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事不關己的政府!

2015-10-05
作者: 南方朔

▲總統蔡英文。(圖/吳尚哲攝)

變化快速的時代,政府的領導能力和做事能力,決定國家的未來; 台灣社會彌漫事不關己的應付心態,這乃是台灣最大的麻煩。

人們談問題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此事不關己的態度,彷彿很客觀中立的談論,數據很多,理論也不少,在知識理論上這被稱為「問題之設定」(problem setting);而另外一種則是以凡事關己的態度,很切實地去看待問題,並找出問題的關鍵,這是「解決問題」(problem solving)。「問題之設定」看起來很有學問,但只是一種語言遊戲。

最近台灣和國際社會,就有幾起問題談得很奇怪的例子,都可看出事不關己的假客觀。

登革熱疫情 台灣官員消極

近來,台灣登革熱大爆發,根據常理,政府主導防疫、抗疫,應視疫情的發展,每天公布各種手段性的管理措施,評估績效以及防疫、抗疫的動員概況。但人們卻看不到這些訊息,各級政府都像沒事人一樣,只會發布數據和做出各種危言;防疫官員好像不是在防疫火線上,而像在參加一場防疫的學術討論會。

近年來,台灣的政府官員具有博士學歷的人愈來愈多,但這些官員在處理問題上,那種事不關己的學術人態度也趨普遍。他們頭頭是道地侃侃而談,但對如何解決問題卻很少談到。政府愈來愈不像做事的政府,更像是搞研究的單位;除了在防疫問題可看出這種特色外,在其他問題上亦然。例如政府的財經首長,都會侃侃而談全球經濟狀況,但對台灣經濟不振及如何轉型,卻都閉口不提;財經首長講到政府債務和財政赤字,也都可以講出一堆數字,但他們對台灣何去何從,卻都閉口不談,事不關己的態度已成了台灣政府的特性。

在一個變化快速的時代,政府的領導能力和做事能力,決定一個國家社會的未來,台灣的社會彌漫著事不關己的應付心態,這乃是台灣最大的麻煩。

於是我想到馬克思在《費爾巴哈論綱》裡,從知識論的觀點來分析知識的態度的名言,他說,「哲學家們會從各種角度來談問題,但最重要的乃是去改變世界。」近代學者也發現,人們在談的問題,有許多只不過是影子問題,不切實際,也無補於問題的改善;只有就事論事,直接面對難題,那才是應有的態度。

以前的台灣政府雖然有很多缺點,至少還能做事;而現在的政府就是少了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那顆心腸。近年來台灣沉痾不斷,新問題也在滋生,官員們普遍存在著「事不關己」的消極心態,單單一個小小的登革熱都無法搞定,它已不言自明地說出了許多問題。

美國不收難民 卻指責歐洲

而這種「事不關己」的態度並不只台灣而已,最近把全世界搞得亂烘烘的歐洲難民問題,則是另外一個例子。

近年來,美國在南亞、北非和中東不斷用兵及製造內戰,使得這些地區戰亂不絕,各種激烈的武裝派系也告崛起。當國家戰亂、民不聊生,人民就被迫離鄉背井、到處飄泊,成為難民。過去幾年裡,土耳其已收容了難民170萬人、黎巴嫩收容了110萬人;由於歐洲距離較遠,須遠渡重洋,所以前幾年難民逃到歐洲的較少,今年因國際人蛇集團介入,逃到歐洲的難民才告大增。

歐洲乃是個異質的社會,有強大的德國、英國、法國,也有弱小落後的希臘、匈牙利、波蘭和捷克,大國對難民湧入比較包容,弱小的國家就很排斥,於是歐洲的人道遂被人質疑。

最奇怪的是,美國人一方面指責歐洲,另一方面則宣傳它和難民事件無關。《華盛頓郵報》用社論批評美國總統歐巴馬,說他認為「敘利亞的悲劇不關我的事」已成功的洗腦美國人,美國已透過宣傳撇清了它對難民的責任。

美國也以事不關己的態度不主動表示要收容難民,在被國際救援組織指責後,美國才勉強表示,在2016會計年度收容1萬人;德國地小人多,卻表示要收容80萬人,美國地大物博,又是最強最富的國家,卻只收容1萬人。美國的撇清責任,認為難民「與我無關」,真是政治話語術的奇蹟。

世界上每個國家無論對內、對外,都應有「與我有關」的責任;對自己的國家有了這種責任心,就一定會用心治國;有了這種責任心,就不會到處出兵,製造難民,世界和平才可能出現。

台灣政府的事不關己,乃是政府日益無能無力的原因;美國的事不關己,是世界局勢日益混亂的淵藪,「事不關己」這種態度,其實乃是自私自利的最高形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