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威士忌酒廠走春微醺之旅 歡迎加入
微醺之旅 歡迎加入

2016-03-08
作者: 邱德夫

▲噶瑪蘭酒莊是國內第一座麥芽威士忌蒸餾廠,產品已風靡國際。(圖/邱德夫提供)

位於宜蘭的噶瑪蘭酒莊,是台灣首座麥芽威士忌蒸餾廠;公賣局出身的南投酒廠,則勇於突破傳統,保有創造活力。

春節連假從2月6日到14日整整9天,除了收假的最後一天,寒流南下轉為溼冷之外,都屬於陽光普照的大好天。從威士忌酒迷的觀點出發,不趁著如此天氣走春,造訪員山蒸餾廠和南投酒廠,難免辜負了「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酒香」的殷切呼喚。

近身體驗威士忌製作

位在宜蘭員山鄉的噶瑪蘭酒莊,是台灣第一座麥芽威士忌蒸餾廠,2005年建廠,○六年蒸餾出第一滴新酒,距今不過短短10年,產製的威士忌卻早已風靡國際。從酒廠大門進入直行後左轉,右前側可以看到兩座造形特殊的塔樓突出於屋頂上,這種參考日式建築的結構,自19世紀末首度現身於蘇格蘭之後,便成為蒸餾廠最引人注目的標誌,原本的用途為烘乾麥芽時排煙的煙囪,但由於目前絕大多數的蒸餾廠都不再自行烘麥,所以僅作裝飾而無實際用途。沿著長廊往前,左側為修整橡木桶的工作坊,偶見烘烤橡木桶的通紅火焰,也可聞到焦甜的香氣;右側則是倉儲大樓,3、4萬個橡木桶於時光流轉中靜靜停歇、等待。

製程參覽中心直接設於蒸餾廠房內,先藉由看板初步了解威士忌產製的概要,再沿著走道依序觀看實體設備的運作,從原料、糖化、發酵、蒸餾一直到橡木桶的儲藏,即使初入門者也可以看出門道。以麥芽原料而言,過去酒廠專賣的泥煤版威士忌,巧妙利用陳年過泥煤原酒的橡木桶來達成;但是從去年開始進口煙燻麥芽並製作了二批新酒,不識麥芽滋味的酒迷,可在原料區掬起麥芽顆粒聞嗅,甚至放入嘴中咀嚼,遙想3、5年後可能的裝瓶風姿。

去年3月剛滿10周年的蒸餾廠,並未因鵲起的名聲而停止前進的腳步,去年底新增了三對蒸餾器以及相對應的糖化槽和發酵槽,新舊產線分別位在展示廊道的兩側,將產能從150萬公升純酒精一舉提升到450萬公升。我應邀參加了新產線首度蒸餾發表會,第一次踏入因安全因素從不允許進入的蒸餾室內,也喝到了剛從新蒸餾器流出的新酒,乾淨、豐厚,充滿橘皮、熱帶水果的酒廠風格。慶祝儀式中酒廠同時宣布,今年年底再度擴廠,將蒸餾器增加到十對,產能也跟著增加到九百萬公升,預期衝入全球排名十大之列,展現的企圖心相當驚人。

位於南投市近郊的南投酒廠與員山蒸餾廠大不相同,早在1978年便由台灣菸酒公司(當時為公賣局)成立,以生產各式水果酒、白蘭地和蘭姆酒為主,也曾向蘇格蘭購買威士忌自行調和。○八年果敢徵調了花蓮、桃園等酒廠的三個白蘭地蒸餾器,再自行購入一個蒸餾器及其他設備,略顯克難的成立台灣第二座麥芽威士忌蒸餾廠。

雖說有些東拼西湊,但一三年底首度推出的單一桶原酒,以五年稚齡展現出大家風範,也讓酒迷們眼睛一亮,而後陸續推出的裝瓶簡直一瓶難求,迅速打響名聲,也逐步在國際競賽嶄露頭角。

由於酒廠已經歷時近40載,不若員山酒廠般光鮮新穎,也未特別設置蒸餾製程展示中心,但若採團體預約或到廠登記參觀,反而更能深入酒廠內部去感受近在咫尺的蒸餾熱力。從設置在外部的三個巨大麥芽儲存槽(同樣的,麥芽也是購自蘇格蘭),到麥芽粉碎機、糖化槽和8個發酵槽,再進入蒸餾室,可從安全櫃內觀看到純淨無色的新酒汩汩流出。有趣的是,由於台灣氣候炎熱,必須採用二段式冷卻方足以讓酒精蒸氣凝結,這種特殊設備同樣安裝在員山蒸餾廠;但是在全年均溫十幾度的蘇格蘭並不多見,酒迷可仔細端詳其運作情形。即使在夏季,層放式橡木桶酒窖仍一派陰涼,可用力呼吸混雜了「天使分享」的酒精氣和略顯霉味的木桶香氣,霉味產自牆上黑斑處處的黴菌,但切勿清除,因為這也是構成陳年風味的重要一環。

老酒廠散發新活力

南投酒廠出身自公賣局,卻絲毫不顯遲滯,保有充足的實驗精神和創造活力,不僅早於員山酒廠製作了泥煤版原酒,甚至採購雪莉酒自行潤桶,並使用陶罈來陳放蘭姆酒,其勇於突破傳統的精神,堪稱大膽恣意。歷史對這座年輕酒廠不再是包袱,反而激盪出有趣的衝突火花,便以去年上市的梅酒桶和荔枝酒桶威士忌為例,使用樽釀水果酒的橡木桶作威士忌過桶,呈現特有的台灣在地風味,絕對難以在其他酒廠複製。可預期的是,未來無論是繼續產製的水果酒、白蘭地或蘭姆酒,都將是酒廠握有的重要利器,酒迷們且拭目以待,持續關注這座年輕酒廠的各種可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