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新產業

陸廠捧錢上門 台灣太陽能廠錢荒畢露茂迪還挺得住 昱晶難拒銀彈攻勢
茂迪還挺得住 昱晶難拒銀彈攻勢

2015-08-04
作者: 林苑卿

7月,太陽能產業大事接踵而至,最引發關注的是中國大陸通威集團入股昱晶能源, 不僅讓外界有技術外流的疑慮,還揭露出台灣太陽能廠商資金的窘迫處境。

7月24日,台灣太陽能電池龍頭茂迪榮譽董事長左元淮因病辭世,震驚產業界。茂迪過去在左元淮的帶領下,太陽能電池技術一直居於產業領先地位,在2005年全盛時期,股價曾飆破900元大關,只不過好體質仍敵不過大環境。

近年來,歷經中國大陸業者一窩蜂擴產且殺價競爭,再加上美國雙反案衝擊,太陽能廠不僅連年虧損,平均負債比也已高達40%以上。

今年還款金額達到高峰

從各家財報來看,今年各家到期的長期債還款金額都將達到高峰,也就是說,手上自由資金已明顯捉襟見肘,亟須尋求有力的金主奧援。以茂迪為例,負債比已高達52%,一五年到期的還款多達67.4億元,雖手上現金約75.4億元,但仍凸顯籌措資金的急迫性。茂迪因體質好,技術領先(旗下多晶矽太陽能電池效率逾18%),雖然預估第1季與第2季虧損約達4.87億元,但在產能滿載之下,法人預期第3季可望由虧轉盈。但其他太陽能廠就不一定這麼能撐了,近年太陽能廠破產與整併消息從未間斷。

7月20日,台灣第三大的太陽能廠昱晶宣布,與中國大陸大型民營科技型企業通威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及認股協議。根據此協定,昱晶能源擬發行新股,由董事會同意通威集團以新台幣8.5億元現金,以每股17元取得5000萬股增資入股,通威集團將一口氣持有昱晶能源10%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對董事會將有一定的影響力。而完成入股後,昱晶與通威集團太陽能電池產能分別達2.2GW、1.8GW,加起來產能超過4GW,將擠下總產能3GW的茂迪,躍居全球太陽能電池產業新龍頭。

這項合作案實際上只歷經不到3個月就拍板決定。4月28日,上海浦東新區的新國際博覽中心,正舉辦中國大陸最大太陽能展會—國際太陽能產業及光伏工程展覽會暨論壇。會場中,潘文輝經由昱晶能源的客戶介紹,與通威集團管理高層進行會晤,之後,雙方開始針對入股案展開83天、共5次的協商。

從通威和昱晶的合併綜效來看,通威集團旗下的太陽能電站子公司通威新能源,正在建設的太陽能發電專案如漁光一體、農光互補、農戶屋頂電站等,未來3至5年建設總規模上看10GW的太陽能電站項目,的確有利於拓展昱晶能源在中國大陸終端市場的能見度。

但對於昱晶而言,其實這次策略結盟背後更急迫的意義,是要解決手頭上資金短缺的燃眉之急,才會讓通威集團一入股,就是持有高達10%的股權。攤開昱晶一四年年報,潘氏家族(董事長潘文炎、總經理潘文輝及財務長潘蕾蕾)持股總計4.87%,將遠低於通威集團;甚至,潘文炎提到,未來在大陸企業投資台灣企業30%上限的規定以內,不排除讓通威集團加碼增加持股。

昱晶的借貸金額雖為63億元,負債比40%,且一五年到期的長期債金額16億元,遠低於茂迪67.4億元、新日光18.68億元及綠能的25.82億元,算是債務情況健康的公司。

昱晶求解套 讓出兩席董事

但4年來累積虧損達45億元的昱晶,加上一五年底前要償還的16億元,財務仍有極大壓力。一位太陽能產業的高層分析,「就算長期債還不出來,也可以跟銀行申請短期借貸,暫時繳納需要立即性還款的債務,長期還款當然壓力都會有,但不至於要讓外資持有高達10%的股權。」

所以,究竟昱晶為何要「委屈」,未來還將要讓出兩席董事?答案是,因應美國雙反案後,為規避過高的反傾銷稅率,而不得不赴第三方──泰國設廠的投資案,讓昱晶能源資金缺口一下子快速擴大。

「銀行對太陽能產業的投資保守,若沒有通威的資金挹注,昱晶能源投資泰國設廠的計畫,確實在財務上會有點吃力,」潘文炎即不諱言地說。

昱晶能源在泰國廠第一階段已投擲4500萬美元,建置產能僅達350MW的產線。但是未來最大產能可擴充至1GW,則需要至少3倍的經費,也就是至少要再增加1億3000萬美元(新台幣超過42億元),才能讓建案順利成行。

昱晶能源財務長潘蕾蕾也坦言,「若接下來還要擴產至1GW,昱晶能源必須要找策略結盟,或者要拉長建置時間。」

這幾年太陽能廠都沒有獲利,想要清償銀行還款都已經快要吃不消,所以想要新增投資的話,資金勢必會更加緊縮。但屋漏偏逢連夜雨,一五年初,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提醒銀行兩大放款風險產業,一是不動產,其二是太陽能,導致國內銀行對太陽能廠的借貸顯得卻步,讓太陽能電池廠苦不堪言。

一位太陽能產業高階主管無奈地表示,「現在跟銀行談新的為期3至5年長期借貸案,銀行往往會要求要提高利率,無疑讓業者財務更顯拮据。」

通威集團的入股,的確讓昱晶有充足的銀彈執行泰國廠擴產計畫,甚至昱晶未來也不排除讓通威集團直接投資泰國子公司。

根據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的預估,全球太陽能安裝量將從一四年40.01GW,成長至一五年達50GW以上。其中,中國大陸仍是最大市場,其次是日本與歐美,但新興市場如印度、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未來成長同樣不容小覷。

如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海上離島很多,要裝置大的電力系統不方便,若分散式太陽能電廠將有利於降低太陽能成本。

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認為,往後的3至5年,全球太陽能裝置量每年年複合成長率要達10%,都不是問題,因為有新興市場支撐。

通威找技術 開入股先例

對於長年專攻中國大陸內需市場的通威集團而言,此次入股案看上的則是希望借重昱晶在全球的通路、品牌知名度、被國際認可的技術,以及泰國設廠,可以擴張全球市場版圖。

更令外界關注的是,通威集團在昱晶能源董事會的兩個席次,講話具有相當分量,但同時也有技術外移的疑慮。對此,潘文輝強調,「這部分會很小心!」

但在入股案後,記者私下詢問國內太陽能電池廠,皆表態,「擔心技術外流,所以不會考慮讓中國大陸廠商入股!」

但當台灣太陽能電池廠不願意冒著技術外洩的風險,接受中國大陸企業的金援,如何解決資金短缺的問題?盧明光預期,由於現今中國大陸政府已「有條件」扶植中國大陸太陽能廠,中國大陸太陽能電池廠若負債比很高又無力償還之下,也將面臨破產、倒閉命運,因此無論是中國大陸或台灣太陽能業界,企業整併將會勢在必行。

這次通威入股昱晶能源開啟兩岸首例,也讓台灣太陽能電池廠手上可用現金短絀的窘態表露無遺。過去中國大陸廠商擴產過快,致使近年廠商破產消息頻傳,但本業賺錢跨足太陽能領域的仍然不少,如通威集團等大企業還有能力投資台商。

也許昱晶是迫於無奈,因為不如太極與新日光分別有富爸爸廣運機械工程、台達電當作有力的後盾,而必須向陸資尋求協助,但這究竟對台灣太陽能電池廠是短期解套?還是長期枷鎖?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