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張安平的飯店狂想曲 愈玩愈大雲朗默默擴張 進逼龍頭晶華
雲朗默默擴張 進逼龍頭晶華

2015-11-26
作者: 張嘉伶

過去常擔任辜家救援投手的張安平,近年默默耕耘飯店業,目前已有十九家飯店,還跨足義大利, 外界總把他與晶華董事長潘思亮比較一番,究竟他是如何提早布局這塊市場?

一度因九二一地震損毀嚴重,差一點被中信金控前董事長辜濂松之子辜仲立賣掉的日月潭中信飯店,被雲朗執行長張安平改造成為觀光飯店──雲品,成為他跨足飯店的起點;如今雲品的住房價格位居全台前十名,幾年的耕耘,雲朗集團在全球已經有19家飯店,逼近飯店霸主晶華董事長潘思亮的地位,儼然成為新一代飯店王。

原本外人看張安平是台泥辜振甫家女婿,常常幫辜家親上火線改造企業救火,當年他救下的日月潭中信飯店,早年是辜振甫夫婦做國民外交的據點;張安平可能沒有想到,因他「不太習慣對別人say no」,是讓他接下飯店的主因,最後反而變成事業的重心。

危機入市 大膽挺進義大利

遙想當年,兩個辜家切割,中信辜濂松家族說金融版圖擴充太快,為緩解財務調度,要出清手中飯店持股,但不希望飯店易主,因此找上台泥辜家,以30億元轉手;辜成允代管3個多月,對經營飯店實在沒興趣,希望由妹夫張安平接手,那一年是2008年。

一如過往,辜家曾開口請他經營網路、有線電視等事業,張安平都跳上火線救援過,當然飯店事業也不意外;只不過這一次與先前和信超媒體、中嘉網路都不同,飯店事業漸入佳境,甚至最賺錢的日月潭雲品都上了興櫃。

當年,接手日月潭中信飯店的張安平馬上著手改建,據悉總計投資80億元,同時也接下中信旗下所有的飯店,並把日月潭飯店名稱改為雲品,隸屬於雲朗觀光集團,張安平的大手筆投資,在廝殺激烈的飯店業中顯得大膽。

目前張安平手上的雲朗觀光集團已有15家飯店,其中在台灣有10家,在義大利有5家,而台灣還有三家在籌備中,義大利威尼斯也有一家準備開幕,短短幾年就有19家飯店。

旗下飯店 多數是自有資產

在飯店的數量上,張安平已逼近潘思亮,且同樣是多品牌發展,也都前往海外展店;不同的是,張安平多數飯店都握有資產,這和潘思亮的「輕資產」策略大不同。

雲朗觀光總經理盛治仁說,目前雲朗集團旗下除了台北君品、嘉義兆品是向業主承租,其他飯店都是自有資產,就連在義大利的五家飯店,也全部都是自有物業,只有最近新開幕的羅馬飯店是邀請嘉泥投資4成股份。

切入歐洲飯店市場,其實也算是誤打誤撞。當時有歐債風暴,不少物業擁有者求售,具有財務背景的張安平,認為應逢低投資。看到義大利米蘭附近的Asti,以及首都羅馬近郊兩家營運未虧損的百年莊園飯店,分別命名為聖莊及嵐莊,也都各有專屬的葡萄園及橄欖園,於2013年購入。

張安平本身非常喜愛義大利,也喜歡吃西西里菜,他曾說,義大利西西里島是歷史文化熔爐,歐洲主要霸權都曾占領過西西里,阿拉伯人、希臘人也曾占領過,演變出來的菜色內涵,極具歷史韻味,和台灣的歷史有那麼一點類似。

儘管買下義大利飯店聽起來很浪漫,但盛治仁說,因義大利位在地球遙遠的另一頭,買下飯店後才發現,跨國經營確實不容易,每天在台北工作結束後,晚上11點就要準備與義大利的飯店視訊對談,常常忙到深夜才能休息。

衝大規模 做不一樣的飯店

有了前2個小型度假飯店穩定的經營經驗後,張安平決定要擴大在義大利的發展,他買下原本就在興建、尚未裝潢的飯店;飯店位置是機場行經羅馬市區必經樞紐,地理位置絕佳,儘管投資金額較大,張安平特地找嘉泥一同投資,打造成羅馬地區近20年、量體最大的飯店,畢竟經營飯店還是要有規模,才有獲利成長的機會。

盛治仁形容,張安平想把羅馬飯店打造成「絲路飯店」,概念是牽起台、義雙邊的文化之線。在飯店裡可看到不少東方文物,連台灣最夯的五星級飯店自助餐也帶到羅馬飯店,用12個開放式廚房供應各國料理,讓義大利人大開眼界。

張安平認為,經營義大利飯店,要賺大錢不容易,因為光是修復原建築物的風貌,成本高得驚人;就以即將在明年開幕的威尼斯「雲水之都」來說,目前正在裝修,裡面有一面寬10米長的大牆面掛著用絲織出來的布,歷經百年已和牆面融為一體,由於修復師還未找到修復方法,就乾脆封著保存下來。

不過,張安平相當樂在其中,以歷史角度來看,他感受自己在羅馬千年歷史中,有幸參與其中一小部分,就像當年他願意救下具有歷史意義的日月潭雲品飯店。

對63歲的張安平來說,「1億元和10億元,又或者10億元和百億元有什麼差別呢?」他曾守著大舅子兼朋友的辜啟允最後24小時,看著他闔眼而逝,張安平對人生體會早已更多深層,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大概就是做出不一樣的飯店。

儘管在義大利的飯店事業,現階段看起來不易賺大錢,但在台灣的飯店事業已具規模,張安平把獲利最好的日月潭雲品溫泉酒店及館外餐飲──品花苑及新莊頤品大飯店分拆出來,單獨先以「雲品國際」上興櫃掛牌。張安平將董事長大位交給盛治仁,去年營收6億3900萬元,稅後淨利1億零600萬元;而今年前3季自結收入已高達8億6700萬元,較去年同期成長140%。

不難想像,日後當雲朗其他的飯店都進入獲利階段後,雲品國際或許有整併的可能,特別是張安平是學財務,早在金融海嘯掀起巨浪前,他就在台泥與嘉泥負責調整財務;熟識張安平的友人說,張安平善於觀察國際經濟變化與發展,他經營過和信超媒體網路、中嘉系統台等最夯的事業,都創下不錯的紀錄,現在他經營飯店業,骨子裡有好強性格的他,應該也能拿出不一樣的成績。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