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市場大跌揭露新風向

2016-01-29
作者: 楊森

▲(圖/Pixabay)

今年初的大跌可能只是市場的過度反映,由於對不確定性的擔憂,讓恐懼勝過想賺錢的貪婪,進而引發羊群式的恐慌賣盤。

今年初前三週,全球市場一片慘綠,油價、股市大幅下挫,如果市場即訊息,那麼年初的市場大跌要告訴投資人什麼?

先來看市場動盪的情況。原油價格短短12個交易日大跌了近3成;去年底,西德州原油期貨價格,每桶還有37美元,1月21日就跌到26.5美元;年初時有投資機構預測今年油價會跌到30美元,沒想到這個目標價馬上被跌破。

股市也全面大跌。中國開年甫推出的A股熔斷機制進一步加劇跌勢,僅僅1週,熔斷機制就被熔斷。至1月21日止,上海交易所下跌18.6%(以世界交易所聯盟WFE採用的大盤指數計算,以下同),如果市場在21日收盤,今年1月將是上海交易所近12年的第三大單月跌幅;其他前兩大跌幅月分都出現在2008金融危機那一年。

基本面沒變 市場大跌令人困惑

如果全球股市都在21日收盤,那麼今年1月的績效就十分難看。WFE市值排名前六大的交易所中,市值最大的紐約交易所下跌9%,其次是那斯達克跌10.7%,然後是日本跌15.9%、香港跌15.1%,排名第6的深圳跌22%;加上市值排第5名的上海交易所,這六大交易所合計占全球總市值逾6成,跌幅大約在10至20%之間。

這讓人想起○八年一月的全球股市大跌,總市值重挫12%,直到9月金融危機爆發,全球股市加速重挫,一整年下來股價幾近腰斬,市值蒸發5成。還好今年初的大跌到22日就踩了煞車,在買盤介入和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暗示採行新一波量化寬鬆下,全球股市跌深反彈、略微收復失土。

而同期間出爐的經濟數據也令人沮喪。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的世界經濟預測,再次調降全球成長預期,這是一年內第三度調降;國際能源署預計全球能源過剩將持續到明年下半年,持續不利油價走勢;此外,中國公布去年GDP成長率6.9%,正式破7,是25年來的最低水準。

似乎經濟數據也在落阱下石,推了市場一把;但仔細想想,這些其實都不是新話題。中國的成長減緩由來已久,一二年以後每年經濟成長率都只有七%強,去年中更因為市場看衰中國,導致全球股市大動盪。再者,中國成長趨緩壓抑大宗商品需求,導致價格跌多漲少,現在CRB期貨價格指數只有1年前的一半左右水準。此外,美國頁岩油的衝擊加上全球經濟疲弱,讓油價慘跌,1年半前每桶還有一百美元以上價位,現在只剩3成。因此,不論實體經濟疲軟或金融市場低迷,基本上沒有太多新鮮事。

既然如此,今年初的大跌究竟傳達了哪些訊息?最近IMF前後兩任首席經濟學家的評論,指出了幾個值得思考的角度。

不確定因素暴增 觸發空頭賣壓

1月19日,在IMF調降成長預測的記者會上,現任首席經濟學家奧伯斯菲爾德(Maury Obstfeld)指出,今年初大家重新關注全球成長的風險時,金融市場再度動盪。大家關注的風險包括:中國的成長減速、金融市場風險升高、總體經濟的再平衡進程;大宗商品價格、特別是油價的下跌;以及先進國家貨幣政策的紛歧等。

雖然有這些風險因素,但他認為,今年以來的大跌主要還是市場的過度反映。而引起過度反映的因素,可能是風險趨避投資人過度看重風險的負面衝擊所致。此外,奧伯斯菲爾德也指出,未來的特定下行風險,包括中國成長減緩超出預期、各國貨幣競相貶值,以及地緣政治風險加劇等,這些是未來可能衝擊經濟前景的潛在危險。

而剛卸任的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則在17日發表的文章中,直言今年初的股市大跌「令人困惑」,因為基本面並無太大變化,不論油價下跌或中國因素,都沒有充分理由足以引發大跌。

布蘭查德於是轉向尋求其他可能的解釋,包括市場對未來長期低成長的滯後反映;以及單純的羊群心理,也就是先有人賣出,後繼者以為前手掌握了別人不知道的訊息,於是跟著賣出,最終形成龐大賣壓。他認為,去年底以來的不確定氛圍,包括地緣政治衝突、聯準會政策轉向,以及對中國政府無法控制經濟、股匯市的疑慮,成了觸發空頭賣壓的導火線。

總結來說,今年初的大跌,很可能只是市場的過度反映,由於對不確定性的擔憂,讓恐懼勝過想要賺錢的貪婪,進而引發羊群式的恐慌賣盤。這樣的過度反映不足為慮,當價格跌得夠低,買盤就會重新進場,市場會逐漸回復平穩。

比較值得留意的是,這波大跌是否還反映某些過去低估的風險,譬如長期的低成長,果真如此,那麼未來就還有更多的動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