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政治人物為何落漆?

2016-07-07
作者: 南方朔

▲(圖/吳尚哲攝)

柯文哲固一時之雄也,而今已落漆滿地;林全內閣還未上漆,就已經離離落落,新政府要加油!

台灣媒體最近都在為兩個政治人物的大落漆作文章。一個是柯文哲、一個是林全。

柯文哲崛起時,士氣如虹,國內外媒體甚至把他視之為未來的總統級大人物,但現在他卻已跌為六都排名之末。柯文哲的落漆原因是他喜歡走上第一線,因而折舊加快,尤其是他在內部懲戒一個機要時,走上第一線,最為不智,傷人最後傷己。他的手下陣亡率極高,搞得世大運危機重重。他是政治人物紅得快,黑得也快的代表。

行政院長須有權威性 才可統合內部

至於行政院長林全的落漆更是明顯。「台灣指標民調」公布,他的施政滿意度只有38.3%,不滿意為33.8%,相較於上個月後期,滿意度少了6.5個百分點,不滿意則暴增16.4個百分點;而《蘋果》民調,林全的滿意度為45.89%,不滿意度為38.82%,對一個上任才1個月的行政院長,這是很難看的數字。

他上任才1個月,根本還未上漆,就已搞得如此離離落落,我的見解是:

一、林全只是技術性的官僚,他並沒有加入民進黨,也未參加過民進黨的政治活動,對民進黨的意識形態也不了解,所以他完全缺乏行政院長應有的政治領導力與判斷力。所以上任迄今,行政院和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自然扞格不合,也出現了重啟核電廠這種政治脫序的立場變化。

二、一位行政院長不可能只是行政官員,行政院長必須有一定的權威性,才可統合內部,形成共識;尤其是當有意外狀況發生時,行政院長一定要有適當的應變能力;但林全這種領導力與應變力卻完全不足,因此他是個政治領導性太過不足的行政院長。

就以桃園國際機場淹大水事件而論,這是個超級政治事件,如果他有敏感度,第一時間可能就應該到現場作出裁示,如果他有這種反應,一定會被民意大大的加分,但林全的內閣卻沒有任何警覺性,拖了幾天才作出決定。行政院的缺乏政治領導性,也反映在端午連假的交通問題上。行政院的徹底去政治化,乃是林全致命的缺點。

三、民進黨整個體制,乃是多元的角頭主義,上有民進黨的總統,中有好多個地方諸侯,下有各地選出的立委角頭。所以行政院面對這些諸侯角頭,判斷各種事務,一定要有整合性的思維和論述能力,整合乃是行政院之當為。

但在桃園國際機場大淹水後,民進黨的幾個地方大諸侯,像台中和高雄立即爆發搶國際機場的大戰,搶完機場後,又見諸侯搶綠能。對於諸侯的搶食大餅,行政院完全沒有發揮定音的功能。如果行政院不能有整合差異的功能,將來的台灣政治就難免走到多元山頭、分食經濟大餅的亂象。行政院乃是代表行政整合力的最高行政機構,林全的行政院欠缺了最重要的整合力。

四、林全內閣就職才滿1個月,滿意度就降為45.89%,不滿意度則增至38.82%,兩者相差只有7個百分點,這是嚴重的警訊,也正因此,林全內閣已成了蔡英文政權下的最大包袱。

蔡英文最近花了許多工夫,請民進黨山頭及立委吃便當,希望民進黨立委不要太為難林全內閣,由此已可看出蔡英文對林全內閣的焦慮,問題在於民進黨立委對林全內閣客氣一點,在這個民主時代是不會有什麼用的。同一個政黨,立法部門對行政部門客氣一點,這是某種程度的包容與護短,它終究不如要求行政部門自己去強化領導力與反應力。

過多元主義抬頭 社會運動接二連三

尤其是,台灣從二○一三年起,已進入所謂的「過多元主義」(Hyperpluralism)階段,社會的任何群體,若自認權利主張受到損害,都會自發的走上街頭進行抗爭。民進黨本身就是這種「過多元主義」第一個最大的受益者。而這種「過多元主義」的社會過動症,並不會因此而成為過去,展望台灣未來的經濟,很難好轉,社會的所得不均還會惡化,將來的社會抗爭事件並不會減少。

尤其華航罷工事件,勞工大獲全勝,這對社會的弱勢者乃是極大的鼓勵,所以我們已可預估,在可見的將來,各種爭權益的社會運動必會接二連三地湧現。面對問題,保持警覺,做好各種論述準備,這乃是一個政府必備的條件,尤其是面對的社會是「過多元主義」時,這種應對的能力格外必要。

一九七○至八○年代,英美社會正處於過多元主義的時刻,當時的政府經常都被搞得焦頭爛額,林全內閣必須強化能力。

社會的發展都是與時俱進的,每個政府都不可能安穩度日,柯文哲固一時之雄也,而今已落漆滿地;林全內閣還未上漆,就已經離離落落,新政府要加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