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想想總統 應該做一些改變了!新政百日大調查》解讀一:當公民團體綁架了新政府...
新政百日大調查》解讀一:當公民團體綁架了新政府...

2016-08-24
作者: 蕭如敏

▲小英總統上任以來首度與媒體面對面,也是搶救民調的動作之一。(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近三個月社會發生許多突發事件,讓蔡英文的滿意度滑落,也可以說是相當倒楣。但她應該要知道,除了倒楣之外,民調的滑落其實在告訴她,新政府需要做一些改變...

根據媒體公布的民調,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在近期之內,呈現下滑的趨勢。這個趨勢讓她本人及其幕僚都頗為緊張。八月二十日,蔡英文罕見地與媒體舉行茶敘。這是她上任三個月以來的第一次,總統府的官方說法是要幫記者們提前慶祝記者節,不過,在場所有記者都知道,小英總統突如其來的茶敘,絕對跟其下滑中的民調有關。

果然,當天蔡英文的致詞中,只有開頭一段提到記者節,其餘的篇幅,全部都在講述她上任三個月來的心路歷程與執政重點。她想要給社會大眾的訊息只有一個:不要只用一百天的表現來評斷她的成敗。

一個政治人物的滿意度絕對跟新鮮感有關,這就是政治學上所謂的蜜月期。在這一點上,蔡英文可以說是相當倒楣。她等了四個多月才就任,選民們的熱情與新鮮感,在她上任那一刻,早就消失得差不多。

民調滑落的訊息
除了倒楣之外,還有⋯

除了新鮮感之外,影響民調數字的另一個關鍵在於重大事件的發生。從來沒有一位民選總統,在剛就任前三個月之內,社會發生這麼多突發事件,而且是令人瞠目結舌的突發事件。桃園機場淹水、軍方虐狗事件、雄三飛彈誤射、台東百年風災、高速公路火燒車、戰車翻覆。人民眼睛所見盡是這些不幸與危機事件,很難想像,總統的滿意度會好到哪裡去。

不過,如果她夠聰明,她應該要知道,除了倒楣之外,這些民調數字,其實在告訴她,新政府需要做一些改變,而且,最需要改變的可能是她本人。

她第一個要認清的是,公民團體絕對不會是她未來執政的盟友。國道收費員問題在小英的介入之下得到解決;不過,網路上平常在意這事的正義之士,反應卻極為冷淡。他們頂多只會在沒什麼人看的臉書上淡淡地寫一句,應該給予肯定,然後就沒了。甚至自救會會長本人,還把這件事情之所以圓滿解決解釋為小英為了挽救其民調。

態勢已經夠清楚了。在這些公民團體正義人士的社群裡,不藍不綠就是進步。即使民進黨做了對的事情,他們也不會稱讚。因為稱讚民進黨就等於政治不正確,這會讓他們在同溫層裡顯得不高尚,顯得突兀,甚至被排擠。稱讚都不會了,何況是結盟。

這說起來相當沮喪,不過卻是事實。公民社會的正義之士其實不全然是可以理性討論之人。他們的人生與知識只針對單一議題,視角裡從來沒有整個社會。為勞工利益發言的人,可以不必管經濟成長或者小企業主的經營困境,但是小英總統要;為司法改革倡議的民間團體則從來不會思考,他們心中那些所謂有理想性的人,到底會不會做事,但是小英總統要。

他們從來不妥協,因為妥協等於墮落。公民社會中基本的協商精神,根本不存在於這些正義之士的腦袋裡。一個永遠都認為自己全對的團體,其實已經違背了公民社會的基本精神。只不過,這種趨勢,目前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終結的跡象。

公民團體對於實際的改革沒有概念,不過,他們對於命令別人照他們的意思改革則鬥志高昂。道德至上、無限上綱、酸言酸語、絕不妥協,這十六個字大概是現階段台灣公民社會的主要特色。公民與鄉民其實是同一批人,這個社會好像每個人都不滿意,都很憤怒,不過,卻沒有什麼改變會真正發生。因為,政治部門的能量會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被社會摧毀,然後整個國家就僵住了。蔡英文曾經幻想,她登高一呼,全體國人團結一致,一起來改革。如今看來,這個春秋大夢可以醒過來了。

更諷刺的是,四年一到選舉一來,這些社會正義之士又選不贏他們平時嗤之以鼻的政治人物。於是,另一個惡性循環重新展開。另一批政治人物又被鬥臭,公民社會又再度興盛,正義之士每天都有事情做,社會上人人義憤填膺,不過,整體國家卻一事無成。這大概是未來幾年台灣的宿命。

不必輪流討好
搖擺是最糟的政治操作

蔡英文可以扭轉這種宿命嗎?除非公民社會內部形成一種檢討的氣氛,否則答案應該不樂觀。但是,要公民社會自我批判,其實比改變蔡英文還困難。

要解決她與公民社會的關係,首要之務在於搞清楚自己所相信的價值是什麼,然後,竭盡所能地捍衛到底,甚至,不惜與那些道德魔人開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一個大右派,妙的是他從來不會隱藏這個價值。這是他之所以能在這樣的年代中,做好日本首相的祕密。在臉書的年代裡,如果輪流討好,就是輪流被對立面酸;弄到最後,他就會被整個社會的人酸。

安倍懂這個道理,不過,蔡英文可能不懂。更糟的是,截至目前為止,蔡英文到底相信什麼,恐怕連她身邊的幕僚都不是很清楚。無可避免,蔡政府的立場自然會搖搖擺擺。搖擺是這個年代中從事政治最糟的作法。可是,依照蔡英文的性格,她恐怕會一直用這種最糟的方式來執政下去。

她的用人是她另一個罩門。她習慣架空祕書長,把身邊親信任命為副祕書長。她不放心柯建銘,所以用幾個少壯派的委員在立法院傳達旨意。她對行政院長的政治能力不放心,所以派了一個政治老將去當副院長,就近看管。不過,問題是,她身邊的這些人可以指揮這麼龐大的國家機器嗎?這跟個人能力無關,這是制度上的問題。而制度上的問題,只能用制度來解決。這是她迫切需要思考的問題。

所以,蔡英文真的錯了嗎?其實,三個月來,她並沒有犯太大的錯。她的錯大概在於,她無法在既有的憲政體制下找到一個能夠實質介入行政院又不被說成是擴權的權力運作方式,這一點不修憲就無解。

勿高估公民社會神聖性
也不必迷信前朝官員

她的錯在於尚未形成一個清晰的執政路線,藉此召喚支持者全力相挺。不過,把價值觀說清楚,與她談判的性格相左,所以,這一點看來也是無解。

她也錯在過度相信公民社會的神聖性,還在做與他們結盟的春秋大夢。這一點比較簡單,僅需要一個令她灰心的抗議事件,即可以得到化解。不過,路線說不清楚,她跟公民社會開戰,輸的一方絕對是政府。

她的錯大概也在於,她過度依賴身邊幕僚,誤以為繞過既有制度可以駕馭整個國家機器。這一點有解。只要她開誠布公,把整個黨的大頭都找來,集體決策,共同承擔,狀況會比現在的單線領導好很多。

最後,她也錯在過度相信那些前朝官員。執政初期,她要穩定,不過這些前朝官員卻只能給她官僚。這一點有解。只要她心一橫,把該換的換掉,民調馬上會上升;至少,綠營的支持者會士氣大振。換人等同於改革,這個道理很膚淺,不過,卻很真實。

如果她心裡所想真的是挽救民調,真正有效的方法不是在台北賓館開記者會,而是把國營事業的人事好好的整頓一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