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戴爾2兆元豪賭的背後 天價併購EMC 是延長賽還是毀滅戰?

2015-10-21
作者: 王銘祥

▲戴爾董事長麥可・戴爾已670億美元天價收購EMC,震驚科技圈。(圖/達志)

戴爾以天價合併EMC,雖然營收可達860億美元,與IBM及惠普同列一級廠; 但網路新經濟崛起下,戴爾掀起擴大裝備戰,到頭來是否會成為一場毀滅遊戲?

10月12日,戴爾董事長麥可.戴爾(Michael Dell)與EMC執行長喬瑟夫.圖奇(Joseph Tucci)攜手宣布,戴爾將以670億美元(約台幣2.16兆元)收購EMC,震驚全球科技圈。670億美元這個有如天價般的交易,也創下科技業史上最大收購案。

「這個合併將幫助戴爾開拓電腦以外的市場,例如數據管理和儲存服務等市場,那將是超過2兆美元的市場規模。」記者會中麥可.戴爾興奮地說,兩年前戴爾公司股票下市私有化後,一直在尋找策略夥伴,如今終於覓得良緣。站在一旁的圖奇更是開心,因為已屆67歲高齡的他,終於可以拿一大筆錢告老還鄉了。

以小吃大擴軍備 搶攻雲端

全球資訊產業仍在快速變化,眾家資訊大廠都積極轉型並尋找全新定位,相對於惠普去年決定拆分成兩家公司,戴爾公司則認為,求生存的首要任務,就是擴大經濟規模。

從營收規模來看,戴爾收購EMC後,集團營收已達八百億美元,若再加上持股8成的VMWare公司近60億美元的營收,可達864億美元左右;相較於IBM及惠普目前都在千億美元上下的規模,新戴爾已可和前兩大廠位列同一個量級了。

根據國際研調機構Gartner統計,今年第二季全球伺服器市場,惠普與戴爾的營收市占率分別為25.2%及17.4%;另根據IDC在儲存市場的統計,EMC、惠普及戴爾的市占率分別為19.2%、16.2%及10.1%,但從成長率來看,惠普是成長8.7%,EMC及戴爾則分別下滑4%及2.9%。

也就是說,合併後的戴爾雖然不能在伺服器市場領先惠普,但在儲存市場則可以近3成市占超越惠普。此外,這個合併案更重要的是掌控VMWare公司八成持股,VMWare是網路虛擬化市場的龍頭廠商,未來將保持其獨立上市,並成為戴爾攻占雲端戰略的重要布局。

以市值來看,EMC目前約520億美元,VMWare是287億美元,戴爾已私有化,但2年前下市時,市值為244億美元,很明顯看出戴爾以小吃大的野心,原本戴爾負債120億美元,如今再舉新債500億美元收購,以「豪賭」來形容並不為過。

舉債過高 科技業普遍看衰

因此,有不少科技評論者認為,戴爾掀起這種擴大裝備規模的戰爭,到頭來卻可能只是一場毀滅的遊戲。知名科技媒體《Wired》更不客氣地批判,「戴爾和EMC都已是行尸走肉,這筆交易很難改變什麼。」

此外,也有不少分析直指,戴爾合併EMC的最大贏家,應該就是EMC執行長圖奇,他為賣掉EMC已奔走多時,如今成功賣出,拿著3900萬美元退休走人。至於最大輸家很可能就是EMC的員工,因為未來主導合併案的戴爾公司,顯然會在EMC主管及員工中掀起一番腥風血雨的裁員與整頓。

不過,最有趣的對比來自惠普。據規畫,惠普將於11月1日分拆成2家獨立的上市公司,其中一家保留原來的PC和印表機業務,稱為「惠普公司」;另一家則與戴爾和EMC組建而成的新公司一樣,銷售服務器、存儲設備和網絡設備產品,稱為「惠普企業」。而且,去年惠普決定分拆前,執行長惠特曼還曾與圖奇洽談合併EMC事宜,最後沒談成,惠普就決定分拆。

在戴爾宣布收購案後,惠特曼對內部員工表示,不看好這項合併案,理由是舉債過高將形成重大負擔。「高達500億美元的負債,每年利息支出為25億美元,研發經費及行銷費用都會縮水,對客戶的服務一定很難做好,加上合併後企業文化的差異及人員的變動,勢必讓經營團隊分心。如此也讓分拆後更專注經營的惠普,可以取得更大發展機會。」惠特曼在內部備忘錄這麼說。

除了來自同屬性陣營的競爭外,戴爾面對更大的威脅,其實是資訊產業遊戲規則改變,網路巨擘帶來的衝擊與挑戰,將讓傳統資訊公司更難抵禦。

例如,過去企業儲存大量資料,必須花費巨資從EMC這類儲存裝置公司購買硬體和服務系統。但現在的雲端儲存技術突飛猛進,公司已不需購置存儲資料的伺服器,而是選擇服務商提供的雲端儲存解決方案,存取速度更快、成本更低,讓傳統以硬體儲存業務為核心的廠商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這些新崛起的雲端服務供應商,就是像提供企業客戶使用的亞馬遜、微軟等大廠,或甚至直接訴諸個人雲服務應用的蘋果、臉書、谷歌等網路巨擘,他們創造出「只要使用權,不需擁有權」的新遊戲規則,一次購足的配套服務,讓市場不再需要戴爾、IBM、惠普的伺服器,不需要EMC的資料儲存裝置,也不需要思科的交換機,徹底瓦解傳統IT產業的生態體系。

分享經濟 壓垮傳統資訊業

而且,除了產業生態與使用習慣的變革外,新興科技與網路大廠秉持開放與分享的精神,也成為壓垮老牌科技廠商的最後一根稻草。例如,亞馬遜將旗下網路基礎服務開放給全世界,谷歌旗下的平台幾乎都是開放且免費,臉書也公開許多軟體和硬體設計方案,即使連微軟這種傳統大廠都開始將某些軟體免費供大眾使用。開放與分享的精神創造了新的生活與經濟形態,推動產業不斷往前,也更快速地蠶食鯨吞傳統業者的版圖。

不過,不論戴爾與EMC的合併案能否成功,對傳統資訊業者也勢必帶來衝擊。《華爾街日報》引用FBR分析師丹尼爾(Daniel Ives)的說法,「這個併購案將是對其他成熟科技公司敲出的一記響亮警鐘。」因為與戴爾和EMC一樣,很多大型科技企業的傳統業務都面臨成長的挑戰。「競爭對手將被迫尋求更激進的併購交易,否則將在這場高賭注遊戲中喪失自己地位的風險。」

對台灣宏碁、華碩雙A品牌,以及更多以製造代工為主的傳統資訊業者來說,面對這些不利的局勢,絕對比歐美大廠更嚴峻。

對宏碁及華碩兩大品牌而言,目前不僅經濟規模與惠普、IBM及戴爾天差地遠,即使過去落後的聯想也後來居上,規模都是台灣雙A的3至4倍;更慘的是,微軟、谷歌及亞馬遜等非硬體廠商,也不甘於傳統的軟體、搜尋及電子商務等業務,都各自整合推出筆電、手機及平板等硬體產品,更讓純硬體廠商看不到明天。

而對鴻海、廣達、仁寶、緯創、英業達、和碩等代工廠來說,除了少數企業還能抓住蘋果、小米等客戶訂單以外,面對接下來產業更劇烈的變動,加上中國紅色供應鏈快速追趕下,未來存活下來的企業恐怕是寥寥可數吧?

▲網路新經濟崛起,對傳統資訊業來說,局勢愈來愈嚴峻。(圖/王均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