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第三勢力 贏在現實,還沒贏到理想檢視時代力量與社民黨的選舉成績單
檢視時代力量與社民黨的選舉成績單

2016-01-30
作者: 江上雲

▲(圖/王均峰攝)

這次選舉,除兩大黨的勢力消長外,最引人注意的是第三勢力的發展。台灣是否真有第三勢力的存在空間?其與民進黨究竟應維持什麼關係?為何時代力量能躍升為第三大黨、而綠社盟卻一席也沒有?

一場選舉,讓好幾個政黨的負責人下台,老牌的如台聯的黃昆輝,新興政黨如社民黨的范雲、綠黨的李根政與張育憬,尤其是范雲,原本肩負台北大安區的選戰,結果不但社民黨一席立委都沒上,自己更被部分綠社盟同志嚴厲批判,認為她不該公開支持蔡英文、不應加入民進黨的「首都改革陣線」後,與綠營人士同台造勢,因此喪失政黨的主體性。

平平都是太陽花學運之後、號稱「第三勢力」的政黨,兩者政策訴求沒太大不同、參選者條件也都不差,為何時代力量拿下5席、一躍為國會第三大政黨,綠社盟卻連3.5%的政黨補助金門檻都過不了?

2014年的九合一選舉結果,太陽花學運與柯P效應席捲全台,激勵了許多公民團體、社運組織,咸認為新政治時代來臨;尤其柯文哲標榜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竟在天龍國台北市演出一場驚異奇航,更讓不少人相信,非藍非綠、論述政策的第三勢力,在經過學運洗禮後,已有一定市場。

然而,以林義雄為精神領袖的「公民組合」,卻在去年初分裂成2個政黨: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前者以太陽花學運活躍分子如黃國昌等人為首,後者以學界、社運界的范雲、陳尚志為主。原先期待「分進合擊」,在選前整合成一個政治團體,合力搶攻不分區席次;無奈各自對策略、定位有不同看法,最後社民黨與綠黨合組「綠社盟」,時代力量則單獨打天下。

選舉結果,時代力量區域立委獲3席,不分區以6.1%得票率拿下兩席;綠社盟鎩羽而歸,不分區政黨票僅得2.53%。大家都疑惑,為什麼第三勢力得票不如預期?

政策訴求
左派主張得不到共鳴

從政黨選舉的三大關卡來檢視,或許可以得到答案:一是政策主張能否得到認同;二是候選人的特質;三是選舉操作技術。

在政策上,綠社盟很早就提出論述:對抗財團、反對政治收買,以環境保護、勞動權益、性別平等、分配正義、多元民主等議題,將自己定位為左派政黨;時代力量以政治改革為主:強調國會與司法改革,側重在諸如兩岸監督機制的建立、公民投票的權利、挑戰一中架構等獨派訴求。

一般認為,時代力量其實沒有長篇大論的政見,但由於訴求簡單、明確,不少議題更是從學運以來就被反覆討論,民眾容易理解,形象年輕、有活力的他們,也因此接收了其他獨派團體如台聯的地盤。然而,綠社盟的主張,卻在其他政黨如時代力量、甚至民進黨,都看到若干影子,而其標榜的「進步思想」,部分在社會上仍存在爭議,例如廢死、同志平權等,一時半刻不容易說服反對者;而看似為勞工爭權益的主張,在現今景氣低迷,除少數大財團、多數皆是苦哈哈的中小企業主的情況下,也不易引起共鳴。綠社盟高舉左派大旗,看似為市井小民代言,卻仍被認為訴求抽象,只在知識界獲得共鳴,與民眾距離遙遠;何況,選民的投票行為中,「政見」因素似仍不高。

在候選人特質上,綠社盟候選人一字排開,幾乎全是北一女、台大的社會精英,被認為不如時代力量「接地氣」、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質,因為黃國昌固然也稱得上人生勝利組,但還有特異的閃靈主唱林昶佐、原是平凡上班族的洪仲丘姊姊洪慈庸,多元而具知名度的組合,讓時代力量在包裝、推銷候選人上,遠較社民黨容易多了。

候選人特質:
多元明星 小眾精英

這就牽涉到兩黨的競選策略,除了提名策略,雙方最大的分歧也在這裡:究竟要與民進黨維持怎樣的關係?時代力量因為支持小英,以及同意與民進黨整合選區,而與社民黨合作破局;綠黨與社民黨合作時,即決定與國、民兩黨維持等距關係,然而,既批藍又批綠,「只有最中間那一塊會投給你!」一位選舉觀察者表示,這已限縮綠社盟得票空間。

「台灣哪有非藍非綠的空間?只有社運團體才存在。」一位民進黨幹部直接下了結論,非藍非綠,在複數選區還有一席之地,可以選議員,單一選區卻要極大化選票。他表示,時代力量4個主要區域參選人中,勝選的新北黃國昌、北市林昶佐、台中洪慈庸,哪一個不是以民進黨基本盤為基礎,再往外拓展票源?對照組是新竹市的邱顯智,一旦民進黨也推出人選(柯建銘),失去綠營基本盤支撐,就只能落居第三。

再對照與民進黨切割的綠社盟,除了「首都改革陣線」一員的范雲,得票可達35%外,其他選區的綠社盟參選人,在民進黨支持對象的排擠下,多只能拿到1成餘選票。何況范雲一直遲遲不願表態支持蔡英文,還激怒不少綠營支持者改投其他人;這些支持者不能諒解,綠社盟既然提出「淘汰國民黨,監督民進黨」的口號,為何不願與綠營整合出一個最能打敗國民黨的人選?總統選舉,不支持小英、難道要去支持朱立倫或宋楚瑜?支持了小英,就不能監督民進黨了嗎?

事實上,從選舉結果來看,台北市有幾個選區,的確是因為非藍陣營沒有整合,才讓國民黨當選,綠營選民因此難以釋懷。

從政黨票也可以看出民進黨效應。原本選前民調顯示,時代力量最高有15%支持度,至少也都超過10%,但在民進黨發出搶救政黨票的呼聲後,原本自主配票的選民,又將選票集中支持民進黨,讓時代力量最後只拿下2席不分區,台聯更是只剩下2.5%。

選舉技術面
站在巨人肩上?走自己的路

其實,不依附主力政黨、完全走自己的路,當然也是一條路,取決於這個政黨對於進入體制內的意願有多強;否則,從事社會運動,旗幟鮮明,也不必為了擔心選票而淡化訴求,一樣可以發揮影響力。但時代力量選擇借助別人的力量,快速拿到進入國會的門票;而范雲卻陷入民進黨禮讓她、同志卻批判她的困境,擔心「拿人的手短」:今天若靠民進黨的支持而當選,明天如何監督民進黨?

這也是時代力量面臨的質疑。它被批評為「民進黨側翼」,不斷被問到進入國會後與民進黨的關係、扮演的角色,因為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台聯。

台聯在上次大選,挾著李登輝與蔡英文的加持,拿下8.96%、3席不分區立委;卻在進入立法院後,面臨左支右絀的困境:支持民進黨,就被視為民進黨附庸、喪失自我;反對民進黨,卻被綠營支持者認為搗蛋破壞,進退失據。時代力量未來恐怕他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時代力量成為唯一進入國會的第三勢力,立刻面臨到定位問題,如何與民進黨保持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政治技巧要十分高超,要有自己的立場、卻又不是大局破壞者,考驗這支素人團隊的戰力;而要謀求長遠的生存之道,絕非靠著民進黨禮讓、釋出善意;建立自己的隊伍,才是可長可久的正辦,而非一閃即逝的流星。

黨主席黃國昌在選後接受訪問時也表示,將把人才放到地方蹲點,從基層選舉開始做起。這次選舉,讓他從學術高塔上走下來,真實理解民意動向,不是長篇大論的論述,而是貼近社會,聆聽人民的聲音。

社運團體重視理想性與純粹性,政黨卻需要在理想與現實間找出可行方案,這對長年在體制外監督政府的第三勢力來說,不啻是全新的挑戰。而一場選舉,讓無論成功者或失敗者,若都能從中獲得啟發,檢視不足,修正路線,這才是民主政治最美妙的地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