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MSCI權值保衛戰 小英的第一道考驗3大危機夾擊要靠4大策略突圍
3大危機夾擊要靠4大策略突圍

2016-02-03
作者: 印和闐

在全球資本市場,優勝劣敗的淘汰賽正靜悄悄地上演,台灣有一場生存戰正要開打,那就是台股在MSCI(明晟)的指數權重必須盡力維持,否則將面臨外資撤出與信心危機,將會有很大的麻煩。同樣資源缺乏的人口小國荷蘭,他們的因應方式,值得台灣借鏡。

總統大選結束,台灣有了新的領航者,但未來能否順利走出困境,仍在摸索階段;至少在資本市場,眼前就有一場生存戰要打:如何維持台灣在MSCI(明晟)的指數權重。

維持台灣的MSCI指數權重意義重大,否則就會有很大的麻煩。一個最簡單的算術,2015年底,台灣外匯存底是4260億美元,而外資在台灣股市投資的市值大概有2600億美元;如果這群外資都撤光,我們的外匯儲備就會出現大幅下滑,觸發整個經濟體的信心危機。

權重降低的危機
外資出走 打擊經濟信心

當然這個極端的狀況暫時不會發生。首先,台灣還有製造業與服務業可以出口,繼續賺取外匯,外匯儲備不會一夕間就消失;第二,很多共同基金或是指數基金都是長期投資者,只要我們的企業還在MSCI世界指數(ACWI),或是MSCI新興市場指數(EM)裡占有一定的地位,那麼他們的資金就會合理地繼續支持台灣的企業,直到台灣企業不再具有全球競爭力,或是被收購、私有化下市為止。

一五年底,台灣股市占MSCI全球指數權重約1.16%,相較於亞洲韓國的1.5%,中國的2.84%,日本的8.07%,以及歐洲瑞士的3.24%,德國的3.13%,當然還有全球第一大市場美國的52.86%,它並不大;但是比起歐洲西班牙的1.09%,荷蘭的1.03%,或是義大利的0.81%,以及亞洲印度的0.84%,台灣的表現並不差。至少以人口的角度看,除了荷蘭與瑞士的人口比我們少,其他都是比我們人口多很多的國家。以全球企業賺錢能力、公司治理以及可流通市值的國際橫向比較角度來看,台灣創造出的人均可以被投資的市值,正全球範圍下,應該僅次於瑞士與荷蘭,表現真的不錯。

三大挑戰迎面襲來
市場小、人口老及中國挑戰

不過,過去的表現很好並不能保證未來的美好。相反的,未來的危機重重,三個弱點我們必須正視:分別是規模過小、人口老化以及中國挑戰。首先,台灣的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它的規模通常有限,能打亞洲杯的有限,能打世界杯的更少,整體的全球競爭力並不強。第二,由於台灣人口結構老化,GDP(國內生產毛額)因為人口減少持續陷入成長衰退,甚至負成長的陰霾中,未來資金將持續外逃,新台幣可能會追隨日圓的腳步,長期貶值,這會影響全球資金長期資產配置的意願。第三,台灣與緊鄰的中國同文同種,加上大部分企業都偏小,很容易被買走下市。基於這三個弱點,台灣市場的市值很可能會持續縮小,相對其他市場的權重會逐漸下滑。

針對第一個市值問題,規模不夠大,的確很難吸引大額資金長期駐留,也不利於台灣企業跨出台灣去國際競爭。以台灣五十指數看,第一名的台積電市值已過1000億美元,但第二名的鴻海,連400億美元都不到,這兩家公司已經占台灣50的36%。台灣五十指數內最小的日產裕隆只有22億美元,若放在印尼股市來看,只能算是第35大企業;若放在泰國股市,更只算是第45大企業。以規模看,不要說去中國競爭了,連去東南亞都有困難,絕大部分的台灣企業,光看市值規模就知道踏不出台灣。

第二個是人口與市場的問題,以目前的生育率繼續下滑,至2090年,台灣會變成一個只有不到700萬人的小國家,我們必須依附能夠持續成長的市場,維持台灣企業在全球的影響力,光靠我們自己的內需市場是一點機會都沒有的;其實光到2030年至2040年,台灣人口可能就要面臨2000萬人口關卡的保衛戰,我們還有優勢的時間並不多。

1995年時,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曾經提出大膽西進的國家戰略,那時中國的成長最快,如果我們當時對中國做出足夠的投資,或許我們的GDP成長會再快一點。現在成長在加速的則是東南亞與印度,他們有人口紅利,而台灣企業仍然有管理與技術的優勢;面對國際經濟情勢的扭轉,台灣是否要重啟南向政策?或者反向思考,以更開放的人口移入政策,吸收東南亞、南亞與歐洲、中國的年輕人口,以緩解我們的人口壓力,並強化國際化整合,也是一個思考的方式。

第三個是比較近期、也相對迫切的被中國及外國企業併購問題,如何讓企業能以在台灣投資人獲得合理回報的情況下進行交易。我們不必反對大部分的非主權產業賣給中資,畢竟合理的套現也是下一波發展的基礎;但我們應該反對以太便宜的價格賣給中資或者其他外資,華亞科被美國美光以不到1.5倍股價淨值比的價格私有化,穎台以不到0.7倍股價淨值比準備轉賣到中國A股上市,就是台灣該檢討的地方,怎麼可以這麼便宜就把優質資產賣掉?政府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四策略因應:先擋一下外資
促經營者提高持股、重啟南向政策

至於,台灣該如何打好市值保衛戰?如何維持台灣企業在MSCI相關指數的地位?有四大策略可以參考。

首先,放開公平交易審查,鼓勵各行業本土競爭者自行整併,未來競爭是全世界性的,不論是與中國的服貿條款簽訂,或是加入美日主導的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我們都將面臨大規模的外國企業競爭,如果沒有先行整併至一定的企業規模,台灣企業被進一步殲滅的可能性不低。在自行整併的過程中,或許要請政府幫忙擋一下外資與中資一陣子,等一定時限過去,政府應該適時放手,讓市場機制決定。

再來,降低召開股東臨時會的門檻,督促經營權的掌握者必須提高持股,否則就要有被掃地出門的覺悟,像矽品一案,持股不多的經營者,說話聲音不該那麼大。出錢的說話,是經濟世界的定律;只有經營者與控股股東的利益一致,持有者才有信心,股價的本益比才不會低得那麼難看,而高一點的本益比,會降低企業私有化退市的誘因。

第三,籲請政府全力加強類似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STRO)的組織,像國貿局,協助台灣企業於東南亞與印度市場的投資,更細緻地重啟南向政策。如果台灣的資本未來外流是很難逆轉的趨勢,起碼我們在沒有政治風險的地方,要能監督政府努力開路,讓台灣的資本能跟上區域的快速成長。

第四,引導台灣企業降低在中國市場的風險暴露。台灣的經濟太過依賴中國,中國經濟好,自然問題不大,但是一旦中國經濟表現不佳,台灣就會更慘;以本波新台幣兌美元貶值的波動來看,關聯度最大的就是與人民幣同向貶值。

該不該去中國增加投資,企業自有判斷,台積電在中國投資十二吋廠與旺旺中國(151 HK)去年第四季大舉匯出在中國的保留盈餘至境外,都有其專業判斷,任何第三方不宜干涉;但是,企業在中國的投資行為,的確增加台灣整體經濟的風險承擔,因此階段性要求在中國市場投資比重較大的台灣上市企業,如果能有獲利,多承擔一些全體國民的健保補充費,或者投審會在對較大規模的中國市場投資案進行嚴格把關,應該屬於必要的風險控管措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