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英國離開歐盟之後...

2016-07-04
作者: 印和闐

▲(圖/Pixabay)

人類最高貴情操是不同民族的扶貧救弱與團結合作,歐盟是史上最偉大的道德體現。然而,在有生之年看著歐盟可能準備崩解,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英國作家托爾金的作品《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其中第二部《雙城奇謀》裡的聖盔谷防衛戰,尤其讓我回味再三。當洛汗國的老弱殘兵,為了面對數量龐大強獸人大軍的進攻,退到聖盔谷準備決一死戰;在電影中,畫面是這樣的,就在強獸人進擊的前夕,聖盔谷充滿了恐懼與絕望,遠處清亮的號角聲傳來,精靈軍團援軍現身,抱著必死的決心過來協防。每次看到這段都令我熱血沸騰。

脫歐效應 歐盟、歐元都不樂觀

這和英國離開歐盟有什麼關係?以脫歐公投結果公布的那天股市觀察,統一換算美元比較行情,英國跌大約5%,德國與法國分別跌7%與8%,西班牙與義大利同步跌11%。股價跌幅說明一切,歐盟比英國更需要對方。

正如《魔戒》裡的角色設定,精靈是可以永生的,有海外仙境可以去,英國法制健全,家底厚實,如果不待在歐盟,自己還有一個大英國協(Commonwealth of Nations)可以玩。在電影與小說裡,可以袖手旁觀的精靈,主動選擇以高貴的犧牲保全洛汗國;但是現實世界裡,行有餘力的歐盟第二大經濟體選擇出走,很可能是導致歐盟崩潰的開始,以5年以上的時間維度看,歐盟、甚至歐元都不樂觀。

現在的態勢很清楚,荷蘭已經確定要公投,西班牙可能一年第二度大選,歐洲各國是否要留在歐元區,現在都有雜音。個人以為,英國脫離歐盟的確不是好消息,但是市場已把英國股、匯市大部分的壞消息反映在股價與匯價上,也許環球市場今年最壞的消息已經出現;但真正需要特別緊盯的,是二○一七年五月七日決勝負的法國總統大選,如果其他總統候選人擋不住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的黨魁馬里.勒龐(Marie Le Pen),法國現任總理曼紐爾.瓦爾(Manuel Valls)在今年三月說,那是真正災難的開始。

法國極右派的國民陣線最根本有三大主張。首先,他們反移民與反歐盟的態度已被全世界熟悉,但是金融市場沒有人知道他們要怎麼實踐第三大重要主張:讓法國退出歐元!

到一○年以前,國民陣線在法國各種選舉的得票率一直在5.7至15.3%之間遊走,怎麼看都不是法國的主流政黨;直到一四年歐洲議會選舉,該黨得票率衝到24.86%,拿下法國在歐洲議會74席中的24席,成為法國第一大政黨;一五年底的地方議會選舉,再度往上衝到27.73%的得票率,法國第一大黨的地位至此已無懸念。

歐洲國家傷最重 買黃金保平安

法國民調公司Ipsos每兩個月會辦一次樣本超過2萬人的民調,從一月到五月,該黨黨魁Le Pen支持率持續上升,逐漸逼近三成大關,距離中間右派前總理朱貝(Alain Juppe)差距非常有限,排名第3的是現任總統歐蘭德(Hollande),民調自年初的20%一路掉到15%以下,政治上已不具備任何意義。

以前2名進入二輪選舉的法國選舉制度觀察,加上國民陣線快速增加的支持率,如果伊斯蘭國(ISIS)繼續在法國多放幾枚炸彈、穆斯林青年再多打幾次群架或者難民再多強暴幾名婦女,明年法國總統選舉就是歐元保衛戰了。

關於歐元的未來,我曾經私下請教多家外資大行的匯率分析師,如果Marie Le Pen選上法國總統,投資人該怎麼辦?其中一位老兄說,如果這件事可能發生,他絕對不會是第一個出報告的;另外一位直接說,如果可能成真,他會在一七年三月底領完年終獎金後先辭職,絕不會等到五月......,總之,歐元未來走勢,我願意承認我提不出任何判斷,投資人手上多買點黃金,可能是保平安的辦法之一。

寫到這裡,英國脫離歐盟,傷最重的是歐洲國家 ,不是英國,眾家大投行因為英國脫歐看貶英鎊,目標是1英鎊兌1.25至1.3美元,脫歐公投後英鎊從1.52貶到1.36,其實已經快貶到位了。歐盟在英國工作的人員超過260萬人,英國在歐洲工作的人員不到100萬人,英鎊貶值後,又可以把製造業投資從東歐搶回來,脫歐公投後,波蘭各類債券跌幅遠高於歐洲其他地區,顯示金融市場的高度效率;倫敦可能喪失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不過在負利率時代,這群銀行早就因賺不了錢而大幅裁員,在這個背景下脫歐,英國金融業的損失可能沒有想像大。

人類最高貴的情操,就是不同民族間的扶貧救弱與團結合作,歐盟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道德體現。然而,在有生之年看著歐盟可能準備崩解,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