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黃謙智把挫敗當養分 回收垃圾變黃金
小智站上環保浪潮 獲頒WEF科技先鋒獎

2015-09-18
作者: 黃靖萱

▲黃謙智(左)和劉子煒(右二)、張雅婷(右一)以及德國籍的孔友瀚(左二)一起創辦小智研發,要以資本主義下產出的垃圾再製,打造有別於搖籃到墳墓的循環經濟。(圖/王均峰攝)

他的辦公室裡竟然有一架真的飛機!

小智研發創辦人黃謙智找了很久,總算讓他在歐洲找到這架由飛機界神級人物魯坦(Burt Rutan),所設計的單螺旋槳、引擎後置的小飛機。「這架飛機非常有名,它改變了飛機產業的生態,」黃謙智誇張的語氣,就像是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不愛飛機、不認識魯坦,他可是人類第一艘民間製造、可載人太空船的推手。

但這架飛機之於黃謙智,不只是身為工程師、身為男人對飛機的著迷而已。1970年代開始設計、組裝飛機的魯坦認為,每個人家裡都可以有自己的飛機,這不是有錢人的特權,而既然人人都能享有在天空翱翔的權利,魯坦就將飛機材質從昂貴的材料變為便宜的塑膠。「他認為飛行器應該是一個民主的象徵,」這才是吸引黃謙智的價值。

史上頭一遭 用垃圾造飛機

「這架飛機有很多故事,與我們想做的事情相同,」黃謙智說。今年是公司成立的第11年,他要為公司找到一個未來的目標。

事實上,繼2010年台北花博裡,那座30公尺高、用152萬支回收保特瓶再製的保特磚,堆疊而成的建築「環生方舟」一炮而紅後,黃謙智仍不斷以「垃圾」研發新材料,包括和台北市政府合作,將廚餘製成生質塑膠,再變成他手中遞給客戶的透明材質名片;還讓廢棄稻殼再生為衣服、眼鏡架......。

黃謙智打定主意要以資本主義下產出的垃圾再製,期望創造出有別於搖籃到墳墓的循環經濟。他在一二年獲得美國紐約的傑出創業者獎,一三年,小智為運動品牌耐吉(NIKE)設計的建築裝置「羽毛館(Feather Pavilion)」,更獲美國工業設計大獎(IDEA Award)環境類金獎。

現在,黃謙智「進化」到研發環保的飛機材料,他正在研發能耐衝擊、強度高又有彈性,且能回收重新熱塑的「SRPX」(Self Reinfroce Polymer Matrix,單一材料可回收熱塑性纖維布),為辦公室這架飛機打造全新的機翼、機身。「我們的目的是要證明用回收的材料,不會比其他材料差,要證明我們的研究是到很厲害的程度,」小智研發的行銷總監陳英泰(Thomas Biguet)說。

其實他們已經證明自己的厲害了。今年8月,小智研發獲得「世界經濟論壇」(WEF)頒發的「科技先鋒獎」(Technology Pioneer),這個獎項,過去15年來包括Google(谷歌)、Twitter(推特)、Dropbox、Airbnb等網路、社群領域的明星公司都曾榮獲,小智研發是其中少數的非網路領域的傳產企業。

小智的得獎,更是嘲諷WEF所代表的,無論生產與消費都毫無節制的資本主義。

「WEF是資本主義最高權力的既得利益者, 包含美國在內重要國家的總統、 還有500大企業的CEO(執行長)會聚集在瑞士舉行閉門會議,他們在這100年做的事情,就是大量擴張、 大量生產, 一直用更多行銷手法要你買更多東西,」 黃謙智對充斥浪費的消費主義,充滿不耐。

員工跨界又跨界 邊做邊學

但他相信,這些人也看見了這種經濟模式的極限,沒辦法再賣更多產品、再消耗更多能源,因此回過頭來找出循環再利用的新產業。「這表示我們認為對的趨勢,已經快要變成主流了。」黃謙智之前飛到瑞士接受interview(面談),評審們也來台灣查核,連供應商都被審核,「它已經認為我們值100個million(百萬元), 它公司列表的範圍就是100個million的公司。我們覺得好笑的就是,我們都還沒賺到10個million!」

這個被高度肯定的公司才40名員工,其中一半是外籍人士。黃謙智不諱言,台灣教育出來的員工,還不足以應付小智這種公司。「如果我來評我們公司,大家平均智商應該有140, 反應都很快;如果你只是那種線性思考邏輯的話,你會很卡, 如果有一個三維的思考,很多事情很容易解決。 」提起小智的成績,黃謙智不忘推崇他的同事,因為在小智工作,機動性要夠強,每天會面臨不同挑戰,因為他們太跨界了,沒有人能既懂材料、又懂設計和機械,全都是邊做邊學。

史上頭一遭有人膽敢拿回收材料用於飛在天空,且安全要求超高的飛機來實驗,在共同創辦人劉子煒眼中,黃謙智默默準備這一切看似大膽、實則經過深思熟慮的計畫。

▲垃圾也能變黃金,黃謙智曾用152萬支回收寶特瓶製造成寶特磚並蓋成建築物「環生方舟」 ,在花博館獨樹一幟,相當搶眼。(圖/王均峰攝)

滿腦子理想 虧七年才獲利

劉子煒提到,有時和黃謙智聊天、聊計畫;以為只是聊聊,說完就過了;但在其後的某一個時間點,黃謙智就會興致勃勃地跑來對團隊說,「你們記不記得我以前講過×××,我終於找到了,」例如飛機。「只要一有機會,他認為這時入手值得,就會去執行;但他不是突然間要做這件事,他要做的,也許很久以前就想過了。」

「過去10年對我們來說,就是錯誤的累積,但累積夠多的錯誤之後,會變得滿聰明的。」黃謙智感謝過去挫敗的歷練,「這種錯誤其實會把這個地圖畫出來,告訴你哪裡不能去,會有一條愈來愈明顯的路,告訴你哪一條是可以走的。」指著辦公室的桌椅牆壁裝潢,黃謙智說,那就是產品失敗留下來的東西,到處都是。

劉子煒說明,每次有案子要進行時,他們會先主動研究這家公司都製造出什麼樣的垃圾,再從垃圾裡去分析、重新思考、解構、再製成可以應用的材料與方向。

像是耐吉的案子,他們跑到中國廣東東莞的鞋、衣回收廠找耐吉的舊鞋,要求回收廠將鞋上纖維類和非纖維類分開,再將廢料進口回台灣再製。現在在紐約、倫敦、巴黎、米蘭等城市的NIKELAB,是耐吉全球最高階系列專賣店,店裡的L形櫃台,都是由舊鞋上非纖維的部分做成,仔細看,還能看見每塊磚都還留有當初鞋款的顏色。而纖維類則經過重新混紗,用來製作店裡的椅子。「就是把他們自己的糞便放在他們的臉上變成面膜,」黃謙智很直白地形容。

年紀只比黃謙智小360天、從小學一直到美國康乃爾大學都住在一起的弟弟黃謙勤也認為,黃謙智從小到大一直都滿有想法和目標的,唯一不在他腦子裡的目標,應該就是賺大錢。

▲從回收場找到的耐吉NIKE舊鞋,小智研發把鞋上的纖維類跟非纖維類分開處理,非纖維類的廢料能再生製作成耐吉NIKE專賣店裡的櫃台。(圖/王均峰攝)

回收+製造 台灣優勢強大

黃謙智11歲時和弟弟一起到美國當小留學生,當時媽媽給兩兄弟每人每餐5美元。和一般兄弟不同,黃謙智從來不管錢,都是由弟弟保管。「他對錢重不重視,從小孩時就看得出來了,」黃謙勤笑說,「所以他現在做的事,可能別人會覺得這個人好有理想,但並不是那麼容易。到現在,有時爸都還會問他口袋有沒有錢搭計程車。」

多年來不厭其煩地像一位傳道者,說明公司理念、不斷投資新材料的研發,難得公司撐了7年,在愈來愈多國外企業認同支持後,小智總算有了獲利。但黃謙智卻願意花上百萬元台幣投資了一架飛機,為了研發挑戰更難的材料。

當黃謙智從哈佛大學念完建築博士後,雖然在美國有很多高薪工作在等他,但他反而回到東海大學,擔任在他弟弟眼中沒有太多錢卻很有使命感的教書工作,接著也和學生劉子煒等人一起合創充滿理想性的小智研發。「我從當學生到現在,不知道聽過多少人在講單一材料、回收系統,包括歐洲,但都沒有做,都是用講的,因為製造早就離開了歐洲,台灣的優勢在我們有做的能力。」台灣行之有年的回收產業及製造優勢,也是黃謙智選擇在台灣創業的原因。

拿到科技先鋒獎時,黃謙智就歸功給一群強大、網絡完整的台灣資源回收和再製的產業鏈。

像全球數一數二的電子廢棄物回收廠佳龍,就和小智合作多年。小智會議室的門,厚重的鐵框裡,鑲著由佳龍回收來的DVD等產品再製而成的門板。「佳龍要其中的銀,我們要的是PC(聚碳酸酯,製作光碟的原料),PC的好處是很輕、很韌,」黃謙智說。

身為電子廢棄物回收廠,佳龍每次提煉、萃取完電子產品裡的貴金屬後,對於剩下的塑料總是很頭痛,例如製造PCB(印刷電路板)的主要原料環氧樹脂。前一陣子,小智就為看似連回收價值都沒有的環氧樹脂,找到新生命,變身為佳龍新廠房外、既酷又能防火的古銅色遮陽板。

就在走進創業的第11年,今年9月上旬,黃謙智要前往山東大連參加世界經濟論壇會議,同時加入會員,進入過去數10年制定全球產業遊戲規則的贏者圈世界,有機會將他的理念做更有效的宣揚。「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愈來愈多人認同我們的想法,」黃謙智低頭拉著身上黑白格的襯衫說,「我只有內衣是用我們公司做的布去車的,我自己連外衣都還不是,你看,你我身上都沒有穿任何、或是用任何垃圾做的產品,可見這個市場有多大!」

商機無限寬廣,挑戰也沒有邊際,黃謙智的革命尚未成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