勢必要有自己的基因庫了解疾病的成因、機轉和生物標記,因為這些不同機制都會影響用藥的治療效果。台灣擁有大中華最高醫療技術與經驗人才,現階段我們充滿機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