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金融危機蠢動

2016-03-08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ixabay)

超低利率對已開發國家沒有什麼好處,對開發中和新興經濟體則造成顯著的代價。

全球金融危機2008年爆發的7年之後,世界經濟在一五年仍然步履蹣跚。聯合國《2016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報告指出,自上次危機爆發以來,已開發經濟體平均成長率已下跌逾54%。已開發國家失業人口估計達4400萬人,比○七年增加約1200萬人,而通膨率則已跌至危機爆發以來的最低水準。

更令人擔心的是,先進國家的經濟成長率也已經變得比以前波動。這種情況令人意外,因為這些已開發經濟體的資本帳完全開放,理應受惠於資本自由流動和國際間的風險分擔,因此不應出現顯著的總體經濟波動。但危機爆發後的主要政策(政府緊縮財政,主要央行則執行量化寬鬆)對刺激消費、投資和經濟成長幫助甚微,甚至往往令情況變得更差。

美國QE資金 又回到央行手上

在美國,量化寬鬆政策(QE)並未促進消費和投資,部分原因在於多數的額外流動資金以銀行超額準備的形式,回流到央行手上。《2006年金融服務監理救濟法》授權聯準會對銀行的法定和超額準備支付利息,結果是妨礙QE達成其主要目標。

在美國金融業瀕臨崩潰的情況下,《2008年緊急經濟穩定法》將央行向銀行準備金支付利息的生效日期提早3年,從○八年10月1日開始。結果存在聯準會的超額準備暴增,從二○○○至○八年間的平均2000億美元增至○九至一五年間的1.6兆美元。金...


閱讀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