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台股消失的股號啟示錄 下市關鍵就在公司治理

2016-01-08
作者: 林果契

▲國產汽車負責人張朝翔當年因護盤自家股票失利,拖垮了整個禾豐集團。(圖/資料室)

有許多上市櫃公司因經營不善、財務出現危機而被迫下市,這些在台股消失的股號也成為投資人心中永遠的痛;因此,如何強化對公司基本面的重視非常重要。

台灣股市在早年資訊透明度不高、法人占比還很低的時代,曾經被形容為一個「吃人的市場」,因為很多投資人是「用耳朵聽明牌」在買賣股票,完全視基本面為無物,因而經常會踩到地雷,甚至買到讓人血本無歸的壁紙。

景氣反轉應變差 慘遭淘汰

不過,近年來隨著網路的發達、資訊揭露愈來愈公開,且法人交易占比逐漸提高,以往由主力掌控、股價經常大起大落的台股,如今隨著基本面日受重視,不但股價波動幅度縮小,而且投資人踩到地雷的機會也降低許多。

根據本刊統計,從2001年迄今,在台灣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的公司,總共有181家股票下市,其中除了自動申請下市、因為企業合併而下市之外,許多公司是因經營不善、財務出現危機而被迫下市,這些在台股消失的股號,往往成為投資人心中永遠的痛。至於上櫃公司從櫃買中心成立以來,共有319家公司下櫃,扣除股票轉上市而下櫃、合併或參與轉換股份而下櫃、取消第二類股時轉列興櫃或公開發行,以及管理股票(上市股票下市後轉列)下櫃等個股之後,實際因有拒絕往來或退票紀錄而下櫃者共30檔。

若以○一年股票下市的16家公司來看,三富汽車、台灣工礦、楊鐵、彥武、桂宏、國豐、宏福建設、元富鋁業、啟阜工程、聯成食品及尚鋒實業,都是因經營不善、財務出現危機而被迫下市,家數占比近7成;隔年由於金控公司陸續獲准設立,金融業因合組金控而紛紛下市,使得當年度下市的家數達30家,不過,包括美式家具、尚德實業、三采建設、順大裕、立大農畜及名佳利等公司,都是因公司治理不佳而被迫下市。

分析這些經營不善、財務出現危機而下市的公司,基本上不出幾個原因:一、經營層因應產業景氣波動的能力太弱;二、經營層掏空公司、中飽私囊;三、業外投資失利,拖累母體事業;四、市場派介入炒作或公司派利用子公司護盤自家股票失利,衝擊到母體事業。

就以產業景氣波動而言,台灣的紡織業就是最佳的例子,紡織業曾是1960至1980年代創造外匯的重要產業,但在工資、土地成本大幅攀升,以及歷經石油危機、出口衰退的過程中,許多上市紡織股因市場競爭力下滑,營運出現危機;其中六○年代就創立的大明化纖、裕和纖維及裕成針織,就是在產業景氣的波動過程中,被迫退出競爭行列,股票也慘遭下市命運。

經營層掏空公司 引爆地雷

若從○一年迄今來看,股票被迫下市的紡織股,包括民興、新燕、華隆、嘉新畜產、寶祥實業、新藝纖維、東雲、中興紡織及嘉食化等。另外,在七○年由蘇天財集資設立的福益實業(早年生產棉紗、棉布、混紡紗、混紡布為主),則早在○四年就由紡織類股變更為建材營造類股,並在一二年將持股轉讓給高雄建商華友聯集團(一三年六月更名為華友聯開發公司)。

營建業也是景氣波動劇烈的產業,例如,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後,國內營建業的景氣就開始走下坡,隔年許多營建集團陸續出現財務危機,接著九九年又發生九二一大地震,中部地區受創尤其嚴重,使得從中部地區起家的廣三集團、長億實業及三采建設紛紛不支倒地;其中廣三集團負責人曾正仁為了挽救集團營運頹勢,在九八年引爆掏空台中商銀及順大裕的巨額違約交割事件,最後甚至演出立法院前院長劉松籓(擔任台中商銀董事長期間涉及超貸案)及曾正仁,一位遠走美國、一位潛逃中國大陸的戲碼。

就在九八至○三年營建業景氣走下坡期間,包括北部的宏福建設,中部的順大裕、三采建設、長億實業,以及南部的長谷科技(由原長谷建設改名)宏總建設、尖美建設和寶成建設等公司的股票,都陸續被迫下市。

談到經營層掏空公司、中飽私囊,最轟動的例子包括2000年爆發弊案的前中興銀行董事長王玉雲,以及東帝士集團負責人陳由豪,還有在○七年弊案爆發後遠走美國的力霸集團負責人王又曾。

其中號稱南霸天的王玉雲在案發後潛逃出境,旗下的中興銀行在政府的金融重建基金(RTC)公開標售下,以賠付584.86億元,由聯邦銀行得標;至於當時旗下有建台水泥及東雲兩家上市公司的陳由豪,則留下東帝士集團600多億元債務,由全體債權銀行埋單。

炒股、投資失利 重創營運

另外,王又曾旗下原本擁有中國力霸、嘉食化、中華商銀、友聯產險等上市公司,在弊案爆發後遠走美國,其中中華商銀後來在RTC公開標售下,以賠付474.88億元,由香港匯豐銀行得標;友聯產險最後則由旺旺集團接手,改名為旺旺友聯產險。至於中國力霸及嘉食化的股票則和中華商銀一樣,在○七年4月及7月下市。

因為業外投資失利而拖累母體事業的例子,則以誠洲電子為著例。從台中太平地區起家的誠洲電子負責人廖繼誠,原本從事鞋類代工,後來跨足監視器製造而大賺一票,之後擴大轉投資面向,除了投資上市公司匯僑之外,又投資德記洋行、永興航空(後來更名為國華航空),並和全球知名的埃索(ESSO)聯手進軍國內油品市場,甚至跨足營建業,後來九二一大地震讓過度多角化投資的誠洲集團受到重創,財務危機頓時浮現,誠洲股票最後在○二年被迫下市。

至於市場派介入炒作或公司派護盤自家股票失利的例子則不勝枚舉。其中市場派介入炒作的例子,如受吳祚欽新巨群案波及的上市公司,包括台芳、普大、名佳利、亞瑟、新泰伸(上櫃)等公司,最後難逃下市(櫃)命運。

另外,台中精機、國產汽車、友力及大中鋼鐵等公司,都因公司派護盤自家股票失利,出現巨額虧損而拖累了母體事業,最後股票被迫下市。其中台中精機在歷經多年重整之後,已重回昔日榮光,算是少數起死回生的案例之一,但經歷慘痛教訓後,大股東已傾向股票不再重新掛牌。

其實,綜合上述諸多股票下市的原因,可歸結出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公司治理出了問題。因產業景氣波動時刻都在發生,但時機再壞,還是有很多公司屹立不搖,時機再好,還是有很多公司風雨飄搖;因此,公司治理好壞才是決定企業生存與否及能否脫穎而出的關鍵,例如同樣從事紡織業,聚陽和儒鴻的獲利能力就是高出同業一等;同樣從事半導體代工,台積電的獲利就是始終穩定成長,使得公司股價表現相對較優。

總之,當全球投資界都將公司治理視為一門顯學,而且機構法人也逐漸將公司治理視為重要的投資參考時,一般投資人也應跟上風潮,否則未來誤踩地雷的機率還是很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