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儲蓄不足乃美國頑疾

2016-06-14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沒有國家可以不儲蓄而一直繁榮下去。美國可以規避這問題,主要是因為其他國家容許它這麼做。但這種日子可能已經所剩無幾。

美國政客總是哀嘆:貿易是美國中產階層的大敵,是就業和薪資受壓的主因。眼下這場總統競選也不例外: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以中國和《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為攻擊目標,聲稱它們是美國勞工受苦的原因。這或許是政治上的方便說法,但實情並非如此。

如我日前指出,就貿易而言,美國的問題是自找的。問題在於美國儲蓄嚴重不足:這個國家已經入不敷出數十年之久,靠大量輸入外國人的過剩儲蓄,支應規模空前的消費狂歡。政客當然不想怪罪選民揮霍無度,指責別人容易得多。

高儲蓄國家 才能享有貿易順差

儲蓄問題值得進一步分析。數據顯示,儲蓄不足的國家通常會有貿易逆差,儲蓄過剩的國家則通常享有貿易順差。美國是最明顯的例子:二○一五年末,全國淨儲蓄率僅為2.6%,不到二十世紀最後三十年均值6.3%的一半,而美國對一○一個國家出現貿易逆差。

這種形態也出現在其他國家。英國、加拿大、芬蘭、法國、希臘和葡萄牙全都有大幅的貿易逆差,而它們的儲蓄率都遠低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相反的,高儲蓄國家如德國、日本、荷蘭、挪威、丹麥、韓國、瑞典和瑞士,全都享有貿易順差。

儲蓄失衡也可能導致破壞穩定的國際資本流動、資產泡沫和金融危機。○八至○九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的一段...
閱讀全文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