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台達電子執行長鄭平:尋找世界第一之後的高峰台達電》下個成長動能就是物聯網
台達電》下個成長動能就是物聯網

2016-04-01
作者: 黃靖萱

▲鄭崇華(前)和鄭平,一個重技術、一個重管理;一個理想、一個務實。(圖/王均峰攝)

鄭平接班三年半,營收、市值大幅成長;但對他來說,不只要帶領台達電成長,還必須證明轉型之路沒有錯,以及被父親鄭崇華視為畢生心血的公司交給他是對的。

三月中,成功大學和台達電共同成立「智慧養殖聯合研發中心」,在草蝦養殖場裡,整個空間、水中布滿了各種感測模組,以收集溫度、水質、蝦群行為模式等資訊,台達電正將物聯網(IOT)的技術放在養殖業裡實驗,希望透過大數據的分析,找出最適合的養殖環境條件與技術。當然,這不只是供學術研究,台達電還要把它變成一門新事業。

攜手成大跨足智慧養殖
要把養蝦變成一門新事業

這一天,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和執行長鄭平都特地南下出席活動。相較看到新技術總是無比雀躍的鄭崇華,鄭平顯得更興奮。

養蝦,一直是鄭平極感興趣的領域;而且雙方合作代表了台達電轉型很重要的一步,也是接班三年多的鄭平,最重要的一張成績單。

「養殖很麻煩的,無法停工解決問題,必須問題一發生就立刻解決,不然蝦子馬上會死掉。而且往往問題都發生在非常critical(危急)的情況下,不是半夜就是大雷雨。」會後,和成大副校長陳東陽短暫閒聊時,平常傾聽多於發言的鄭平,卻侃侃而談自己的養殖經驗。「光靠智慧系統剛開始無法處理,必須慢慢累積各種情境資訊,把處理對策放進智慧系統裡,剛開始場域的經驗還是非常重要。」

加入台達電前,養殖科系畢業的鄭平,一度以為未來一定是在養殖業發展;畢業後有一段時間還到泰國養蝦;直到現在,即使閒暇時間不多,他仍自己培育新品種的錦鯉,還會拿出手機秀他養的各種大型的陸龜。

二○一二年中,回台達電體系工作超過20年的鄭平接任執行長,3年多來,台達電的營收成長兩成,去年首度突破2000億元;最新市值超過3600億元,3年成長50%,鄭平用亮眼成績淡化身為二代的色彩。

砸170億收購Eltek
超前十年躋身通訊電源龍頭

去年五月,台達電以170億元台幣,收購總部位於挪威的全球前三大通訊電源廠Eltek,一舉成為全球第一大通訊電源公司。這是台達電史上最大的併購,讓台達電一五年在能源管理的營收成長43%,但營業費用也成長超過兩成,導致營業淨利下滑。

三月法說會上,面對費用率增加、現金股利5元創4年新低的結果,法人不甚滿意、問題尖銳。但,「轉型,就像一邊跑步一邊換衣服,EPS(每股稅後純益)要顧,ROE(股東權益報酬率)要顧,但該花的錢還是要花,」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解釋。一個新的事業起碼要醞釀5年、甚至10年,以台達電現在毛利高於平均、營收規模超過200億元的工業自動化(IA)為例,「大家都說很好,我們九五年就開始做IA,做20年了,現在才稍微看到一點成績。」

法說會一結束,在法人一擁而上之前,鄭平走出會議室,快步遠離的背影透露著沉重的壓力。他必須證明收購Eltek是成功的、現在走的轉型之路沒有錯、這家被他父親鄭崇華視為生命的公司交到他手上是對的。

鄭平小時候,鄭崇華全部心思都放在剛成立的台達電,不太有時間管他和弟弟鄭安,只對他們說,有什麼興趣就要靠自己去做。當時,鄰居的外商主管天天接送小孩上學,鄭崇華卻堅持要他們兄弟自己走路上學,即使順路都不載。鄭崇華認為,「不自己走路,怎麼有跌倒的機會,不跌倒又怎麼學會自己站起來。」

因此,鄭平一開始在外拚養殖事業,之後雖然進入台達電,卻有超過十年待在中國東莞、吳江等工廠,改善流程、建立制度。「很明顯,鄭崇華本來不是意圖要讓兒子接班的。」一位曾任台達電集團公司董事觀察,否則不會把鄭平放在工廠端十多年;反觀許多老闆有意培養兒子,通常會給特助頭銜,帶在身邊學習決策到傳承人脈。

技術門外漢接班3年
壓力來自股東、更來自父親

接班3年了,現在鄭崇華仍會給鄭平壓力嗎?「當然啊!這個企業是他的生命,後面的人能不能把它做好,他很在意啊!」對鄭平來說,壓力來自股東,更來自父親。「他會覺得我不是技術背景的,他很擔心這方面。」

但台達電董事、台大商學研究所副教授黃崇興觀察,「鄭崇華非常技術導向,鄭平則是全面營運導向,因為他不是技術背景,反而不會堅持要做什麼技術。」

雖是技術門外漢,但在台達電超過20年的鄭平,很清楚台達電要走到提供解決方案,到底缺了什麼?就算不知道缺什麼,他也知道台達電想要什麼?不足的則是向外快速併購。

雖然併購Eltek讓台達電淨利暫時下滑,但台達電的通訊電源原本就訂下目標,5到10年內做到世界第一。「透過併購,我們10年的路就走到了。」鄭平說,成為世界第一,表示有技術主導權,能定義產品功能、生意模式。且透過併購,台達電也少了市場上最重要競爭者,減少殺價搶市的惡性競爭。

「大家很注意我們投資Eltek,其實真正該注意的是我們許多小的投資,那些是將來成長性很高的產品。」鄭平透露。

台達電未來5年的成長主軸是能源管理,包括工業自動化、通訊電源、電動車充電系統與再生能源,台達電都積極併購與投資。例如在工業自動化方面,台達電最近併進專做工業軸卡的工業電腦廠先達,鄭平說,「就是要做solution(解決方案),才想到『喔!我們需要大腦。』」

移轉三菱鋰電池技術
解決方案找到關鍵突破點

另外,鄭平曾在台達電和日商湯淺合資、製造鎳氫電池的台達湯淺擔任廠長,但因鎳氫電池事業持續虧損,最後賣回給湯淺,同時簽了合約,台達電未來幾年都不能再進入電池行業。近年來,台達電積極布局電動車充電以及再生能源系統,兩者都須搭配儲電裝置,才能平衡電網及實現智慧電網,是台達電邁向解決方案不可或缺的關鍵技術。

因此,在與湯淺簽訂的合約期限過後,台達電即和三菱重工合作,將三菱的先進技術、大電流且能快速放電的鋰電池技術移轉,由台達電進行最擅長的量產與優化。

就像已邁入銷售整套解決方案的工業自動化一樣,台達電要從零組件朝向系統及解決方案發展的路,早在鄭崇華退休前就決定,包括太陽能發電系統,但當時歸納出的系統以及能結合的台達電產品仍不夠多。「現在我們將各產品、各事業的連結拉得更緊,然後把它實踐出來,」鄭平找到的方向就是物聯網。「台達電未來3、5年的成長動力在能源管理,五年以後就是靠和台達電產品線連結的物聯網了。」

為此,鄭平上任後,即成立台達電研究院「DRC」,並請曾任IBM中國研究院院長、IBM智慧地球計畫主要推動者李實恭帶領DRC。研究院的兩大研究方向,一是生命科學,另一個就是物聯網。才成立3年,DRC在台灣、中國、新加坡等地的成員已近300人。

台達電技術長李實恭坦承,「我來的時候一看,台達電的範圍這麼廣哦!不夠focus(聚焦)。」台達電的特色之一就是產品線非常多,領域從電源、能源相關,到網通、工業自動、生醫都有,其中的零組件更是不勝枚舉。

在鄭崇華和鄭平帶著他2個月內跑遍各工廠、事業群後,李實恭才慢慢體會,如果把這些能力集結起來,再和其他行業合作,就是優勢。

在技術導向的台達電,即使非技術背景,鄭平談起技術仍是充滿熱情。他分析,在物聯網的架構中,底下的裝置層、感測控制層及傳輸層,台達電都有各種產品及技術可以支援;但往上的管理層、即處理海量數據(Big Data)與資料分析,台達電較不擅長,這就是DRC的重點工作,光是DRC台灣的員工中,就有47位隸屬物聯網平台開發,其中有三分之一員工的專業在資料分析。

和成大合作的養殖計畫裡,就可看到如鄭平所說,「一個粽子頭,可以把大家拉在一起的效果。」

DRC處長蔡祖馨解釋,養殖場布滿環境感測器,是使用台達電開發的智能電源控制系統(IPCS),來感測溫度、溼度、照度、二氧化碳及有機揮發物、PM2.5等環境品質。

而前端控制器與傳輸,DRC則與自動化部門合作,採用可編程式控制器(PLC)與無線通訊閘道器,將前端設備訊號轉換,再透過台達電旗下達創的產品,將無線訊號傳輸至後端伺服器。

「物聯網必須和不同領域知識結合,變成該領域的解決方案,如智慧養殖。未來假如轉化成事業,那我們就跨過能源領域,做到商業模式的轉型,」蔡祖馨說。鄭平連賦予研究院的任務,都不是做離市場太遠、太前瞻的技術。「包括和成大的合作,是真的要做一個方案出來,我們的研發是不能背離市場的。」

轉型的機會與挑戰
方向很明確 只缺臨門一腳

在鄭平深色西裝裡,永遠都是漿得直硬的白襯衫,和鄭崇華一樣沉隱、不花稍;但和理想性很高的鄭崇華最大不同,就是他以管理見長的務實性格。雖然台達電不斷積極向外尋找投資機會,但鄭平也砍掉不少前瞻研究,包括研究超過10年的語音、電子紙及雲端技術。

「鄭崇華是任何有趣的東西都做,他的心不只在電源、能源,所以會支援很多新東西,這些本來都有機會。」台達電前雲端技術中心資深處長、現任和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帶點遺憾地說。「你說谷歌(Google)會過於分散嗎?3M有64個事業群會過於分散嗎?現在的台達電不會成為那樣的公司了。」

面對轉型的痛與壓力,鄭平語氣依舊平穩,「我在公司20幾年了,看了很多起起伏伏,其實我們不怕現有的成績好不好,怕的是找不到將來的方向。」已為台達電定出下一個成長動能,完全接班的鄭平並不特別焦慮,「現在不是找不到方向,而是我們必須快點實踐出來。」說著說著,他務實的性格,又讓人一覽無遺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