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李鳳翺閃辭味全董座 內幕重重
多次提出對頂新與魏應充提告...

2015-10-26
作者: 陳彥淳

▲李鳳翺閃辭味全董事長,留給外界很大的疑問。(圖/王均峰,以下同)

一樁牽涉至董事會責任的「提告案」,李鳳翺因無法與頂新魏家取得共識,決定閃辭味全董事長。 讓外界好奇,魏應州除了事業上的盤算外,也該說清楚,他對於台灣人民的盤算到底是什麼?

接任還不到1年,當時背負著「滅頂」壓力上任的消保鬥士李鳳翺,日前閃辭味全董事長一職,引發市場揣測;據了解,李鳳翺會匆促下台,除了一直難以融入味全外,一樁牽涉至董事會責任的「提告案」,遲遲無法與味全最大股東──頂新魏家取得共識,成為他離開味全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位味全董事透露,2013、2014年連續兩次的食安風暴中,都是味全向頂新採購原料,以及委託頂新生產的產品出了問題,從公司治理的角度來說,味全董事會理應向頂新提告並求償。李鳳翺自己原本就有經營法律事務所,也派專業律師進行了解,早就多次提出要求,希望能以味全董事長的身分,對頂新與魏應充(時任頂新製油董事長)提告。

引爆點1主張告頂新 魏家推拖 李鳳翺走人

「但此舉卻惹來頂新大董、康師傅控股公司董事長魏應州的不滿,認為這樣會讓三弟、味全前董事長魏應充的官司更棘手,態度十分推拖,讓李鳳翺進退兩難。」知情人士指出。

味全董事也坦言,味全對頂新提出告訴,是嚴肅的公司治理問題,若不做的話,董事們也會有連帶責任,「大家要自保啊!怎麼可以不提告?」李鳳翺請律師研究後發現,一三年味全被捲入食安風波後,2年內董事會就應該對頂新提出告訴並求償,否則會有失責的問題。

但頂新方面則認為,對於具有合約關係的交易對象,求償期長達15年,而且時間的起算日,應該是在頂新案宣判後才開始, 不必急著現在進行。

「在這個部分,李董和魏老大彼此在法律見解上的看法明顯不同,到底該從何時開始起算?不過,李鳳翺既然認定應從事件發生時便起算,那一三年10月味全發生第一次食安事件,算到現在正好2年,但味全對頂新的提告遲遲未進行,他自己是法律人,很在意啊,只好走人自保。」味全董事說。

10月8日魏應州在台灣宴請所有味全董事,除了解釋李鳳翺離開的原因,也宣布原副董事長王錫河接任董事長,「為了解決爭議,魏應州最後同意,先由味全董事會對頂新發存證信函,讓董事們比較安心。」味全董事說。

不過,讓李鳳翺產生「不如歸去」的想法,還有無法融入味全運作的窘境。味全人都知道,「李鳳翺上有魏應州代表擁有權,下有味全執行長蘇守斌負責經營權。」李鳳翺可發揮的作用其實有限。

引爆點2 發揮空間受限 魏應州握實權 蘇守斌執行

近年來,魏應州多坐鎮在上海康師傅總部,但味全位於中國的總部與康師傅就在同一棟樓,知情人士指出,「連李鳳翺也需要到上海和魏應州『溝通』,最後決策還是在魏應州手上。」

而蘇守斌挾著董事會「拚績效」的命令,目標是扭轉味全虧損,「李鳳翺沒有企業經營的實務經驗,對味全的了解也比不上回鍋的蘇守斌,即使意見不同,也很難插得上手,再加上蘇守斌也會直接向魏應州報告,李鳳翺的處境更是捉襟見肘,還要面對外界與家人的龐大反對壓力,老實說真的很辛苦。」味全內部人士透露。

李鳳翺離開味全後,有媒體以「魏應州回防台灣」來形容,一位味全董事笑稱:「應該是回防中國才合理吧!」他也直言,味全有40%股權在魏家手上,味經營要起死回生,也是得靠康師傅在中國的資源,「這都是現實,味全不可能和魏家切割。」

這位董事透露,滅頂事件發生後,頂新一度要以每股40元的價格,出清手上持股,由二董魏應交親自出面交涉,最後卻被魏應州擋了下來。「他認為,要做起來再賣,否則未來如何立足。」與頂新親近的企業友人指出,中國飲料發展已陷入高度競爭,味全的冷藏與乳品飲料,可以填補康師傅在中國飲料的空白市場,「更何況,如果當時賣掉味全,新任董事會做出的第一個決議,大概就是向頂新求償巨額賠款。」

沒被賣掉的味全,要翻身也得靠康師傅。「台灣只能盡量降虧損,賺錢要靠中國。」市場法人分析,味全在中國冷藏飲料每年營收成長15%,配合康師傅有計畫擴張冷藏市場,最需要借重味全的技術與產能代工,成為味全獲利最大來源;雖然冷藏飲料只在中國一線城市發展,但味全也透過授權常溫飲料品牌給康師傅,可以先行打開全中國知名度,為切入冷藏飲料預作暖身。

「味全可以補足康師傅在中國冷藏飲料的缺口,康師傅則可以讓味全從中國冷藏飲料市場中獲利,兩家公司利益相同,精於盤算的魏應州,自然不會放棄。」知情人士指出。只不過,當時魏家找來李鳳翺,就是想挽回企業社會形象,如今走了李鳳翺,魏應州除了事業上的盤算外,對於台灣人民的「盤算」是什麼,外界其實更關注。

▲魏應州在食安風暴後全權掌握頂新在台灣事業,味全未來動向引發關注。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