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拆解生技股資本遊戲浩鼎疑雲》誰是幕後藏鏡人?誰是最大受益者?
浩鼎疑雲》誰是幕後藏鏡人?誰是最大受益者?

2016-03-09
作者: 尚清林

▲眾人關注的浩鼎解盲,卻牽扯出內線疑雲,也被質疑市場有人意圖操作股價,甚至演變成一場政治事件。(圖/王均峰攝)

浩鼎解盲不如預期的震撼,再次暴露生技新藥產業資訊不對稱、關係人利益規避等老問題。尤其,在立委曾銘宗嚴詞指責中研院長翁啟惠之後,浩鼎解盲事件更顯得疑雲罩頂。 究竟是誰在幕後操弄股價?為何有人在解盲前大賣股票?你看得懂大股東的持股成本嗎?誰又是隱身浩鼎幕後的黑手?如果你只是一個單純投資人,又該如何透視當前這團新藥迷霧?

3月7日上午,立法院財委會一早就被認真的新科立委及媒體記者擠得水洩不通。這一天的重頭戲是剛從金管會主委卸任變身立委的曾銘宗,要質詢現任的金管會主委王儷玲。

結果,曾銘宗的表現讓原本在他任內的金管會僚屬們大吃一驚。他不但直言重批身為學術最高殿堂首長的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不應該對單一股票表達意見;還逼問新任金管會主委王儷玲,「這是否違反《證交法》155條意圖影響股價之嫌?」曾銘宗並要求金管會進行調查。

曾銘宗的激情演出,果然又讓解盲不如預期後市值蒸發了500億餘元的浩鼎,再度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也讓投資大眾對曾銘宗質詢時所稱的「隱身浩鼎幕後的最終受益人」究竟是誰,充滿好奇!

一家生技公司的臨床解盲,本是產業發展過程中的常態,站在新藥研發的立場,結果好壞都有其臨床參考價值。但弔詭的是,攤開浩鼎的十大股東,有台灣大富豪、有股市大炒家、還有新總統的親朋好友,讓原本理應單純的新藥研發公司,焦點變得愈來愈模糊。

不單純!
新藥臨床解盲 充斥陰謀論

新藥產業是這兩年台股市場的熱門主角。浩鼎就是挾著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的研究成果技轉、浩鼎母公司Optimer Pharmaceuticals執行長張念慈出任台灣浩鼎董事長,及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的加持,在專業與資金的強大組合下,在2012年12月12日登錄興櫃市場,一掛牌交易就榮登三位數高價股,首日收盤價為122元,市值一舉衝破200億元。

而這一天,也讓持有浩鼎短短不到1年的尹衍樑,就大賺了4倍。根據公開說明書所揭露,在一二年美國母公司Optimer和浩鼎要進行分家時,身為張念慈好友兼大股東的尹衍樑,只以每股1美元(約32台幣)、總價6000萬美元的價格,就買下Optimer所持有台灣浩鼎的43%的股權,一躍成為浩鼎的最大股東。

回想當年法說會上,一向樂觀自信的張念慈指出,備受市場關注的OBI-822,按照計畫可望於一六年新藥上市,搶攻全球200億美元市場。這一句「200億美元市場規模」的震撼力,讓全市場開始編織生技大夢,浩鼎的股價,彷彿跟著新藥進度向前推進,在一五年解盲前幾個月達到最高峰,3年之內市值最高達到1200億元,等於是翻了6倍。

「如果一家公司經營者自己說,旗下最有利基的產品,在3年後即將出貨給蘋果,搶攻200億美元大商機,但目前營收還無法體現,試問股價會飆嗎?」一位創投業者帶點揶揄地質疑新藥產業過於樂觀的論調。

一位生技業內人士指出,一種病的市場規模度和這一顆藥的規模度是不同的,更別說這顆藥所創造的價值和公司的價值又是兩回事了。撇開解盲失敗與否,一顆還在研發階段的OBI-822,竟可以創造浩鼎1200億元的價值,絕對稱得上是瘋狂。

真相到底是什麼?一家不賺錢的公司,浩鼎是被吹捧過頭、人為刻意,還是涉嫌內線交易?誰又是曾銘宗口中的「最終受益者」?那些變身外資的大股東們,到底是藏著什麼祕密?這些謎團未解,投資人心中還會充滿疑惑。

市值憑什麼3年翻六倍?
同樣一顆新藥,市值衝上千億

「這顆藥到底值多少呢?從當初美國母公司Optimer Pharmaceuticals的動態,或許可以找到答案。」業內人士說。

翁啟惠是 Optimer Pharmaceuticals創辦人之一,和張念慈一直是創業路上的好夥伴;後來,張念慈因為回台成立浩鼎,才把OBI-822從Optimer再授權回台。

回顧○七年,Optimer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上市的價格,最終是落在8至9美元之間,當時Optimer旗下即擁有台灣浩鼎,同時研發OBI-822,但總市值不過為7億美元左右;最終,Optimer於一三年7月時,以5.35億美元被美國Cubist生物製藥公司收購。

但一二年時,同樣是張念慈、翁啟惠原班人馬,在台灣把浩鼎推上興櫃時,同一顆新藥研發,卻享有完全不一樣的市值待遇。

解盲前夕前的浩鼎,市值高達40億美元,相較於當時一樣擁有OBI-822的Optimer,市值卻足足多了快6倍,這是否意味著市場過度樂觀?即使近來股價下跌、市場修正過後,當前的浩鼎仍有25億美元的市值,和Optimer最後出售的5億美元相比,是否台灣資本市場期待太高了?

2月22日的解盲後說明會上,面對法人心中的疑惑時,浩鼎總經理黃秀美還特別強調,「在OBI-882解盲完成後,今日恨不得帶著數據來告訴大家。」

當下,在一旁的法人朋友對著記者說,「解盲失敗應是很慘的事,怎麼聽完浩鼎經營團隊解釋後,好像前途一片大好,彷彿就要大有機會通過認證了。」

統一投顧在解盲後的第一時間,還立刻發出一篇令市場不解的「強力買進」評等報告。

到底浩鼎前景好不好,就學理角度有太多的專家跳出來分析,好壞看法也過於分歧。但從大股東持股比率變化,卻可讓人一目了然其持股的動向。

總經理為何解盲前賣股?
前景看好,大股東持股比卻降低

CMoney資深分析師指出,按照市場上的邏輯,任何一家經營團隊、法人機構,如果對於自家公司前景看好,照理說會不斷增加持股。但浩鼎自一三年四月掛牌以來,董監持股比重由20.65%,一路下滑至一六年1月的14.47%;經理人與關係人持股比重從1.5%,降至0.69%。雖然其間浩鼎辦過多次增資,大股東持股數雖未明顯降低,但大股東未參加現增導致持股比率下滑的結果,與經營團隊的樂觀態度似乎不太一致。

尤其,身為浩鼎總經理的黃秀美,解盲後說明會上不斷暗示OBI-822新藥的好消息,但是個人持股卻是從掛牌以來的602,呈現一路減持的狀態,到了一六年1月公布時,卻只剩下42張。

當記者向浩鼎查證時,發言人李淑娟回應表示,出脫持股為黃秀美因稅負及買房資金需求等個人理財行為,她依舊對公司充滿信心。但市場觀感卻不這麼解讀,因為經理人持股偏低,反映出來的是對公司營運的缺乏信心。

就連曾銘宗在立院質詢時,都認為股價及借券餘額創新高,大戶持股創新低,有無內線交易,並要請金管會介入調查。

當浩鼎公布實施庫藏股時,當下嚇壞了全市場。第一時間,有人問及一家沒有營收的公司,也沒賺錢的公司可以實施庫藏股嗎?至少在過去從未聽聞過。而以311元現增募集的錢,去買400元以上的股價,這居然是捍衛股東權益,這合理嗎?

對此,主管機關第一時間出面解釋,浩鼎已實現的資本公積為81.9億元、累積虧損25.4億元,兩者差額即是允許買回庫藏股的最高額度。而根據上市櫃公司實施庫藏股規定,最高價格可訂在前十日均價的1.5倍,下限價格則是以宣布日的收盤價打7折計價,若以浩鼎2月24日收盤價497元計算,打7折即為348元。 換言之,浩鼎的確符合法規。

但多數人對於浩鼎此舉仍頗有微詞,認為當初現增所募得的62億元資金,本來就是為研發新藥所用,怎麼變成捍衛股價?一位股市投資大戶聽聞後搖著頭說:「新藥公司解盲成敗是一時的,但公司卻先忙著維護股價,恐怕不是好公司該有的行為。」對此浩鼎財務長王振東表示,護盤為特殊狀況,護盤所需資金不會影響到新藥研發。

創投業者私下指出,浩鼎也未免太在乎股價位置,如果這麼看好自家公司的前景,認為股價太委屈,依照浩鼎董監持股才14%比重,大老闆們應該自己先跳下去買,而非實施庫藏股。

為何要拿現增資金護盤?
大股東為何不比照往例自掏腰包?

根據彭博報導,○九年十二月時,張念慈也曾以10.83美元,親自買進1萬8000股,看好Optimer自家公司。用同樣的道德標準看待,既然公司經營團隊表示要保護股東權益,外界好奇,這一次董監事及公司內部人為何不比照先前模式自掏腰包呢?

這次浩鼎解盲後股價暴跌,並被認為有內線交易之嫌的矛頭指向借券張數為何短時間暴增至7219張?這是否意味著解盲結果早已不樂觀?也因而讓市場懷疑是否有人一手釋出利多拉抬股價,另一手等待解盲不過的利空而牟利?

對於借券放空一事,檢調單位已經介入調查中,最令外界關心的,是「誰有能力借券」,以及「誰能當出借者」?根據主管機關明確指出,借券系統參加人的資格,《有價證券借貸辦法》第十條規定之特定機構法人,才能當出借人,以及借券人。

簡單來說,7219張借券的金額高達40億元,若非財力雄厚,又符合條件,根本無法借券。同樣的道理,是誰有這麼大的籌碼可以擔任出借人呢?根據法規規定,持股超過10%以上大股東,不能出借。而浩鼎資本額17億元,共17萬張籌碼而已,持股超過10%的大股東,在財報中也只有一位,扣除公司內部人,握有千張以上的投資人,其實已經屈指可數。也因此,相信檢調單位可以很快掌握真相,釐清市場疑慮。

對照基亞解盲失敗連跌19根跌停板,這次浩鼎在第5天走跌至400元位置時,就啟動庫藏股;「什麼因素讓公司這麼在乎股價呢?」當天法人LINE族群相互討論起來。

「藝人小S公公許醫師的成本,大概就落在380元的位置。」一位和帝寶幫熟悉的投資大戶拋出這個讓人遐想的訊息。

這個訊息基本正確。攤開浩鼎的股價走勢,與前十大股東的變化,其實也可以一窺股市金主、大戶進出的軌跡。像一三年當浩鼎還在興櫃時,股市大戶林滄海(海哥)就大舉買進,根據年報揭露計算,估計成本約在180元左右,持股最多達2721張,占比1.8%,排名第八大股東。

誰是借券人?誰是出借人?
有實力者屈指可數 待檢調單位給答案

當時,海哥投資以台微體為主,最多持股曾高達8000張,浩鼎、安成等新藥公司也都有持股。海哥可謂是新藥多頭總司令,被他看重的新藥股,簡直是正字標章,同時吸引著一大群投資人跟單。

海哥是在一四年底浩鼎興櫃轉上櫃時出脫所有持股,估計當時價位約在400元附近。光是浩鼎一檔,據稱,至少就賺6億元。

海哥出場後,以小S公公許慶祥醫師為主的新一批股市大戶接棒演出,從籌碼動態估計,許慶祥持有2000餘張,若以350元左右價位進場,至少砸了8億元成本。這些舉動更讓市場上對浩鼎充滿信心。

精采的是,浩鼎飆漲過程中,都能一棒接一棒的接力演出。繼海哥、許慶祥後,去年11月,連外資MSCI都將浩鼎納入成分股,讓股價一路從450元飆升至740元歷史新高位置。

有人戲稱浩鼎集三千寵愛於一身,有MSCI外資機構的加持、有名人的背書、公司團隊看法又樂觀,市值順勢衝上40億美元,但也因此在解盲失利後,股價摔得更重。

也因此,解盲失敗後,很多大戶根本來不及出脫,眼見跌到多數大股東的成本400元附近,股價必須在此先打住止穩,建立起資本市場對浩鼎的信心,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實施庫藏股」計畫。

此外,能夠給予資本市場信心的不是別人,2月23日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也是蔡英文生物科技政策小組負責人的翁啟惠、生策會會長陳維昭等人進行產業參訪之旅,首站剛好就是南港生技園區。

見到張念慈,蔡英文一句「繼續加油」的溫暖鼓勵,也成為浩鼎最扎實的底部防線。然而看在小股東眼中,蔡英文的哥哥蔡瀛陽所掌管的富鈦投資,就是浩鼎的五大股東,蔡英文不避諱給予支持,時機點上也太過敏感了。

電視政論節目上名嘴爭論不休,上一次蔡英文的宇昌(中裕)因故沾惹塵埃,這一次是浩鼎,怎麼都是同一批人?背後大金主都是尹衍樑,蔡瀛陽也剛好都有投資,浩鼎張念慈與中裕張念原又是兄弟,且都和翁啟惠關係密切,雖無利益迴避爭議,或許只能說實在太巧合了。

大戶接棒 謎團愈來愈大
股市聞人、皇親國戚有志一同?

中加創投博士黃俊凱因而有感的說,資本市場上股價的波動,大多是對公司業績、獲利、經營者的信任等所做出的評價結果。但浩鼎打著名人的光環,其間先是頂著股市名人林滄海都有買,後來又連小S公公許醫師也加持了,在這些名人、金主、大戶、作手的不斷加持下,即使無心刻意炒作,但在外界看來,浩鼎也成了一檔充滿炒作疑雲的生技股王了!

其實生技產業發展需要的是長期性的投資,但在各方複雜的勢力加入後,生技新藥股的投資,現在反而比較像是一場資本市場貪婪炒作的金錢遊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