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臉書沒說的事 其實更恐怖

2015-10-19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臉書利用智慧型手機的定位功能,你能找到附近的臉友; 然而,臉書不會主動告訴你,隱私曝光的風險,還有.....

9月底,台灣的臉書App開通新功能,「周遭的朋友」,利用智慧型手機的定位功能,你能找到人在附近的臉友,而且以地圖標示,一目了然。

這是以人脈為基礎的「適地性服務(Location Based Service, LBS)」,臉書的官方說法是,例如你想看電影,就能知道哪些朋友在附近,可以相約同行。雖然這項功能可以被關閉,然而,臉書不會主動告訴你,隱私曝光的風險,還有,當它愈來愈了解你,是否暗藏潛在危機?

你的臉書行為 正是它收益的細節

美國國家科學院的期刊《PNAS》,今年元月刊出一篇論文,由英國劍橋心理系與美國史丹佛大學資訊科學系的3名學者合力完成,根據他們的研究,光是收集你在臉書的按讚行為,就能預測你的性格。舉例而言,只要搜羅你在臉書上的150個讚,就能比你父母更了解你;分析300個讚,就可能比你的配偶更懂你。

更別提,臉書一直在默默記錄、追蹤你的行為,尤其可能為它帶來收益的細節。或許你也有以下經驗:大約1個月前,我看到一位臉友貼上哈修塔特(Hallstatt)的家庭旅遊照片,我第一次聽過這個奧地利湖畔小鎮,我點進照片集,一張張瀏覽、按讚,也點閱了臉書自動推薦的部落客遊記。

接下來幾天,我不斷在臉書塗鴉牆上,看見關於哈修塔特的旅行社廣告,或訂房網站的奧地利飯店,或中歐旅遊行程,我忍住不去按它們,幾天後,這些「關聯性廣告」終於從我的塗鴉牆消失。

社群網站正全面、細密地滲透我們的生活,上例只是冰山一角。接下來,是另一個複雜的故事。

2001年,25歲的德拉卡山(Hossein Derakhshan),從伊朗德黑蘭移居加拿大求學,他一面開設自己的部落格,一面在網路上,以波斯文鼓吹同胞撰寫部落格,在高壓的政治環境裡爭取民主改革;他編寫了教學指南,在自己的部落格裡推介同鄉部落客,讓伊朗成為全球部落客最活躍的國家之一。

然而,他的部落格遭伊朗官方封鎖。2008年底,德拉卡山回國期間被捕,依叛國、顛覆政府等罪名,判決有期徒刑19年半,服刑6年後,去年底獲釋。

為何要提他的故事?第一,他是部落格光輝時代的傳奇人物之一,倡議以網路寫作尋求政治改革,被媒體封為「伊朗部落格之父」。第二,他展現了網路時代的串聯力量,被政府視為危險人物,也以此獲罪。

第三,他被伊朗政府關押之際,第一代iPhone上市未久,智慧型手機與社群網站還未席捲地球表面,當他去年底重獲自由,開設了臉書帳號,形容自己像是窩居洞穴、回到文明世界,他對臉書世代的觀察,尤具指標性。

App與臉書讓資訊流通日趨封閉

今年7月,他發表了一篇長文,名為「我們必須拯救的互聯網」,細膩描述了他對社群媒體時代的憂心。他認為,App與臉書讓資訊流通日趨封閉、內向,愈來愈多人每天拿起手機,只在App裡閱讀文章或新聞,而且,這些重要資訊被迫與誘人的照片、動畫、影片相互競爭,而臉書演算法對於影像尤其友善,對一般文章連結不利。

加上Instagram等熱門App,若非根本不容許超連結,就是對超連結極不友善,長此以往,App之外的網頁世界勢將逐漸萎縮,逐漸喪失活力,對於追求多元、紛歧的網路文化,絕對是一大損傷。

其次,他強調,網際網路的重要精神是「去中心化」,部落格尤其體現此一精神,四散各處的部落格讓資訊流通相對平等,不易遭到單一力量掌控。然而,用戶超過13億人的臉書,反而讓此一精神倒退,所有書寫、對話等心智活動,被臉書王國圈限掌控;臉書官方一旦認定你違反規定,就可能被刪文、停權,甚至刪除帳號,你的辛苦創作一夕蒸發。

此外,他發現,這時代的網路閱讀者,很容易被各種「訊息流」制約,推特、臉書、YouTube,我們的手機螢幕充滿各種訊息流,但我們愈來愈少去拜訪特定網站、部落格,這種資訊接收模式,充滿隨機性質,缺乏系統性的知識追求。

最後他批評,網路發明之初,一點都不像電視;如今,愈來愈像是電視的替代品:線性、被動、被排播、向內看,當我們打開臉書網頁,彷彿打開「個人電視頻道」,等待被動娛樂。

他的憂慮其來有自,值得讓人重新思考我們的網路使用習慣,隱私保護、資訊偏食、心理依賴與制約、資訊民主的追求。畢竟,我們正處於人類史上資訊最豐饒的時代,也是充滿危機陷阱的時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