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保險稅務

構築長看險、信託防護網 與老共舞不求人趁早準備 平均每人長看7.3年 費用至少400萬
趁早準備 平均每人長看7.3年 費用至少400萬

2016-03-22
作者: 廖君雅

▲國人平均壽命延長,失能人口快速增加,長壽風險成為每個人必須面對的課題。(圖/資料室)

失智或失能,不僅是老齡社會趨勢,也是造成家庭經濟負擔的潛在地雷。面對數百萬負擔,有商業保險可彌補缺口,或透過信託讓資產保全,延續現金流。

「我買的保險大多都是長期看護險和重大疾病險,」曾擔任金管會副主委、現任台灣金控董事長的李紀珠,多年前在財產申報資料中,只申報了一張終身長期看護險保單,比起其他部會首長大多都是申報年金險或儲蓄險,李紀珠顯得相當特別,那是因為單身的她,已經提早為老後的晚美人生未雨綢繆。她向媒體表示,當年紀增長、體力也會逐漸退化,不見得有那麼多力氣來賺取一定的所得,保障自己的生活。

不怕活得久
就怕身體不健康或是沒錢可花

台灣已步入高齡、少子化社會,隨著老化指數攀升,你我也不知不覺地逐漸暴露在驚濤駭浪的風險中,因為在人口結構改變,導致經濟、勞動、財政和產業都面臨衝擊時,未來的長壽風險有兩個,包括活得久、但不健康;以及活得久、卻沒錢可花的窘境,無論是哪一種都必須多付出金錢的代價。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全球約有4800萬名失智症患者,且以每年增加770萬人的速度成長,換算每4秒鐘就有1人罹病;而失智人口數每20年成長1倍,在二○五○年將超過1億3500萬人。台灣失智者協會根據衛福部和內政部的人口統計資料做推估,目前台灣每100人中就有一位為失智者,不僅影響個人,也衝擊整個家庭。

二月下旬,內政部公布最新統計,全國身心障礙人口目前高達114萬人,其中超過半數是由疾病造成,這個數據顯示的殘酷事實是,背後所衍生的實際花費可能超過一般人的想像。據壽險公會統計,需要長期照護的人口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61%,而狀態大多不可逆,一旦發生,就可能持續到身故為止;換句話說,每個人都應思考多備一筆財源以供不時之需。

醫療險不夠
長看險才能補足失能失智風險

壽險公會也統計,一旦發生長期看護必須付出的費用,包括外籍看護工每月2萬餘元,本國籍則高達6萬到9萬元;長期看護機構則落差很大,從1萬6000到4萬元都有;老人養護機構則平均約1萬5000到2萬6000元之間;若加上輪椅、電動床等硬體器材的3萬到5萬元,以及每日消耗品如紙尿布、醫療耗材等平均月支出5000到8000元不等,新光人壽便估計,每年照護支出約58萬元,以國人平均照護期間7.3年估算,至少要400萬元,更何況家人變故之餘,必須承擔的經濟和精神負擔是無法量化的。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有些人認為醫療險便足夠,但是醫療險的給付時機和保障內容卻不一定適用,因為它是針對當下住院或治療的費用負擔來補償,無法針對長期臥病或行動不便者提供給付;長期照護保險則在確定喪失自理能力後的保險金給付,以減輕照顧者的經濟負擔。

若針對老後長照風險來規畫,依需求和預算,目前保險公司提供長看險、類長看險(特定傷病險)和殘廢扶助險三種商品。

「長照終身保險」是針對長期看護狀態,保障失能和失智的風險;「特定傷病險」,也稱為類長照或類長看險,涵蓋特定傷病和殘廢給付;「殘扶險」則是專為一到十一級的殘廢程度設計。

「保障範圍和費用各有差異,沒有所謂『最好的』,端看個人的需求和能力,每個人都希望最周全的保障,但打個比喻,如果暫時只吃得起粉絲,何必強求要魚翅呢?」宏觀財務顧問公司總經理邱正弘說,有些客戶會考慮家族病史,罹患癌症機率高,因此特別加強購買癌症險;有些人認為還年輕,家庭責任很重,壽險就成為主要選擇,隨著年紀增長,考慮到長壽風險,看護險或年金險就成為退休後彌補缺口的來源。

邱正弘建議,若是預算有限或青壯年族群,可以從保障範圍較小、卻定義明確的殘扶險先做基本配備,等到養家責任高峰期過了或者是收入增加,再逐步考慮是否添購其他。

舉例來說,一位40歲的男性,購買一張繳費20年期的保單,若以最保守費用估算,每月聘請外籍看護約兩萬元,每年給付24萬元;而長看險年繳保費約3萬元,是該類保費最高的,其次是殘扶險和類長看險。

資金若寬裕
向銀行申請安養信託多層保障

如果不靠保險,只靠儲備資金,必須一次大筆投入225萬元,且長達20年維持3%報酬率抗通膨,才會存到408萬元;若分20年來存,一樣是報酬率3%,每年則必須準備14.7萬元才夠。

保險是集合眾人的資金,在意外事故發生時,提供有需要者的風險防護,因此發揮的槓桿效益較大;然而若已有一筆資金,想替自己老後的生活多一層防護,便可考慮向銀行申請安養信託,包括生活費、醫療費及養護機構費用,都可專款專用。

這是一位60歲父親的心聲,他的兒子40多歲,一生下來就罹患罕見的運動神經元疾病,他傾盡全力扮演好照顧者的角色,大半輩子從來不喊苦,但隨著年紀漸漸大了,令他最擔心、也放不下的掛念,就是誰來照顧兒子?金錢如何妥善的信託?

「壓力雖然很沉重,但也凸顯事前規畫的重要性。」國泰世華信託部協理張齊家說,他常到社福團體演講,和許多身心障礙者的家屬和照顧者互動時,發現他們關心的議題不僅是金錢,還有更多的愛與責任該如何透過其他機制延續下去?

張齊家舉例,先前有一位金融機構負責人,兒女都在國外,他便和太太一起到銀行做保險金信託,彼此互為受益人,然而他考慮到自己若往生了,太太年紀也大了,誰來照顧她?於是也特別加入了安養信託機制。

銀行的既有安養信託範圍,包括結合安養與照護、醫院醫療及社福等相關周邊服務機構;例如結合安養照護機構、復康巴士、生活祕書、看病、代繳水電、聘雇看護等,除了每月撥付固定費用,也可拿單據實報實銷,可發揮資產保全的功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