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最衝突的美感─泥煤歡迎來到冒險新世界
歡迎來到冒險新世界

2016-04-05
作者: 邱德夫

▲自古人類便採掘泥煤、晾乾脫水,作為燃料,也用來製作威士忌。(圖/資料室)

強烈、特殊的風味,讓飲者產生波瀾壯闊的聯想,一試成癮,這就是泥煤迷人的魅力。

今日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重口味當道,若非重雪莉,便是重泥煤,在風潮吹襲下,許多傳統不做泥煤威士忌的蒸餾廠,或私下進行試驗,或推出讓人大呼驚奇的裝瓶。前一篇文章中提到,國內兩家麥芽蒸餾廠在前年和去年也趕上了潮流,使用煙燻泥煤麥芽做出泥煤新酒,到底泥煤有何令人迷戀的魅力?

強烈、特殊 顛覆想像

我購買的第一支單一麥芽威士忌是波摩15年,在機場免稅店猶豫多時所作的決定。為什麼會挑選這一款?也許是艾雷島名稱太過夢幻,又或許是鬼迷心竅想荼毒自己的味蕾;總之,彼時的我經驗極淺,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開瓶,第一口,便完全顛覆了我對威士忌的所有想像。

那種強烈、特殊到讓人抓耳撓腮的風味,在當時因缺乏辭彙而無法描述,但絕對與甜美、順口毫不相干。第一時間從口舌到腦、從脊髓反射到神經末梢,如醍醐灌頂般打開了我的視野,展現的新天地,有如莎士比亞《暴風雨》中的brave new world(美麗新世界),從此邁向至今仍未停歇的冒險旅程。

後來我知道這種讓人一試成癮的滋味叫作泥煤,足以讓飲者產生遼闊的大海、拍岸的礁岩等波瀾壯闊、充滿雄性激素的聯想,卻非人人接受,愛它或避之惟恐不及,倒也無關威士忌老饕與否。它有輕重緩急各種不同的風貌,但單純的從文字描述,卻很難讓人想加入杯中:焦炭、柏油、碘酒、...
閱讀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