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龔明鑫

經濟部次長,曾擔任國發會主委、國安基金委員會委員、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龔明鑫:矽谷人在想的事

2016-04-25
作者: 龔明鑫

▲(圖/Pixabay)

步入物聯網與大數據時代,身為全世界創新創業中心的美國矽谷,隨時隨地都有應用的新構想。

行動及網路經濟時代來臨,雖使得產品的生命週期變得短促,卻是讓創新及創業豐富而多元,而全世界的創新創業中心,則坐落於美國西岸北加州南灣區域的矽谷。

美國矽谷,許多知名學府群聚,企業與學校間的連結密切,使一流的研發人力可就近供應企業需要,以及聚集創業所需資金來源的天使投資人、創投;同時,美國秉持著開放、多元且包容的社會文化,向來鼓勵創新,因此造就矽谷成為無可取代的地位。

台灣未來新政府也推出了亞洲矽谷計畫,這項計畫的關鍵並非想複製矽谷,而在於連結矽谷,透過產業生態系統、人才、資金的連結,以及技術合作,希望促成台灣成為亞洲區域重要的創新創業基地。

個人忝為亞洲矽谷計畫的規畫者之一,在三月底有機會走訪矽谷,進行了一趟豐富的產業之旅。

全球最新產業脈動 無時無刻出現

這一趟產業之旅,我們拜會了思科(Cisco)、谷歌、Uber等著名企業;也拜訪了許多民間育成機構,如500 Startups、Plug and Play等;還有學研機構,如史丹佛大學、SRI International等,以及許多新創企業、天使投資人與創投,以下彙整我認為(或推測)矽谷人在做什麼?想什麼?

我們知道,物聯網(IOT)時代的來臨將會為各行各業帶來前所未有的商機,並打造創新的商業模式,進而影響全球經濟與社會。思科是企業界最早提出IOT概念,約有5年,近2年針對IOE(Internet of Everything)已經開始提供解決方案與案例分析。說實話,賣網路設備的思科早已過時,思科先前以1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加州的Jasper Technology,就是想建構IOT的應用平台。不僅思科,IBM也與許多製造公司合作,將硬軟體進行搭配,透過舉辦Open House模式,邀請新創團隊運用IBM平台進行IOT議題研發與新創構想競賽。

這次的矽谷行我們利用了週六空檔,參與了這類活動。事實上,在矽谷這樣的Demo Show隨時隨地都有。對於IBM而言,舉辦這項活動可以推銷平台,更多人應用就能蒐集更多數據;對於搭配的製造商而言,可能爭取未來製造商機;對於應用開發者來講,參與活動不僅可以介紹及測試自我產品,也可了解產業發展動向。也就是說,只要願意,在矽谷無時無刻都可以參與或了解全球最新產業脈動。

熱門的大數據分析 早已扎根產業活動

以上活動主要運用人的互動,希望建構現在及未來的互動產業生態系統,而非以往單向的生產供應鏈。在矽谷另一重要的生態系,即是育成(incubators)或加速(accelerator)機構,主要是媒合天使資金、業師輔導及連結國際商機網絡等專業培育,協助企業加速成長、提升附加價值,像台灣許多創業團隊也被送進我們拜訪的500 Startups、Plug and Play。

當我們還在討論大數據如何蒐集、分析,應用在哪裡時,矽谷企業早就實際將它運用於產業活動。例如,有一家Z公司發展網路安全因應措施,採用的方法不是去設防火牆直接阻擋病毒,而是利用大量工業數據去判斷機器設備是否出現不正常行為,並進行主動防禦,而非被動防禦。在現場的Demo中,可以清楚看見被監視的智慧工廠,有些機器正與工廠外進行不正常的訊息交換。

大數據在許多面向的實際運用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保險。過去的保險費率是透過精算師依據平均壽命、發生機率等計算平均費率,但在大數據下,每一個人都可以有個別的保險費率。

就市場影響而言,大數據時代,顛覆了過往完全競爭市場單一均衡價格的神格化,有了大數據後,許多產業、產品及服務的價格訂定,最重要不是數量,而是量身訂作。

每個人都可以差別取價,沒有所謂完美單一的均衡價格,而這無非就是賣方想拿走買方所有的消費者剩餘。不過,IOT或大數據時代來臨,消費者也可能把消費者剩餘轉換成實質利益,Uber就是一例。有了Uber平台,消費者也成為供給者,亦是計程車競爭對手,而計程車再不做差別競爭,遲早也要淘汰,這就是破壞式創新。

順道一提的是,我們利用週日走訪了NAPA,讓我想起了二○○五年美國電影《尋找新方向》(Sideways)的酒莊之旅,再次見識美國如何將農業結合休閒、觀光、電影,創造出驚人的商業價值。處處有活力及商機,永遠不滿足於現狀,而且不受限於既有框架,這就是矽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