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破解浩鼎謎團>>公司始終沒說清楚的OBI-822解盲

2016-06-29
作者: 夏彌新

▲(圖/陳俊松攝)

浩鼎事件引發投資界與政界的風風雨雨,不但因而折損了一位中研院院長,而且也引發投資界對生技新藥的疑慮;尤其浩鼎還以前往ASCO(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報告為由暫停交易,究竟浩鼎在ASCO報告了什麼?其解盲數據又該如何客觀解讀?都引發各界的爭論。

本刊與財信數位所屬的「生技FOCUS」專業研究團隊合作,獨家取得其第一手浩鼎解盲數據與其在ASCO小組討論會(panel discussion)之完整內容,可讓各界一窺浩鼎OBI-822的乳癌新藥解盲真相。

此次浩鼎事件堪稱生技投資的活教材,隨著這次事件中的ASCO關鍵訊息沉澱過後,讓我們拋開內線、放空、耳語等疑雲,藉由科學證據及事件前後公司說法與影響,汲取寶貴經驗,以供未來面對類似事件時參考。

浩鼎,一個讓資本市場又愛又恨的名字,擁有的技術來源、經營階層、甚至大股東皆是一時之選,曾以逾1280億元的市值貴為台灣新藥業天之驕子,但是在今年二月二十一日乳癌新藥OBI-822宣告解盲失敗後,一切變了調,甚且驚動投資、司法與政治界。即使如此,目前市值仍接近900億元,依舊是業界的看板指標。

究竟演戲的與看戲的,誰是騙子?誰又是傻子?為什麼一個單純的新藥解盲,卻演變成錯綜複雜的「浩鼎事件」?

細說從頭
解盲失敗 資本市場大震撼

解盲前股價狂飆到718元的浩鼎,在二月二十一日宣告新藥解盲失敗後,震撼了整個投資市場,熱度最高時,到餐廳會聽到隔壁桌竊竊私語浩鼎,連過馬路等個紅綠燈,耳朵也沒能閒著;不但多空雙方利用媒體論戰,一時間,LINE也成為大量散播消息的平台,政府相關機構更是進行各式各樣的調查。甚至,浩鼎高層被檢調約談並限制出境,台灣最高學術研究機構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也因而中箭落馬,被迫辭去院長一職。風聲鶴唳下,研究員與操盤人更不敢透過電話討論浩鼎事件。

一個單純的新藥臨床實驗解盲,最後演變成「浩鼎事件」,耗費社會資源不知凡幾,更有醫界專家跳出來呼籲金管會正視問題,避免生技公司公布片面不完整的數據,千萬別讓公司用數據作文章,因為臨床數據分析相當專業嚴謹,「不當解讀」不但會傷及無辜的投資人,對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也無益。

話說,二月解盲失敗後,浩鼎隨即舉辦法說會,總經理黃秀美開宗明義表示:「今天的法說一定讓大家更清楚了解公司在說什麼,不會讓大家帶著疑慮離開」。但是,會中卻又說,因為公司要去ASCO(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發表論文,所以細節恕難透露。換句話說,諸多疑點還是得不到解答,所有人最後都還是帶著疑慮離開。

打臉的法說會
公司仍讓人帶著疑慮離開

由於解盲失敗後股價重挫,公司企圖加油打氣,一堆形容詞包括「非常非常成功,會好得讓你跌破眼鏡」、「眼珠子會掉出來」、「專家一直恭喜公司,有絕對清楚的療效」、「申請國際藥證等,公司比以前更有信心」......。但是,再多激勵的言詞,也無法掩蓋大家對缺乏數據細節的失望。

唯一的數據應該就是翁啟惠不小心透露的85%的病患有免疫反應,而公司在法說也特別強調背書這數據更高。由於乳癌末期患者免疫系統幾乎喪失,如此高的免疫反應讓與會者報以熱烈的掌聲。惟當場也有滿頭霧水的投資人質疑,如果高於85%的病患都有免疫反應,為什麼臨床實驗還失敗?看起來,有免疫反應並不代表有治療的效果。可惜,又是同樣的理由:基於公司要去ASCO發表論文,無法解說疑點。


當天股價跌停鎖死,黃秀美在法說會還是神情愉悅地一再保證,「醣類能不能產生抗體,能不能對抗癌症,大家都不用擔心,這個實驗全給了答案」。以當時堅定樂觀的口氣,似乎引導市場解讀「安啦!沒問題!」

此外,公司強調,將來這個新藥如何用在次族群(subgroup),大家也都不用擔心,因為浩鼎不用選三陰性(Triple Negative)、Her2+或是ER+/PR+(荷爾蒙受體陽性反應),「證據都清楚告訴公司了,恨不得今天把簡報數據帶給大家看」,只是今天無法跟大家解說清楚,因為要參加ASCO發表論文,一旦今天告訴大家就無法發表,相信這是大家都不樂見的事。於是,現場又是笑聲與掌聲來為公司加油!很顯然的,上述說法,相較於後來在ASCO發布的次族群數據分析,卻全無統計意義的結果,有明顯的落差。

在這場法說會中,浩鼎董事長張念慈接著說了一句話,更是讓大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解盲沒有失敗,是科學上的成功」。基本上,臨床數據的結果就是統計數據,全球藥證的審核都是透過這種科學上認同的統計方法來檢定,怎麼能說法規的審核標準不科學?總之,張念慈耐心解說當初臨床設計的不適當導致統計數據不顯著(就是法規失敗),似乎一再暗示ASCO發表的數據會一炮而紅,大家一定要像黃秀美一樣的開心和有信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