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歐盟台灣民主圓桌會 駐外單位扯後腿換講題、換講者...都是為了林飛帆
換講題、換講者...都是為了林飛帆

2016-04-05
作者: 胡蕙寧

▲歐洲議會友台小組在「R.O.C.台灣—成功活躍的民主」論壇中與會成員合照。 (右1為林飛帆、右6為賴怡忠)(圖/台灣角提供)

這幾年來,在國際上有台灣出席的機會時,我國駐外單位對國家名稱的自我審查,已到了自己人找自己人麻煩的地步。

以台灣「時代力量」代表的名義,林飛帆三月十五日在歐盟總部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了一場「台灣民主」的圓桌會議。這是馬政府外交休兵八年、讓台灣幾乎在國際上銷聲匿跡以來,終於又以台灣之名出現的一場討論台灣大選及新政黨的國際會議,但會議背後的暗潮洶湧,卻再次暴露台灣在國際上,到底該以何種名稱現身的窘境。

會議主題 外館有異見
對講者名單也擅自更動

這場由台灣角(Taiwan Corner)與歐洲議會友台組織共同贊助主辦的圓桌會議,首先遇上的就是名稱問題。

台灣角最初的草定標題是「台灣─正形成的主權民主(Taiwan-Becoming a Sovereign Democracy) 」,副標是「過去和當今社會運動的故事(a story of social activism in the past and current times) 」。在開會兩週前通知我國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處參加,標題卻被改成「中華民國在台灣─成功活躍的民主(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a successful, lively democracy)」,副標是「過去與現今的調解之見(a story of conciliation and vision in the past and current times)」。

歷經幾番爭執,最後整個圓桌會議的主題改成「R.O.C.(Taiwan)─成功活躍的民主」上場。舉辦這場會議的台灣角主席丹尼爾森(Michael Danielsen)私下表示,用「中華民國在台灣」難以在國際上表達台灣,歐洲人根本搞不清楚,直接想到的就是大的那個中國。

丹尼爾森是丹麥社會民主黨國際委員會的首都主席,積極為台發聲,除本身政治理念外,身邊更有一位共處11年的台灣伴侶。台灣角的資金來自全球會員與捐款贊助,自二○○八年創立以來就積極為台灣奔走。今年台灣大選,丹尼爾森被國際選舉觀察團邀請,到台灣實地觀察大選過程。

除了名稱之外,駐外單位對講者名單也擅自更動,逕自向主辦單位之一的歐盟友台小組聯絡,要換掉主講人之一的英國索立大學國際政治學助理教授馬寶康(Dr. Malte Kaeding)。馬寶康的研究專長之一是台灣與香港的社運,主辦單位請他來談港台兩地的比較,原講題是《台灣與香港的民主挑戰》;但我國駐外單位卻希望換掉他,以德國馬歇爾歐盟安全研究中心副院長葛萊斯(Sven Gareis)替補。

葛萊斯沒能出席,又換上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特別研究員艾克曼(Dr. Alice Ekman),台灣角一開始對此完全不知情,這些更動打亂了數月以來的所有安排。台灣角董事會三人小組最後決定,如果馬寶康不能與會, 就取消整個會議。

最後,雙方妥協,馬寶康改題成《台灣的民主挑戰》,去掉香港部分。定案的受邀者是林飛帆、艾克曼、馬寶康、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賴怡忠、英國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研究學院研究主任蘇利文(Dr. Jonathan Sullivan) 以及中國國民黨國際組組長黃裕鈞。

對林飛帆最感冒
強力干預太陽花學運主題

其實明眼人都知道,駐外單位對這次會議最感冒的人物就是林飛帆,強力干預在會中討論有關太陽花學運主題,否則何必要求撤換講社運的馬寶康?沒換成又要求他改題?

林飛帆在會中僅有的十分鐘發言則指出,一四年底與一六年初的選舉結果,是對馬政府政策最直接的拒絕,特別是在經濟與兩岸關係上的政策。他說,認為國民黨已出局的觀點可能正確,但不應錯誤理解民進黨政府已完全被台灣人民接受,因為民進黨在一些事情上,「距離台灣人民的期待還有距離」。林飛帆還強調,在兩岸關係上,台灣人主張的維持現狀是「台灣與中國作為兩個不同的主權國家」。

這場會中被討論得最激烈的是九二共識。歐盟方面對台灣新政府的態度至為關心,但蘇利文則提出九二共識不存在的說法;會中也認為兩岸溝通將是新總統蔡英文未來的最大挑戰之一。

對於這場會議,丹尼爾森對記者表示,台灣政府除了直接與歐盟友台小組要求換主題、換主講人、換講題之外,我國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處對這次國際會議的貢獻,就是駐地代表董國猷出席參加、該處直到開會前3天才詢問是否需要訂房協助、開會前一天則請他進代表處,表達他們對整個事件的不悅。

丹尼爾森說,這樣一個讓台灣在歐盟重現的機會,沒能在事前得到我國駐外單位的正面支持,事後也是批評比鼓勵多,「難道這種態度對台灣在歐盟的地位會有幫助?」

在馬政府外交休兵8年期間,我國駐外單位成了名副其實的「外閒單位」,除了應付台灣來的高級訪客、舉辦僑民活動之外,大概就是寫寫投書,宣揚「南海和平倡議」理念。

但這個「主權在我」的原則,一遇上用台灣之名在國際上定標就馬上自宮。台灣的現況就是官方一定要自稱「中華民國」,因為擔心外人會搞混,所以只好加稱「在台灣」。然而,一旦外人只稱「台灣」,我國官方又要更正人家的不對,補上一個我們是「中華民國的中國」,表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別。

事實上,這幾年在國際上有台灣出席的機會,我國駐外單位對國家名稱的自我審查,已到了自己人找自己人麻煩的地步,不知蔡英文政府上台後,駐外單位的心態與作法,是否可能改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