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未來媒體的兩大實驗路線

2016-02-01
作者: 黃哲斌

▲ (圖/翻攝自《報導者》臉書)

《端傳媒》與《報導者》分別走上.com與.org的迥異模式,這也正是歐美新媒體的兩大實驗路線。

最近半年,臉書塗鴉牆常見兩個新網站《端傳媒》與《報導者》。前者源自香港,後者植基台灣,各自進行一場新聞網站的大膽歷險。而且,兩者在半年內先後萌生,恰好有不少異同之處,可作對照。

先說相似處,兩者都主打調查報導及深度評論,都沒有每天上百則的即時新聞,它們隱隱像是抵抗地心引力,對抗當下網路新聞輕薄短打的主流氣氛。因此,這兩個網站的更新次數並不頻繁,前者一天不到10則,後者更少,頂多3到5篇。

其次,兩者都吸納一群優秀的新聞工作者,《端傳媒》的張潔平、《報導者》的何榮幸,各是近年港台媒體的指標人物,由他們輻射而出,覓著一群志同道合的新聞工作者,主力在40歲以下,甚至不乏大學剛畢業的秀異記者。

回歸傳統 搶占主流媒體空缺

除此,這兩個網站都以公共議題為主要題材,兼及兩岸與文化議題,沒有犯罪新聞,沒有娛樂八卦、美食旅遊,財經內容也非他們專擅。在不景氣環境下,初看像是自殺攻擊;然而,他們也正試圖回歸新聞的古典傳統,積極進略主流媒體遺留的市場空缺。

還有,兩者都自網站出發,擴及經營臉書等社群媒體,因此,得以專注發展資訊圖表、影像敘事、動畫、新聞遊戲等數位媒材。例如,《報導者》初上線時的「急診人生」,就以角色扮演的動畫遊戲,讓讀者理解醫護人員的血汗處境,頗多回響。

相似之外,兩者迥異之處更多,尤以「地域定位」與「營運定位」差別最大。

《端傳媒》關注的地理空間較為廣闊,除了核心的香港、台灣兩地,特別矚目中國人權與民主問題,也因如此,開站半個月,就遭中國官方封鎖;此外,該站大力經營政治及媒體議題,挖出不少深度報導,對於兩岸競爭脈絡也有獨到觀點。然而,對於一般社會民生議題,相對著墨較少。

反觀《報導者》,開站至今,較專注於台灣社會的各種議題,從農業、工業汙染、地方開發、能源政策到社會底層,各有報導或評論跟進;國際新聞上,也有類似張翠容的中東現場報導;但對政局或選舉的探掘,相形不是主打。

簡言之,就報導屬性,《端傳媒》的格局野心較大,希望成為華人社群的網路連結,對於政治議題尤其關注;《報導者》較多草根話題,試圖將觸角伸進台灣社會底層,行有餘力,才會抬頭對外張望。

兩派營運模式 兩種實驗路線

更巨大的差異是營運模式,《端傳媒》由中國海歸派律師籌資成立,目前採創投模式,由於網站上線後,報導品質頗獲好評,經營者積極引進資金;此外,網頁也有廣告,屬於商業媒體網站。

《報導者》則採取公益基金模式,由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等企業人士無條件捐助,成立基金會,再由基金會撥款支持網站運作。此外,全站沒有商業廣告,必須努力募集小額捐款,補足營運預算缺額,未來希望比照《ProPublica》等國外媒體,以企業勸募及讀者捐款為資金來源。

有趣的是,《端傳媒》與《報導者》分別走上.com與.org的迥異模式,這也正是歐美新媒體的兩大實驗路線。

創投模式從資本市場吸引資金進駐,如果順利,能夠獲取大量糧秣,擴充媒體組織並深化報導內容,讓《端傳媒》設定的開闊格局得以揮灑。缺點是,一旦有創投資金改變股權結構,主事者就會承擔獲利或流量成長壓力,必須抵抗誘惑,才能維持既有的報導深度與水準。

公益基金模式的優點是,沒有立即的獲利或流量壓力,報導者只須對自己及讀者負責,不受股東或廣告主影響,能夠心無旁騖設定議題、採訪報導。缺點則是必須依賴金主善意,不見得可長可久;另一方面,還要說服讀者捐款支持,在網路付費新聞並不普遍的台灣,是一大障礙。

這兩個不足一歲的媒體新生兒,各自蹣跚學步,除了實踐對讀者的承諾、維持報導與評論的品質,《端傳媒》必須證明「跨地域整合的嚴肅新聞」能獲資金青睞,拉出長久的財務支撐力道;《報導者》則須以扎實的功力與誠意,挑戰讀者的付費意願,建立公廣集團之外的公共媒體模式。

《端傳媒》與《報導者》,無論何者,未來路均不易,然而,都可能為苦惱的媒體產業,寫下值得參照的一頁。

作者註:本人為《報導者》掛名顧問,但未參與網站運作,亦未領取津貼或車馬費,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