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黃國昌帶頭戰 國、民兩黨都視為假想敵時代力量 衝衝衝背後的盤算
時代力量 衝衝衝背後的盤算

2016-06-21
作者: 曾嬿卿

▲(圖/資料室)

時代力量雖只有5席立委,但戰鬥指數破表,成了鎂光燈的焦點,但也引來作秀、衝過頭的負評。這個新興的政黨,會對台灣政治產生什麼變化?能不能站穩第二個本土政黨的地位?還有待考驗!

清晨五點占領主席台。不過這不是要杯葛議事進行,而是要確保《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議事錄能確認過關。

六月八日一大清早,時代力量總召徐永明就到立法院會議室,為免國民黨霸占主席台,先幫民進黨籍的內政委員會召委陳其邁「顧位子」;沒想到國民黨立委根本姍姍來遲,最後該條例順利送出委員會。

這是第一次在立法院成軍的時代力量。雖僅是五名立委的小黨團,卻在媒體擁有不小的聲量,除了遠遠超過擁有3席、卻幾乎隱沒的親民黨團,連35席的國民黨,也常是時代力量的手下敗將。

支持者經常大讚他們戰力破表,但不喜歡他們的,則常酸時力的立委自以為是、只會作秀,卻常搞不清狀況,「被所謂的公民社會寵壞了」。不但藍營因為他們身上的太陽花印記而討厭他們,連民進黨人也把他們視為假想敵。

把親民黨遠遠拋在腦後
也常把國民黨比下去

今年二月立法院開議,徐永明就因為交換委員會一事,與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槓上,被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在臉書上嘲諷:「從前我們的天下,得自己打出來。現在......叫別人讓出來就行了。」四月間,法務部前部長羅瑩雪為了肯亞詐騙案,深夜親筆寫新聞稿,「自己錯了還怪人」,直指黃國昌搞不清狀況,讓藍營狂按讚。

種種現象,都顯示出時代力量既被高度關注,也被嚴格監督,身兼黨主席的黃國昌很了解這種情況,「我們背負比較高的期待,被人家用放大鏡檢視。沒關係,新生政黨要成長茁壯,這是必經歷程,我不把它看成壓力。」像洪慈庸一度被軍冤家屬質疑不理會陳情,靠諸多澄清與行動才化解。

時代力量很清楚,藍綠兩黨都視他們為競爭對手,雖然民進黨已經大到不需要靠時力在國會的支持,但雙方在部分選區、議題上,都存在緊張關係,「如果你是民進黨,你會想跟誰競爭?民進黨防我們防得多凶啊!」時力成員說。

時代力量給自己訂下來的目標,就是成為台灣第二大本土政黨。「我們大的方向是去擠壓國民黨,讓他變得愈來愈小,民進黨執政後自然往中間靠,我們去爭取騰出來的空間。」黃國昌早早表明,時代力量在兩年後的選舉不會缺席,至少在六都都會推出市議員候選人。他們很清楚,這次立委可以靠民進黨禮讓參選空間,接下來就要靠自己的成績打仗了。

根據台灣智庫五月分的民調顯示,時代力量已在「政黨表現」上,以11.7%微幅領先國民黨的10.1%,儘管仍有23.7%的民眾認為民進黨的表現最好;而受訪者在「政黨理念」上,也有15.4%認同時代力量,略遜於國民黨的17.8%。看起來,時力的支持度的確有潛力再往上躍升。

但時代力量琳琅滿目的提案,也讓外界看得眼花撩亂,搞不清楚這個政黨的策略是什麼?而提出的案子,也往往「前進」到讓人懷疑,時代力量只是在標新立異的作秀?還是搞不清遊戲規則的暴衝?

例如,選後的《總統副總統交接條例》,時代力量有鑑於看守期太長,主張總統可提前卸任,被批評有違憲之嫌;在國會改革方面,時力也主張案子以到院會表決為主,就算進行政黨協商,也應開放讓媒體參與,並且修正《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讓國會聽證權、調查權擴及個人,引發侵犯隱私的疑慮......。

黃國昌顯然不能認同這樣的批評,他表示,時代力量提出來的法案,「不是閉門搞的,不僅開公聽會,研擬的草案也有所本。」他對過去密室的黨團協商也很反感,認為應在公開討論的過程中,把道理講清楚,這才是台灣改革的方向。

民進黨選將的假想敵
兩年後地方選舉將硬碰硬

「立法院有一股氛圍,要讓我們承認,國會按照過去那樣做是好的,有邏輯有規則。如果台灣社會喜歡以前那種運作方式,就不需要時代力量,我也不會離開中研院,我希望帶來改變。」黃國昌的主張卻被許多政治老手認為陳義過高,「政治的複雜性,不是嘴巴說說就可以,連議事規則都搞不清楚,就要大家都依他!」

批評者指的是「醫師納入勞基法」一案,國民黨因之前「撤銷課綱」一案表決輸了,而霸占主席台,立法院長蘇嘉全宣布休息,另日開會,被黃國昌爆氣罵立法院配合國民黨打假球,質疑「是誰決定會議開到這裡?」並要求之前在議場後面談話的人,應把錄影內容放給大家看。

這當然也引發部分立委不滿,認為黃國昌英雄主義亂發飆,要他回去搞清楚議事規則。不過,反對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認,黃國昌每次扎實的質詢,總能吸引許多人關注,根據國會隨選視訊統計,四月分質詢點閱率最高的立委,就是黃國昌,點閱率高達3萬2000次,比第二名高出1萬多次。

不願被淹沒在民進黨裡
又巧妙扮演民進黨內的砝碼

時代力量的作風的確吸引到年輕人,「批踢踢」上粉絲成群,網路上誰要是批評到時代力量,常會引來網友圍剿;然而,四個多月下來,時代力量提案修法與立法的案子共41件,三讀通過的只有2件,二讀的1件,一讀的14件;而且,這些通過的法案,幾乎都與民進黨提的案子有關,可以說,沒有民進黨的贊成,以5人小黨的規模,很難成事。

「時代力量的立場要很堅定,才能讓立法院焦點一直在這上面,否則我們很快就淹沒在民進黨裡,」擔任總召、負責扮黑臉的徐永明很清楚小黨的生存策略,「我們只能踩在一些關鍵的事情上,像《兩岸監督條例》,我們不會接受『兩岸』,像核廢料的最終去處,我們也不能接受原地封存,這些,已經執政的民進黨要有個說法。」

每每被問到與民進黨的競合關係,黃國昌總是回答,「我的立場從沒改變,新政府要推動的改革全力支持,不會為反對而反對,但會扮演理性監督立場。」連民進黨大老林濁水都大讚時代力量,認為黃國昌說質詢前「一定洩題」,要打政策辯論的正規戰,而不是以游擊隊的方式突襲內閣,才是正確作法。

一開始許多人將時力與台聯相比,認為他們扮演當年台聯的角色;但這幾個月下來,時代力量對政策的出手力道,已明顯與台聯拉出了不一樣的道路,「台聯當年像是在民進黨內,叫你衝就衝,叫你拉回就拉回,但是時代力量無法被控制。」徐永明說。

微妙的是,時代力量在民進黨內部也成了奇妙的砝碼。之前,民進黨立委蘇巧慧以國會改革、議長需中立化為由提案,將黨團協商改由最大黨團負責人主持,院長退出協商;這等於蘇嘉全換成柯建銘主導。此案因時代力量反對而未通過,意外讓蔡英文保住蘇嘉全在立法院的影響力;而蘇嘉全想推動的國會改革,如委員會現場直播,被部分綠委質疑,但時代力量卻表示同意「先試辦再立法」。

作為一個新興小黨,時代力量雖然資源少,但也相形沒包袱,可以堅持理念。無論喜不喜歡,時代力量對國會透明化的要求,已在國會起了化學變化,不能不說是正面貢獻;但是被批評為「傲慢」、「人緣差」,卻是時代力量在現有環境下,難以突破的困境。這個政黨未來會怎麼走下去、會產生多大能量,還很值得觀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