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數位民主的政治脆弱性!

2016-05-16
作者: 南方朔

▲(圖/取自柯文哲臉書)

在「數位民主」的社會,容易產生議題性的意見領袖,這種人物透過數位動員一夕暴紅,但卻難以成為宏觀的全面性領袖。

一九七○年代,是人類第一個參與爆炸的年代。當時的歐美青年,賡續著青年反叛的精神,凡事有話就要說,而且動輒集會表示意見,那是一個「眾聲喧譁,諸神交戰」的時代。

於是遂出現了一種怪現象,那就是許多問題都圍繞著分歧衝突點,紛擾糾纏不定,問題就僵在那裡,毫無進展。政府為了各方都不得罪,遂以拖待變。那是一個政府功能嚴重癱瘓的時代,學者視之為「過多元主義的癱瘓」。

意見領袖 透過數位動員一夕暴紅

而自從九○年代以後,由於數位科技發達,通訊傳播日益方便,政治也跟著進入了「數位民主」的時代,個人已可以透過網際網路來表達意見,動員與自己同一立場的群眾,因此,「數位民主」可說是第二個參與爆炸的時代。它有極大的動員性,如果一個社會存在著基本的矛盾,那麼站在反的一方,就很容易展開動員,造成氣勢。因此在「數位民主」的社會,容易產生議題性的意見領袖,這種人物有小聰明、會抓住各種新議題,透過數位動員而一夕暴紅,但卻難以成為宏觀的全面性領袖。

就以美國為例,近年來無論兩黨,都對美國內政的改革提不出主張,所以都只會在對外的基本矛盾上作文章,小布希總統只會在反伊斯蘭作文章,去招惹伊拉克和阿富汗;歐巴馬看到了小布希的困境,遂只會自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但卻又在敘利亞、俄國與中國製造緊張衝突,遂使得美國在中東樹敵日多。到了現在,共和黨的川普又在拉丁美洲問題上作文章;希拉蕊則在俄中問題挑起緊張。美國的領導人,都對內政問題毫無主張及建樹,將衝突點轉向到外交,已成了美國政治上的萬靈丹。

而這種情況在台灣亦然。今天的台灣已是一個「數位民主」社會,網路和手機發達,群眾的動員更為容易,所以近年來產生了許多動員型的意見領袖,而最大的動員題目,就是反中和反國民黨,這也造成了二○一四及一六年兩次選舉國民黨的大敗。這兩次選舉的代表英雄人物,就是柯文哲和蔡英文。

由柯文哲的崛起,我們看到了他並不是對治理台北有什麼真知灼見。他有一群善於動員操作的手下及盟友,這使柯文哲得以一夕暴紅,他在最紅的時候,台灣的民眾及媒體,甚至認為他會是未來台灣總統的當然人選。

但現在柯文哲就任已經一年多,我們已看到「數位民主」時代下,柯文哲政府的困境。

一、他的政府主要成員,都是嫺熟於議題動員及炒作的人物,而不是能夠做事的團隊,這是一個雜牌軍。這個雜牌軍開始時,以打弊案為口號,製造話題和製造氣勢,但這種手段只會使得他們炒作的議題陷入死胡同,愈陷愈深,愈不能解決。台北大巨蛋就是柯文哲所掘的自我陷阱,柯文哲已陷溺其中,聲望快速下跌。

二、柯文哲團隊不能提出自己的治市方略,當他民意下跌,他遂慌亂的要救民調,在許多問題上要漲價收費,但這些價格調整案,都受到市民的反對而胎死腹中,「數位民主」時代人人有話要說,人人都反對,使得政府做什麼都不討好,因而政府形同癱瘓的局面已在台灣出現。這更加速了柯文哲的由紅翻黑!

三、由「數位民主」反映在柯文哲身上的教訓,人們應體會到「數位民主」乃是一種高度動員的民主,它會造成人們的過動和以自我為中心,這對群眾運動有利,但對講究有效治理的政府卻不利,當政府官員好動、喜歡有話就說,只會造成官民間的意見差距擴大,柯文哲的話多,市政官員的話多,就是台北市政府治理不佳的關鍵。

由柯文哲的教訓,可見在「數位民主」時代,政府官員最需要的品質,乃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話要少,要有更務實的做事態度,必須透過做事來建立政府的品牌,以後政府才可長可久,否則就容易紅得快,黑得也快。一旦由紅翻黑,將來就會後患無窮。

柯文哲的市政府是一個擅長搞動員、過動的政府,它對市政無法形成優秀的團隊,一直是過動的雜牌軍;而柯文哲的問題,也同樣顯示在蔡英文身上。蔡政府到了今天,由它的人事安排,就可看出它是一個雜拼式的雜牌軍,而這個雜牌軍也是話亂講、自我為中心,尚未就任,就惹得各種風波不斷,必須急著消毒和去搞什麼「共識營」。這個新政府在人事上,看不到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它對未來台灣的內外挑戰毫無腹案。由柯政府的困境,我擔心將來的蔡英文政府,又會走上柯文哲的舊路!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