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俄羅斯祖克柏 痛踩WhatsApp地盤-Telegram活躍用戶突破一億 恐怖組織也愛用
-Telegram活躍用戶突破一億 恐怖組織也愛用

2016-03-22
作者: 呂愛麗

▲杜洛夫對於自己創立的Telegram,展現十足的信心。(圖/達志)

免費通訊軟體Telegram成立僅兩年餘,已有1億活躍用戶。 號稱絕對保密、「連恐怖分子也愛用」的Telegram,到底憑什麼躥紅?對臉書及WhatsApp又有何威脅?

美國蘋果公司與聯邦調查局(FBI)吵得不可開交之際,這場個人隱私與國家安全的大對決,早已在通訊軟體開打。主角是這兩年在矽谷很紅火的Telegram。據知,去年法國巴黎遭遇恐怖襲擊,其幕後黑手ISIS武裝部隊,正是Telegram的愛用者。

ISIS堪稱史上最擅長使用社群媒體散播訊息、吸收新血的邪惡組織。能獲得他們青睞的Telegram,號稱絕對保密,成立兩年,已吸引全球一億個活躍用戶。其創辦人保羅.杜洛夫(Pavel Durov)日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的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上透露,每天共計150億則訊息由Telegram發送。前年臉書收購的WhatsApp,今年二月的活躍用戶已突破10億大關,每天總共有420億則訊息發送。杜洛夫認為,比較兩者的用戶活躍程度,Telegram是更勝一籌。

當年創VK 稱霸俄羅斯

杜洛夫硬是要與WhatsApp比,除了WhatsApp是全球市占率最高的通訊軟體,恐怕還有與WhatsApp創辦人之一簡.庫姆(Jan Koum)的口舌之爭。庫姆於二○一三年在推特公開指Telegram是「複製品」。杜洛夫之後不甘示弱反擊說,「如果你想知道WhatsApp接下來的發展,從Telegram即可一窺究竟。」庫姆誕生於烏克蘭,杜洛夫來自俄羅斯,兩人的戰火,不免令人聯想到近年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然而,這並不意味杜洛夫是俄羅斯強人政府普丁的擁護者,恰好相反。

現年31歲的杜洛夫,素有「俄羅斯祖克柏」之稱。21歲時,剛從大學畢業的杜洛夫創了社群網站VKontakte(簡稱VK),打敗臉書,稱霸俄羅斯市場。VK的成功,引起普丁政府注意。

一一年,時任總理的普丁誓言重返總統府,引起反對派大規模抗議。政府多次要脅杜洛夫刪除異議分子在網站上發表的言論,並交出他們的個人資料。輕忽普丁意志的杜洛夫不願配合,政府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買下VK,拔去杜洛夫的執行長一職。

「當特種部隊荷槍實彈出現在我家門外,我開始擔心個人安危,」杜洛夫於一四年開始亡命天涯,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這麼說。據知,當時杜洛夫拒絕應門,與特種部隊對峙了1個小時,後者放棄而離開。不死心的普丁政府,其後控告杜洛夫是一起撞後逃逸事故的肇禍者,他堅決否認。

杜洛夫逃出俄羅斯時,已經醞釀Telegram。他在臉書上公開徵詢:「相信大家已經知道,我離開俄羅斯了......,我和團隊暫時在中歐落腳,打算展開一項與隱私、言論自由有關的計畫......,大家認為,我們應該選擇哪兒作為我們的永久基地?」在自己的國家打敗了臉書,逃離之後卻必須靠臉書向外界求救,無疑是命運給杜洛夫開了一次小小玩笑。熱心的網友議論紛紛,也有人建議:「你需要的是另外一個星球。」顯然有人認為,杜洛夫逃得再遠,只要在地球上,難逃俄羅斯政府的掌握。

批監聽惡行 力主通訊隱私

曾出書撰寫關於杜洛夫的俄羅斯記者柯諾諾夫(Nikolai Kononov)對《金融時報》說,杜洛夫並非如外界所想像,「他是自由至上主義者,但不是異議分子。」杜洛夫選擇離開,是因為他發現,所有源自俄羅斯的產品都不被國際社會所接受。一心希望打入國際市場的杜洛夫,唯有捨棄VK,另謀出路。

杜洛夫遭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踢出來,情境堪比當年蘋果創辦人賈伯斯。但賈伯斯沒有因此被迫浪跡天涯,杜洛夫如今是有家歸不得。目前足跡遍布歐美各大城市,杜洛夫說,「我不喜歡像國家這樣的概念,大城市比較適合我。」他飄忽的行蹤,也反映在Telegram的經營布局。為了避免「遭受不必要的關切」,杜洛夫同時在英國及美國註冊公司,但公司沒有具體地址。Telegram的伺服器分散多處,有別於一般通訊軟體公司,採取中央管理。

杜洛夫不諱言,揭露美國政府在全世界監聽的中央情報局(CIA)前職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是他心儀的英雄。「因為他,我開始意識到個人隱私與國家安全之間的尖銳矛盾。」當史諾登獲得俄羅斯政府提供的政治庇護,杜洛夫自然希望與這位心目中的英雄見上一面,他甚至公開表示歡迎史諾登到Telegram上班,不過遭到史諾登婉拒。

Telegram的模式真正在杜洛夫心中萌芽,關鍵是他發現自己遭俄羅斯政府監聽,「我需要一個百分百保密、安全的通訊方式。」杜洛夫與比他年長3歲的哥哥討論,於是決定研發一款採用點對點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技術的通訊軟體。杜洛夫的哥哥尼克來(Nikolai Durov)是數學家,儘管杜洛夫本身也懂程式設計,但VK及Telegram的幕後高手其實是尼克來。

通訊軟體加密技術並非新鮮事兒,國內資訊安全專家TT在受訪時指出,目前廣為人們使用的通訊軟體包括WhatsApp、LINE、微信等,都有加密技術。「一般來說可以放心,但無法保證百分之百沒問題,」TT認為,人們最擔心的莫過於廠商可以看到內容。

以LINE為例,其加密的方式分為兩段,由發送者寄出到伺服器端解密之後再加密,然後送到接收者。「所以理論上LINE是可以看到內容的,」如果廠商可以看到內容,政府若要求配合,廠商的態度就是關鍵。至於點對點加密技術,TT解釋,訊息送到伺服器端無法被解開,只有接收者可以解開。即使其他人取得加密訊息,也無法解開。

Telegram迅速風行,加上廣為許多政治異議分子、恐怖組織使用,招來人們的質疑。引發質疑的關鍵,除了助長邪惡組織勢力,大家也懷疑Telegram是否如杜洛夫所稱那般安全。聰明的杜洛夫於是祭出懸賞30萬美元的奇招,邀請各界好手來破解Telegram的加密技術:不過,這筆賞金迄今尚未送出。

加密技術 不怕高手破解

Telegram打著絕對保密的旗號,這當中是有陷阱的。用戶必須開啟一個祕密對話(secret chat),其內才是採用點對點加密保護,其餘一般對話則是採取類似LINE的加密技術。祕密對話還有一項特點,用戶可選擇在訊息寄出前,設定自我毀滅的倒數計時器,一旦時間到,所有訊息將同時在發送及接收者兩端自動刪除。杜洛夫表示,他們的伺服器不會儲存所有的祕密對話;另外,用戶若於6個月內完全沒有使用Telegram,軟體也會主動銷毀。

然而,專門家似乎還是不買帳。包括史諾登在內的許多技術專家提出,Telegram將一般訊息收錄在伺服器端,而且這些訊息都是沒有加密保護的。針對外界的疑慮,杜洛夫沒好氣地在推特回說:「別再酸了,不放心的就去用祕密對話吧!」外界擔心Telegram是否間接促成恐怖組織壯大,杜洛夫以他一貫的邏輯回說:「你在浴室不慎滑倒喪命,比起死於恐襲的機率大好幾千倍。」
堅持通訊軟體必須是免費的,Telegram目前靠著杜洛夫以VK被併購所獲得的資金,以及個人投資公司Digital Fortress Fund支撐營運。根據報導,杜洛夫身家估計有3億美元,Telegram每月經營耗費高達1000萬美元,一旦錢燒光,杜洛夫希望透過用戶捐款或慈善人士支持。

儘管被譽為「俄羅斯祖克柏」,身為經典《駭客任務》影迷的杜洛夫,其外形經常獲國外媒體將他與該電影主角尼歐相提並論。尼歐在電影中將全人類從機器掌控的虛擬世界中拯救出來,杜洛夫自詡是個人隱私的捍衛者,他期許從國家監視的掌控中掙脫出來,這場對決絕對精采可期。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