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臉書只剩影音 文字何處容身?

2016-07-19
作者: 黃哲斌

▲(圖/取自Facebook Live)

臉書塗鴉牆的影音觸及率不斷攀高,然而,可能消滅仍居主流的文字傳播嗎?

今年四月,臉書老闆祖克柏聲稱,五年內,塗鴉牆大多會是影片;最近,資深副總裁蔓德桑(Nicola Mendelsohn)進一步預言,「五年後,行動上網會是王道,臉書上可能只剩影片,文字只存在影片前製階段」。

此語一出,引發「文字將死」的論爭,臉書當前具有資訊通路的主宰力道,加上他們卯足全力,扶植影音內容,希望爭搶YouTube的江湖地位。臉書官方更斥資逾5,000萬美元,與《紐約時報》、CNN、Vox等媒體或名人簽約,驅使他們製播臉書直播影片,蔓德桑在研討會上強調,未來趨勢就是「影音,影音,影音」。

這也引發Quartz等媒體的疑問,「臉書會利用自家演算法的優勢,刻意曝光影音,打壓文字嗎?」

臉書有意拉抬影音的傳播優勢

目前,臉書的官方說法是,塗鴉牆的影音觸及率不斷攀高,「是用戶推動的趨勢」,然而,透過直播通知等手段,臉書官方顯然是別有居心的球場裁判。然而,他們的壯志雄圖,可能消滅仍居主流的文字傳播嗎?

可以確認的是,臉書高級主管刻意拉抬影音的傳播優勢,例如,蔓德桑公開宣稱,「影片是最佳的說故事方法,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幫助我們吸收更多資訊」。

然而,《Mother Jones》專欄作家莊姆(Kevin Drum)就為文反駁,他認為相較於文字,影片其實是一種沒效率的媒材,「我可以花五到十分鐘,看完一小時影片的逐字稿,同時摘要出重點」;但當你看影片,就必須乖乖花上一個鐘頭,還不見得能抓住重點。

科技作家卡馬迪(Tim Carmody)也分析,文字在經濟性、彈性、精確性上,都優於影音,人類大腦處理文字的效率也高於語言;此外,在搜尋或編碼便利性上,文字也占有極高優勢。因此他認為,即使影音或虛擬實境等科技進展愈來愈快,文字仍有不可取代的功能。

從新聞報導的角度,他們對臉書官方的反駁很容易理解。例如,華航空服員罷工夜宿公司門口當晚,我的臉書塗鴉牆上,至少出現七、八個現場影音直播,有些來自專業新聞媒體,有些來自社運工作者,有的則是熱心參與者,臉書直播展示影音傳布的驚人低門檻,上萬元的智慧型手機幾乎取代電視台SNG車。

然而,此一場景也暴露臉書直播的局限性,低門檻的背後經常是低畫質、陰暗的光線、模糊的收音、缺乏事件的完整脈絡及多元角度,我們僅能「目擊」現場的一角,但關於事件全貌及後續衝擊,仍需要文字報導或評論加以補足。

英國脫歐事件也是如此,我們看到公投後,英國政壇及民間的各種反應畫面,或是歐洲議會各種立場的辯論交鋒;但是,若想深入理解英國脫歐的流程與衝擊,一篇文字,往往是更經濟的選擇。

新聞記者有影音直播無法取代的功能

攻讀柏克萊新聞碩士期間,戮力投入程式編寫與資料視覺化的年輕新聞人林辰峰,也以他在《紐約時報》實習期間,報導弗林特市鉛水事件為例,提到他因而翻轉「長篇文字報導已經落伍」的成見:「很多議題,尤其是與文化、社會與歷史相關的新聞往往前因後果錯綜複雜,需要記者花許多時間抽絲剝繭地深入了解,並博取當地民眾信任。」

換言之,愈是複雜的事件或現場,愈需要新聞工作者深入採訪、耙梳、咀嚼、分析,方能還原較完整的事件脈絡,這是新聞機器人及影音直播無法取代的功能。因此,在可見的未來,文字報導不會消失,無論在媒體自身,或在臉書塗鴉牆上。

然而,影像的即時性、娛樂性、直覺性確實勝過文字,在特定題材上,一段影片就可能達陣得分;但更多時候,影音報導搭配文字,才是最佳解決方案。

正因如此,《紐約時報》一方面積極建置視覺圖表部門,一方面增闢六條影音節目路線,經營階層重金押寶在「視覺新聞學」上, 認為這是新聞媒體的未來。

該報駐埃及特派員華許(Declan Walsh)最近也嘗試以文字融合短片、圖像,撰寫他的敘利亞採訪手記,這篇實驗性作品,充分展露文字與影像混搭之後,敘事強度的提升與削弱,搭配影片與圖像的文字,固然讓文字更加立體,但兩者有時也互相干擾,不利閱讀。

整體而言,文字不會因為影像獨霸,而在臉書塗鴉牆上銷聲匿跡;相反地,長篇文章會繼續補述影片或動畫的不足。不可否認的是,當文字與影像、圖表、動畫交互搭配,確實可能是下一世代的主要文本形式,也是閱讀與溝通的要衝棧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