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最需要的「以色列學」!

2016-07-18
作者: 謝金河

▲(圖/取自於謝金河臉書)

小英政府剛上路,端出創新產業,還未上路已看見先機,此時想想以色列蓬勃的創新力量,台灣的新政府有必要多從以色列取經。

這些年來,跟著前創辦人邱永漢先生的腳步,帶領投資考察團參訪兩岸三地及全世界具投資吸引力的國家,但這次以色列之行帶給我的衝擊最大。原因是以色列與台灣都是小國體制,都面臨強鄰外患,且天然資源十分欠缺,以色列什麼都沒有,卻能創造奇蹟,這正是陷入困窘瓶頸的台灣,眼前最欠缺的正能量。

缺乏資源  以色列靠腦力創造傳奇

把地圖攤開來看,以色列位在阿拉伯半島西北角,面積只有2.15萬平方公里,大約是台灣3.6萬平方公里的三分之二,但是因為有三分之二沙漠覆蓋,從一九四八年建國的以色列,人口只有850萬人左右,大約是台灣2,300萬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是在這個貧瘠土地上,以色列去年經濟總產值達3,210億美元,與台灣的5,234億美元相較,大約是台灣的六成多,但因以色列人口少,換成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卻高達3萬9,075美元,比台灣多出近一倍,這堪稱是阿拉伯半島上的一支小辣椒,因為阿拉伯半島上的經濟強國都靠石油出口,只有以色列是唯一不生產石油的國家。

這趟為期十天的以色列之行,我有幾個很深的感觸,一是官員的熱忱,去年以色列駐台經濟貿易代表處,得知我想組團參訪,就主動來訪,提供很多的相關資料。這次考察團成行,Doron Hemo處長全程相陪,盡心盡力為我們安排參訪公司,回程時,我們遇到他一身輕便裝,坐在以色列航空的經濟艙跟我們一起回來,像這樣充滿服務熱忱的官員,台灣實在已不多見了。

第二個讓我大開眼界的是,未到以色列之前,既定印象認為是一個很危險的國家,尤其是以阿邊界衝突,或自殺炸彈攻擊,但是到了特拉維夫,第一天我就被地中海沿線的美麗景色深深吸引,這裡沒有戰爭的硝煙味,而是一座美麗的城市。我們從特拉維夫到耶路撒冷,一直到死海沙漠區的Ein Gedi,赫然發現以色列也是一個美麗的觀光國家。

三是以色列無中生有的能力,以色列六成為沙漠覆蓋,卻充分發揮海水淡化的能力,把海水淡化技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地步,境內有超過二百家水資源公司,單是從以色列出口的海水淡化廠就超過四百座,每年還可創造十億美元的外匯收入。

除了海水淡化技術,以色列還發明了滴灌技術,利用管線排水,讓最珍貴的水源滲入植物根部,減少了噴灑的浪費,也讓水資源功能極大化,我們參觀的Netafim公司,已吸引眾多私募基金介入,而這項滴灌技術正打入第三世界國家,可能是第三世界發展的一股重要支柱力量。

靠著滴灌技術,以色列的綠化成果相當驚人,很多沙漠地帶逐漸變綠洲,更讓人興歎的是以色列搖身變成水果、花卉、農牧產品出口大國,花卉出口一年產值將近15億美元,這已是荷蘭以外,全世界第二大的花卉出產國;最不可思議的是以色列水果攤林立,到處都可以嘗到好吃的水果。

台灣今年勞資爭議吵不完,中國紅色供應鏈又兵臨城下,台灣今年投資率可能創七年新低,而小英政府在選前規畫的包括亞洲矽谷、生技、綠能、智慧機械及國防等五大創新產業,打頭陣的亞洲矽谷禁不起挑戰,已遭林全內閣退貨,其他幾項也因為倉卒規畫,決定放慢腳步。

扶持創新產業  有方法也有步驟

相對以色列在扶持創新產業,不僅有方法,也有步驟,最顯而易見的是稅制。以色列的公司營所稅是25%,台灣是17%,但以色列較具機動性,例如符合獎勵創新項目,營所稅可降至16%,若屬政府全力爭取的,尤其是像微軟及英特爾這類大廠協助孵化器創業的公司,營所稅最低可降到5%。透過租稅獎勵,讓這些國際一流大廠扮演母雞帶小雞的角色。

而以色列也掌握了國家獨具一格的競爭優勢,例如,國防軍事工業,在以色列有超過150家與國防工業相關的公司,年產值約35億美元,從常規武器到先進電子防衛系統,這個產業總共雇用五萬名員工,80%以上產品完全輸往國外。

而因國防工業衍生的網路資訊安全相關的公司也蓬勃發展,以色列的高科技產業,老早已在雲端運算、大數據、網路儲存、網路資訊安全及FinTech早有布局。最具代表性的是二○一三年谷歌斥資10.3億美元,收購以色列社群導航軟體公司Waze,這家公司背後大股東是李嘉誠,後來李嘉誠又把這筆獲利資助以色列Technion理工學院。

這次我們參訪三家具代表性的資安軟體公司,第一家是安全監控軟體業Verint,成立於一九九四年,是針對客戶互動優化提供Actionable Intelligence解決方案的全球領先企業;第二家是Mellanox,以提供儲存端對端連接解決方案為主的IC設計公司,創立於九九年的企業,在那斯達克掛牌,目前市值超過30億美元。第三家是國際知名的防火牆及VPN軟體供應商Check Point,這是全球最大專注於安全解決方案的供應商,目前市值約140億美元,如果拿台灣的企業來比,比台達電市值還要大一些。

目前以色列的科技公司有九十三家在那斯達克掛牌,是全球第五大在那斯達克掛牌的國家,以色列在那斯達克掛牌的家數是台灣的七倍,這麼多的公司相繼崛起,也使得除了谷歌以外,微軟、英特爾、蘋果、臉書、思科、EMC(易安信)等大型企業爭相出手在以色列尋找併購的目標,例如,蘋果買了3D掃描技術Prime Sense,臉書併了臉部辨識技術公司Face等,從國防到資安,成了以色列產業的最強項。

第二個產業重要聚落,居然是鑽石加工,以色列不生產鑽石,但以色列進口原石,經加工再出口,去年出口產值高達49.96億美元,這是以色列除了高科技產品之外,第二大出口產業,這又是以色列無中生有的另一個傳奇產業。

三是水資源形成的科技產業,以色列的海水淡化首屈一指,除此之外,廢水回收及水資源管理,形成獨具一格的水科技產業,再由滴灌技術延伸到農業發展,這又改寫了以色列從沙漠變綠洲的傳奇,目前以色列已把重心放在死海沿線的沙漠帶,這次參觀Ein Gedi沙漠綠洲,可以看出以色列政府的用心。

第四個是生技產業,根據以色列高科技組織(IATI)公布的資料,以色列目前有1,380家生技公司,每百萬人口中,就有128家生技公司,以色列生技公司密度堪稱全球第一,其中醫材產業725家,占53%;製藥業由Teva領軍有317家,占23%;數位或移動醫療有285家,占20%;另有2%是農業生技公司。一五年以色列生技製藥業出口產值達85億美元,占以色列對外出口17.5%,以色列的人均生技專利全球排行第四。

從以色列靈感中  為台灣找到新出路

台灣也把生技產業列為重點產業,但台灣除了中研院,以色列有魏茲曼研究所、希伯來大學、特拉維夫大學、本·古里安大學作為基礎研究學府,而且,以色列醫材產業95%使用最新資訊技術,產業顯得多樣,又具研發實力,值得台灣學習。

第五項是台灣逐漸式微的創投業,一五年以色列新創公司有1,400家,這些新創公司老闆不斷向外展示新技術,並積極引入資金,除了政府有計畫扶植,創投業是主要推手,我們在以色列拜訪了很多創投業大老,他們話匣子一開,都是全球新創技術及新創公司。

從創投業到我們去拜訪的一家Our Crowd的眾籌平台,以色列的創投業,提供新創公司必要的發展養分;反過來看台灣,創投業若不是到中國找機會,在台灣早已奄奄一息,資本市場逐漸凋零,這才是台灣眼前最大問題所在。

小英政府剛上路,端出創新產業,還未上路已看見先機,此時想想以色列蓬勃的創新力量,台灣的新政府有必要多從以色列取經,這是我在以色列看到的驚歎,也希望從以色列靈感中為台灣找到新出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