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房地產

神祕買家曝光!「中國糖果大王」徐福記砸8億買豪宅王
一紙離譜判決 揭開當紅台商入獄祕辛

2019-01-04
作者: 陸行舟

「徐福記」總裁徐乘。(圖/資料室)

台北市大安區豪宅「ONE PARK TAIPEI元利信義聯勤」背後的買主曝光!根據地籍謄本資料,推測首位買主是中國糖果大王徐福記家族,一次入手24樓2戶,總購入金額高達8.38億元。

「徐福記」是1992年,由徐家四兄弟徐鐠、徐乘、徐沆、徐梗,在廣東東莞註冊成立「徐福記國際集團」,生產不起眼的糖果、餅乾;然而,幾年間,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業績大爆發,並曾經創下連續11年穩居中國糖果市場第一寶座。

《財訊》曾在2014年以「徐福記股權轉手 背景不單純」為標題,報導中國糖果大王徐福記在事業高峰出售股權,賣給雀巢中國背後不為人知的祕辛。

2011年,連續11年蟬聯內外銷第一名的中國糖果大王──徐福記,發布了震撼兩岸食品業的大新聞,雀巢以17億美元的高價,收購這家大陸台資企業的六成股權。

一時外界解讀紛紛,有專家認為,是徐福記發展已經面臨瓶頸,所以才會假借外商之手,進行更現代化的經營管理;也有專家指出,是徐福記第2代接班無人,創辦元老才會想乾脆售出,以便安養天年。

然而,這些都是錯誤的解讀,熟悉事件原由的台商透露,其實徐福記出售股權背後,還有一段不欲人知的辛酸故事。

1992年,徐家四兄弟徐鐠、徐乘、徐沆、徐梗,在廣東東莞註冊成立「徐福記國際集團」,生產不起眼的糖果、餅乾;然而,幾年間,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業績大爆發,2006年在新加坡掛牌上市;2013年徐福記營業額已超過60億元人民幣,並連續11年穩居中國糖果市場第一寶座。

不單純》事業高峰期出售,引來諸多猜疑

徐福記總裁徐乘以20年的時間,帶領3兄弟和上百名台幹,共同打造了近900億元市值的公司,為何會願意在事業高峰,引進外商來分享,箇中因素,在台商圈引起了諸多猜疑。

原本在新加坡上市的徐福記,在獲得中國商務部的同意後,自此成為雀巢集團在全球布局的一員。徐家雖然仍掌握了4成股份,並握有經營權,實際上,已不再是徐家人自己的公司了。

從表面看來,高度專注本業的徐乘,在徐福記坐大後,就一直想引進國際級的企業來讓這個品牌升級,3年前的時機正好,加上雀巢給的收購價極有誘因,雙方一拍即合,似乎也順理成章。

然而,進一步推敲,一家手擁上百億元現金的公司,又有台外商最弱的通路強項,除了因擴張過快而出現一些管理小問題外,徐福記怎麼看都不是一家走下坡的企業。這從它被雀巢收購2年後,仍能繳出亮麗成績單,就可以看出端倪,徐福記出售股權給雀巢,肯定另有原因。

根據本刊取得的廣州中級人民法院2008年11月21日的一紙判決顯示,徐家四兄弟之一的老么徐梗遭到判刑才是主因。這紙公布在廣州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道出了中國糖果大王徐福記兄弟深藏內心深處的痛。

不能說的痛》扯上走私罪,徐梗成主犯

判決書指出:「被告單位東莞徐記公司、珠海合順興公司以及被告人張清梅、古慶松、張利君逃避海關監管,以偽報品名、低報價格等方式走私貨物入境,偷逃應繳稅額,其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告人徐梗身為被告單位東莞徐記公司協理,被告人盧武明身為被告單位珠海合順興公司法定代表人,在該二被告單位的走私犯罪中均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均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法院還指稱:「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東莞徐記公司、珠海合順興公司以及被告人徐梗、盧武明、張清梅、古慶松、張利君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在本案共同走私犯罪中,被告單位東莞徐記公司、被告人徐梗是主犯,依法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

這份判決書中,幾個重要角色,東莞徐記公司就是徐福記集團的關係企業,徐梗是總裁徐乘的么弟,負責公司廠房興建、設備與原料進口等重要職務。至於珠海合順興公司,則是一家專營食品原料、化工材料進口的中國本土貿易商。

不如歸去》海關抓人無限上綱,台商驚恐

一位熟悉海關法令與運作的東莞台協副會長表示,實際上,台外資企業透過一些有勢力的貿易公司進口設備與原料,原本就是行業內的潛規則。因為許多大陸的貿易公司,背後都有海關退休,甚至現任官員撐場,進口的原料、設備不僅通關時勢必比自己進口報關順暢,還能節省稅費的支出。

這類有背景的貿易公司,往往靠著口耳相傳,或是相關官員的牽線就有做不完的業務。據了解,徐記食品委託的進口商──合順興公司,背後就有海關退休官員圍事。不過,這類靠關係存活的貿易公司,萬一碰上肅貪或是權力鬥爭,有時加分反而變成扣分;徐梗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成了因走私罪入獄的代罪羔羊。

類似徐福記把進口原料的重要任務,交付給具雄厚背景的中國本土貿易商的案例比比皆是,但徐梗因為掛名這項業務負責人,才搞得竟然進了中國大牢,作為公司總裁的徐乘就曾向好友透露情何以堪的心境。

一位曾協助徐福記處理此案的台商透露,徐梗事發後,徐乘和徐沆就透過各種關係全力營救自己的弟弟。不過,因為一開始請託的有力人士無法擺平各方勢力,徐梗才鋃鐺入獄。

2008年11月,徐梗遭判刑確定,隔年,許多中國的食品業者就開始耳聞,營運、獲利都極為良好的徐福記,竟然在尋找外商洽談出售股權。當時市場傳聞是,徐乘希望藉由外商來拓展徐福記的百年品牌大道;但許多人事後回想,除此之外,與徐梗冤枉被關絕對脫離不了關係。

事實上,這類由海關直接認定走私的案例,在中國極為普遍,就連在東莞監獄內坐牢的台商或台幹,也有超過一半都是因相關罪名入獄。

然而,最令台商驚恐的是,即使是進出口委託的貿易公司或是報關行出事,海關抓人可不僅限直接業務承辦方,委託業務企業與法人代表同樣要承擔責任。正是這種無限上綱的走私認定標準,台外商間在中國投資環境轉差後,都有不如歸去的感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