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遺產問題是文化也是智慧!

2016-03-14
作者: 南方朔

▲(圖/Pixabay)

財產繼承,乃是一種文化,一種智慧和經驗,最近台灣的繼承糾紛不斷,台灣的富人和企管學界要加油了!

二○○七年,美國資深媒體人伯恩斯坦(Peter W. Bernstein)及史旺(Annalyn Swan)寫了一本《世上所有的財富:富比世四百強的致富及他們如何料理遺產》,這是一本極好的富豪社會學著作,對台灣及華人社會的富豪,應有很大的啟發。

近代從十九世紀重商時代之後,英美的富人即不絕如縷,十九世紀只要是「百萬富豪」,就已是富可敵國﹔到了二○○六年,要想列入富豪,已須有「10億美元」以上的身價。因為近200年後,英美社會穩定,並且未出現社會完全顛倒過來的革命性改變,所以英美社會的富豪遂比較固定。

英美富豪結構穩定 家族血鬥已非常少

由於富豪結構穩定,富豪階級的文化發展遂比較成熟,包括富人的賺錢致富、富人的捐錢做公益、富人家族的財產信託、家族遺產的分配和繼承等,遂相對地比較成熟。由於信託理財比較發達,所以巨富豪門的財產,才可以順利地跨代遺傳,到了二十世紀的後半期,英美巨富豪門為了爭產,而出現的家族血鬥(family feuds),已非常稀少。

我在閱讀了該書之後,最有感觸的是福特家族和巴菲特家族。福特家族到今天早已超過了5代以上,但這個家族教養極好,家族成員最透明、最民主開放,因此家族最為團結,從未鬧過什麼負面新聞。至於巴菲特家族,巴菲特極重視子女的教養,鼓勵每個子女走自己的路,所以有的開自己的農場,有的在媒體業發展,有的則搞自己的作曲。巴菲特家族的第二代,是「創造性繼承」的範例。

由於英美富豪歷史悠久,好壞的例子極多,所以富豪可以學習和警惕的例子也多,甚至於企管學界,也比較重視家族繼承的問題;因此它遂形成了較為成熟的富豪文化。

但這種情況,在台灣甚至華人社會卻極為欠缺。台灣以前的歷史多變,清代有清代的富豪;日治時期又換了另一批人;到了戰後,台灣已穩定發展了半個多世紀,遂出現至今的大批富人或富豪。因此,台灣戰後出現的富人及富豪,頂多只有50年歷史。

由於富人的歷史不夠長久,所以近年來,戰後創業發財的那一代,現在已到了凋謝的時候。這些創業者當他們仍然健在時,由於他是家族的家戶長,他們的個人權威,足可籠罩一切,家族成員縱使有什麼不滿,但大家都會忍讓,乖乖聽話,看起來家族團結。但因為創業者對遺產問題並未做出妥善的繼承安排,所以,當創業者凋零逝世,整個家族以前潛藏的矛盾就告公開。

繼承遺產福禍相倚 智慧與經驗的考驗

自從王永慶過世後,王氏家族的爭產即告表面化;最近張榮發過世,尚未滿1個月,家族的爭產爭權就鬧成一片;但這些都還是文鬥,如果人們看到美福集團、一家人的內鬥,竟然鬧成拔槍相向,造成3人死亡的悲劇,想必會更有感觸。父母留下遺產給子孫繼承,但這些財產卻未帶來子孫的福祉,反而是家族的破裂,那些創業第一代,如果死後有知,不知道感觸如何?

子孫繼承遺產,近代有些人是因福得禍,有名的例子是本世紀初「太平洋及大西洋茶業公司」的繼承人哈特福德(Huntington Hartford II),他本性單純,本來可以平凡單純過一生,但繼承遺產後卻毀掉一生,最後是破產潦倒而歿。繼承遺產可能是福,也可能是禍,禍福之間,有太多智慧與經驗的考驗!

英美由於富裕的歷史長久,富人已形成獨特的富人文化,它對富人如何花錢、如何做公益、如何將財富跨代遺傳給子孫,早已成了一種固定的模式,因此英美為了遺產問題而鬥成一團的事,近年來已少了;但在台灣,並沒有這種富人文化,因此創業第一代仍然在世時,他的企業帝國可以在他的威權下,運作良好,但他的企業帝國卻將一切矛盾都掩蓋住了,只有在他逝世後才會爆發。加上台灣的創業代都是舊社會的人,三妻四妾或一妻兩妾都是常事,如此的複雜婚姻關係,會使得繼承危機更趨複雜,台灣的爭產糾紛,之所以相當複雜,就是因為他有相當複雜的親屬背景。

台灣的富裕歷史並不長久,因此富人文化並不成熟,企業史和企管學也不成熟,很少人會對繼承問題做出妥善的安排,所以今天才會繼承問題狀況不斷。至於中國方面,它的富裕時間更短,還要再等10年,才會出現繼承危機,而且鬧得一定更為嚴重!

因此財產繼承,乃是一種文化,一種智慧和經驗,最近台灣的繼承糾紛不斷,台灣的富人和企管學界要加油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