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香港的言論自由 被習近平貼上封條揭密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接連失蹤謎團
揭密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接連失蹤謎團

2016-01-19
作者: 高達美

▲香港支聯會及泛民多個團體發起遊行,要求北京立即釋放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等人。(圖/達志)

在銅鑼灣書店、巨流傳媒任職或主要出資人,相繼在深圳及東莞失去蹤影,禍因都指向《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這本書。

去年10月17日,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香港巨流傳媒公司創辦人桂民海,消失於泰國芭達雅公寓,揭開香港書店失蹤記的序幕,接著在銅鑼灣書店、巨流傳媒任職或主要出資人,相繼在深圳及東莞失去蹤影。最後一位是書店股東、暫代桂民海掌理書店的李波,在12月30日陪客戶取書時,一去不返,打電話報平安時,人莫名其妙到了深圳。

消失於香港,出現在深圳的李波,不但沒有替這起失蹤記拉下帷幕,反而掀開驚悚的一幕。

李波打電話給妻子不說廣東話,卻操普通話,他的回鄉證,還躺在家中抽屜。他顯然被人不經通關手續帶到大陸,講普通話意味著,要讓一旁的人知道他電話中說了什麼,身邊的人,是大陸人。

消失於香港 出現在深圳

誰能把桂民海、李波瞞天過海,從第三地帶到大陸?除情治人員,或有官方背後協助的黑道分子外,幾無第二種可能。作為維護國家主權必要之惡,世界各國情報機構,至海外出任務獵殺恐怖分子、綁回與母國有深仇大恨的人士所在多有。但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要讓中國到海外勞師動眾,讓平民「被失蹤」?

這一切,都是一本書惹的禍。回到失蹤記的源頭,香港巨流傳媒專門出版北京權鬥、高層官員私生活的各類大陸禁書,其主要通路就是銅鑼灣書店,作為香港著名的二樓書店,銅鑼灣書店近年來已成為陸客想一探北京官場堂奧的重要朝聖地。

李波先前在談論老闆桂民海失蹤原因時,曾透露桂因擬出版《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而屢收警告,該書主要敘述習近平再婚前和一名女電視主播之間的關係。

這令人想起發生在30幾年前、嚴重衝擊台美關係的江南案,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因撰寫大爆內幕的《蔣經國傳》,遭軍情局雇用竹聯幫分子在美予以槍殺。中共情治體系政出多門:北京國安部、各省市國安廳局、公安部一局(國內政治保衛局,簡稱國保)、解放軍總參二部、總聯絡部,還有形形色色各類外圍組織。

適值習上台後,肅清情治偵防系統中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人馬;正厲行的中共軍改,讓原本一參獨大的總參,降格又縮編,正為其地位力搏,極可能是各自為政又內鬥的情治單位先斬後奏、再向習近平邀功;或是習身邊的人使個眼色,一堆人就被失蹤。

刺探或出版大陸領導人醜聞而惹禍上身,銅鑼灣書店並非首例。九五年初,《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出版不到1年,作者李志綏就於美國伊利諾州家中去世。當時他正在執筆第二本回憶錄《中南海回想錄》,大爆鄧小平的內幕,10多年來,有關李志綏「被死亡」的論斷從未間歇,事證也日益清晰。

銅鑼灣書店失蹤記不尋求報復式的制裁,而是營造肅殺之氣。李波至深圳後,不斷透過傳真或影片強調是個人行為,並透露書店準備易主,欲接手的人叫陳生,受一富豪所託想頂下書店,該富豪是有軍方背景的廣州軍區退役幹部。

北京肅殺風 港人如寒蟬

至於桂民海的命運,很明顯大陸正與其進行談判,要他說出習近平私密資訊的消息來源,至於巨流傳媒,不是收山,就是只能出北京可容忍的書,否則刑罰伺候。這已有先例,一三年10月,出版大陸異議人士余杰作品《中國教父習近平》的香港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在深圳被指走私被捕,一五年5月被控「共同走私普通貨物罪」,判入獄10年。

習近平八七年與彭麗媛結婚前,與元配離婚的他,對於他當時在廈門任職期間的種種情史,大可一笑置之。但他把中共維穩的範圍擴大,除原本列管的疆獨、藏獨人士、民運及維權人士外,膽敢妄議中央領導人的老百姓也難逃魔掌,觸角還伸向海外。這暴露出習近平對自身權力失去的疑慮與恐慌,而不是自信。

「我就是要讓你知道是我做的」,北京當局的目標,是一勞永逸塑造出自我審查的氛圍。銅鑼灣書店附近的書店負責人驚恐地說,日後將多加注意販賣大陸禁書的內容敏感度。新加坡連鎖書店葉壹堂(Page One)香港所有門市,已經把大陸境內禁售書籍全部下架。北京的第一步,顯然已奏效。

《後漢書》中「隱情惜己,自同寒蟬」,蟬因天寒則不鳴,香港的言論自由,在冬季被貼上了封條。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我們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我們認為,這也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一四年9月26日,習近平在會見新黨主席郁慕明,首提對台一國兩制,殊不知鄧小平所提出的一國兩制,已由他親手送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