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評審難選,更是難為
比賽是殘忍的,就數字論事實

2015-10-28
作者: 塗翔文

▲ (圖/翻攝自刺客聶隱娘臉書)

多少大師終其一生未曾獲得大獎桂冠?但作品傳世,永遠被奉為經典, 有時反而更能證明其藝術價值。

先前落幕的金鐘獎,因為評審發言鬧得滿城風雨,當然這樣的爭議總是有好有壞,雖然傷了從業人員的自尊心,卻也刺激大家對台灣電視環境的重新思索與聚焦討論。隔一個月不到,換成電影界的金馬獎公布入圍名單,即使今年已有《刺客聶隱娘》、《醉生夢死》兩部台灣片強勢入圍多項大獎,總還是有人不滿意。身為評審之一,自然不便評論今年的入圍名單與影片;但對「評審」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及其背後的複雜度與兩難,確確實實非三言兩語足以道盡。

台灣的「三金」競賽皆採取精英評審團制,因為我們沒有完整的工會等組織體系,無法實行大範圍的普選,一如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的機制。所以大部分都是年年重啟競賽機制,以邀請專業人士組成的小評審團為主架構,進行評選。這樣的作法有好有壞,優點是評審團成員少而單純,可以嚴格地要求所有評審認真一一審閱參賽作品,以期達到基本的公平公正;然後在充分的溝通討論之後,才以多數決的方法,選出最終的入圍與得獎名單;缺點當然有,像是評審人數較少,所謂的「代表性」或「客觀性」相對上自然比較有限,觀點也可能流於狹隘;而且礙於「避嫌」的原則,合乎資格的評審名單亦較難產。

精英評審團 有得有失

既然眼前這樣的小評審團機制,至少是實際狀況裡唯一可執行的辦法,「三金」競賽仍在一年一年的經驗中努力調整改進,以期達到盡量讓大眾與業界覺得心服口服的比賽規則。以金馬獎為例,它以兩岸三地、甚至全球的華語電影為徵選目標,跨過半世紀「金馬五十」的榮耀,地位愈來愈崇高,也愈來愈被重視,自然參與的影人影片,也就逐年累積增高。

以今年為例,劇情長片、短片、紀錄片、動畫片各類加總起來共有447部之多,令人咋舌。平心而論,如何從這447部片中,逐漸精選出每單項最多只有5名入圍,確實令人頭痛。

過去報名影片沒那麼多,接了評審工作,就不用囉唆,反正全部都得乖乖進戲院審片,再從中選出入圍者,由至多選出極限量的名單,不服氣的也只能默默放在心裡。而近年來由於報名件數太多,金馬獎不得不一層層從過去的兩階段式評審,漸漸拉大成為三階段式的評審,於是在進入複選之前,多了一個「初審」的機制。

簡單來說,就是先淘汰一部分比例的影片,再讓複審評審直接從一定比例的影片裡選出入圍名單。這個不得不忍痛進行的階段,近年來總造成一些不滿的聲音與爭議。大家簡單的怒氣與不平的關鍵點在於:「憑什麼我的片子連複審都進不了?」其實比賽是殘忍的,就數字論事實,以今年第52屆的金馬獎為例,最後447部片也僅僅只有39部片獲得入圍,大致的比例是11.5 :1。

以這樣的比例計算,若不以階段性的方式評選,誰有可能真正消化完所有電影作品?以今年我自己參與複審為例,經過初審篩掉一定比例的報名影片之後,複審過程都還得耗費近1個月的時間,每位評審、每部影片都得一一進戲院審片,才有資格開會選出入圍者。1個月不算短,而且還得要所有評審拋下原本既定的工作、專注投入,若不採取這樣的階段性機制,對主辦單位、對評審工作本身,在實際執行上都有極大的困難。

另一個困難點在於評審難選。小評審團制由於投票基數少,更需要嚴格執行「避嫌」原則。在工業體系裡,大部分的線上影人幾乎年年都有作品問世,一旦有自己的作品報名,就不便「球員兼裁判」,所以要挑選好評審,首關即是正好他今年沒有作品參賽,光這第一個條件,就得刪去一大半的人選;然後還得考量資歷、人望,甚至個性偏好,以及時間上合適與否。像有些德高望重的影人,很清楚做評審是苦差事,永遠都會對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說「不」;有些人一聽到要空出整個月的時間,就笑言「不可能」三個字。層層把關,困難重重,每年要選出合宜的評審團陣容,幾乎都是一件超級任務。

吃力不討好 仍得持續

更不用說「評審難為」這四個字!反正怎麼橫選豎選,怎麼瞻前顧後,名單出來都一定有遺珠、有憾事,紛紛擾擾,在所難免。但累積52屆以來的經驗法則,並不是朝令夕改下的倉卒決定。競賽的門檻很高,標準很高,競爭力也很高,作品擺在眼前評比,永遠判的都是高下,絕非聲勢、票房、呼聲、誰比誰辛苦這些無關美學的外在條件所能撼動。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作品很努力、很出色,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看過所有其他人的作品,它們可能同樣努力、同樣出色,甚至比自己精采甚多。

辦過影展,也做過競賽評審,我已懂得對於來自媒體或大眾的批評,選擇釋懷,因為沒有身在其中,其實難以理解箇中難度以及不得已之處。但面對參賽者,我總還是會苦口婆心好言相勸,獎只是一時,放諸影史,多少大師終其一生未曾獲得大獎桂冠?但作品傳世,永遠被奉為經典,有時反而更能證明其藝術價值。能入圍、得獎,坦然開心接受;沒能錦上添花,也不代表成績差勁。只要一直做、持續做,就有機會得到肯定,這不也是這些「獎」明明老是吃力不討好,卻還是得持續不停舉辦下去的初衷,不是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