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揭密!鄧文聰拖垮長鴻營造這筆爛帳 十餘億元憑空蒸發金錢遊戲玩過頭 十餘億元憑空蒸發
金錢遊戲玩過頭 十餘億元憑空蒸發

2015-11-04
作者: 林洧楨

▲鄧文聰。(圖/資料室)

長鴻營造跳票風波愈演愈烈,涉嫌掏空幸福人壽的鄧文聰入主5年間,究竟做了什麼事? 讓一家坐擁百億工程案量的營造大廠竟然落得跳票連連,財務體質如此不堪一擊!

涉嫌掏空幸福人壽的億大集團董事長鄧文聰,入主五年打造出來的長鴻營造百億工程王國,自從10月1日首度發布跳票訊息後短短1個月內,累積跳票527張、總金額超過2.6億元,衝擊遍及全台的工地,合計有上百家承包商因而身陷倒閉危機;與此同時,還有多達7836位個人股東手中原本每股還有約5到6元價值的股票,也一口氣跌到只剩約0.6元,更慘的是,在銀行緊縮銀根與櫃買中心開鍘、要求11月底停止交易的下櫃極刑處置下,未來恐怕全都難逃股票變壁紙的悲慘命運!

從最新的財報資料來看,長鴻營造這場大崩壞早從1年前就已有徵兆。尤其今年初,原本負責稽核長鴻營造財務的霈昇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主動提出解約更是一大警訊,這也導致2014年第4季財報與年報難產,雖然長鴻營造直到4月初才用250萬元的公審行情,找到廣信益群會計師事務所接手處理,但即使換了會計師事務所,這一份遲來的財報卻仍讓鄧文聰長年粉飾太平的財務真相完全洩了底。

會計師年初解約
遲來的財報 讓真相見光

表面上,長鴻營造2009年每股虧損達9.74元的營運窘境,看似隨著2010年3月,鄧文聰團隊夾帶幸福人壽資金優勢入主後全面改觀;不但首年就轉虧為盈,之後還陸續拿下屏東縣水族研發出口中心、高雄市輕軌捷運、雲林縣高鐵站、新北市三峽北大安置住宅、台北市北投士林科技園區一期及專案住宅案、潮州慈濟靜思堂新建工程、基隆火車站更新工程、及花蓮東華大學同仁安居住宅等,全台合計高達124億元的工程案量,讓人對新長鴻營造的營運能力完全改觀。

此外,長鴻並自2012年起陸續拿到工安創意獎、金路傑出工程類第一名、優良營造類評鑑合格、公共工程金質獎、公共工程品質優良獎、職業安全衛生優良公共工程及人員選拔的工程類A組與人員類兩項優等獎,眾多營造大獎肯定,加上此後每年都繳出每股稅後純益0.1元以上的好成績,這一連串精采的包裝,幾乎讓所有人都誤以為這家營造大廠體質,早已脫胎換骨。

即使自2014年8月之後,隨著鄧文聰幸福人壽掏空案情節節升高,長鴻營運似乎完全不受影響;例如,長鴻營造處分八五大樓產權的獲利,延宕9個月多後終於全部到位,一四年前3季累積每股盈餘已達0.64元;加上同年9月24日,董事會還決議以5.45億元的價格處分歌林購物中心工程款債權,估算未來還有多達1.42億元的處分利益會進帳,在各工地營運毫無異常的狀況,讓投資人相信長鴻營造可望創下鄧文聰接手以來獲利新高的假象。

借錢圖利自家人
靠工程獎周轉資金

然而,最終出爐的2014年年報卻是豬羊大變色,一季之差,原本9月還有多達3億多元的保留盈餘,到了年底卻變成近7億元的赤字,將近15億元的非流動資產也憑空消失近10億元,規模只剩不到6億元,累計虧損一口氣就衝破8.26億元,幾乎賠掉半個以上的資本額,每股稅後純益(EPS)因此變成超難堪的負5.8元,這些在今年6月長鴻股東會資料中完全缺席的嚇人數字,恐怕就是一舉還原長鴻近年財務真相的痛苦結果,跳票無疑已是必然下場。

券商研究員指出,熟知長鴻狀況的大戶,多數都趕在去年9月利多發布的時機倒貨給散戶,原本乏人問津的長鴻股票,因此在短短一週內爆出超過9000張的交易量,但進場承接的投資人全被套牢,損失慘重。此外,首次合作就被跳票上千萬元、承攬長鴻營造的高雄輕軌土建工程的盧姓包商也表達承包商心聲說,「誰知道與這樣一家有政府許多獎項肯定的上市櫃公司合作,結果竟然會變成這樣?」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正是長鴻營造易主之後的新團隊,以三個偷天換日的危險經營手法,才導致財務體質脆弱到如此不堪一擊的結果。

首先是大玩借錢圖利自家人的金錢遊戲。2010年初,長鴻營造帳上現金僅剩6500萬元,鄧文聰妻子張淑娟以大股東身分入主後,幫長鴻爭取到的最重要救命錢,就是2011向銀行團簽約借到的14.66億元聯貸金額;但就在同一年,鄧文聰團隊卻也分別借出4億元、2億元給涉入幸福人壽掏空案的富創公司,與長鴻營造子公司明新工程董事陳文正擔任董事長的創惠公司,同時還出資3.87億元配合鄧文聰的億大集團搶標八五大樓不良債權,真正能回歸本業經營的資金幾乎所剩無幾,資金吃緊的狀況自然無解。到了2012年初,雖然帳上現金擴大到3.7億元,但推估的全年現金流出仍高達4.9億元,入不敷出的情況到了2013年初更嚴重,帳上現金更只剩下6200萬元。

不僅如此,長鴻營造甚至還出面幫業主向銀行借錢標案,根據年報資料,2012長鴻營造因為業主──東午建設融資不易,在對方提供擔保品,由長鴻營造出面標得約9.9億元工程案量的花蓮東華大學同仁安居住宅案,之後再向銀行融資借錢給東午建設來支付工程款給自己,正因為這種種不正常的財務操作,才會在4月被檢調鎖定為調查標的。

第二則是靠得獎優惠,搶標公共工程。一位老字號營造廠董事長指出,長鴻營造在2012年拿到的金路獎傑出工程類第一名與內政部優良營造業評鑑合格兩大獎,就有參與政府機關採購時,押標金、履約保證金、保固保證金繳納與工程期間扣留的保留款可減收50%的優惠但書,雖然本意是為了鼓勵優良廠商,但只要一半成本就能進場,卻也是讓財務吃緊的業者搶標公共工程的一大經營巧門。

低價搶標
用25億搶45億工程

從時間點來看,長鴻取得投標優惠後接連進場搶到包括高雄市輕軌捷運、新北市三峽北大安置住宅與雲林縣高鐵站三個捲入跳票風波的公共工程,這其實也是當前受到跳票衝擊最大的指標工地。

最後則是用誇張的低價搶標。近日忙著幫北投士林科技園區拆遷戶發聲的台北市議員林世宗辦公室主任高富菁透露,長鴻營造在2012年7月得標的台北市北投士林科技園區專案住宅工程,原本北市府是編列約45億元興建,但長鴻營造卻以誇張的25億元低價搶標成功,這種完全不符合成本的行情,讓她直言,「一看到就知道會出事,真蓋下去一定變成爛尾樓!」

同業指出,長鴻營造之所以不惜低價搶標的重要原因,就在於有工程合約為擔保品就可以向銀行借得工程款約3成的資金應急。

這樣一家從頭到尾全靠舉債過日的公司,說穿了,全靠高度的債務槓桿在周轉支撐,如今隨著長鴻營造被疑似掏空的手法曝光後自然應聲崩盤,只可惜在缺乏政府居中有效把關的機制下,讓許多無辜的投資人,與中、下游承包商都受到拖累陪葬。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