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能源類股還有油水嗎?

2015-08-03
作者: 印和闐

▲(圖/潘重安攝)

影響國際能源供給的變化有限, 最關鍵的因素,還是在美國人的頁岩油。

話說2014年油價一路狂殺,每桶110美元至120美元的原油,半年不到,殺到只剩50美元上下,油價腰斬後,沙烏地阿拉伯說,他們要維持市場占有率,不論價格高低,都不能阻礙他們出貨的決心,身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的龍頭,跟1970年代不同,這次不但不保油價,堅持確保市占的決心,更成為國際油價反彈的阻礙之一,哪裡出問題了?

不只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為了重建國家,不斷開標案讓國際能源企業探勘,也許巴格達以北的重要油田被伊斯蘭國拿走了,但是南部第二大城巴斯拉市周圍,還在大舉開發,據幾家中資石油探勘公司說,雖然有安全的陰影,但是隨便一口油井比整片大慶油田的產量還高是事實,而且每桶石油的生產成本連10美元都不到,國際油價就算只剩50美元,還是擋不住伊拉克重新回歸國際能源市場的情勢。

美國能源庫存 已達歷史新高

伊拉克之外,還有伊朗。與美歐達成核能協議後,準備回歸國際能源市場的伊朗,產能目前還不太容易判斷,要看國際資金是否順利進入伊朗,一般預料,雖然伊朗的油含砂量較多,價格比其他國家的油價至少要打上8折,才能抵銷煉油設備的耗損,但是每桶開採成本不到20美元的伊朗石油,一旦進入國際市場,供給增加,還是會把油價制約在一定的區間。

供給減少的地方在加拿大,李嘉誠藉著重組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的股權,把加拿大的油砂生產公司赫斯基(Husky Energy)由直接持股轉換、並且放到持股只有3成的新公司長和(1 HK)下面,一下子把自己在赫斯基能源的持股降了7成。顯示加拿大昂貴的油砂是這一波石油價格長期低價化最大的風險集中地,每桶70到80美元以上的生產成本,在未來數年內活命的機會真的不高。

另外一個苦主是俄羅斯。普丁政府與歐美鬧翻後,歐美資金與技術從每個與俄羅斯的合資公司退出,自Gazprom(GAZ LI)以下,俄羅斯的每個能源公司都不敢說未來產量的變化。俄羅斯人把它們可能的產量下降當作最高機密,並不令人意外,只不過這一波俄羅斯能源股,不論是Lukoil(LOKD LI)、Rosneft(ROSN LI)、Tatneft(ATAD LI),還是一八年以後要賣天然氣給中國的Gazprom,股價在反彈後又回到下跌軌道,顯然還是有不少人知道,縱使普丁狂降能源稅,想給石油公司活路,但是沒有歐美技術,俄羅斯的石油想要增產,還是很困難。

因此以供應方看,兩伊是國際能源的增加方,加拿大與俄羅斯是國際能源供應的衰退方,二加二減,其實影響供給的變化有限。最關鍵的因素,還是在美國人的頁岩油,成本到底在哪裡?美國的能源庫存已經到歷史新高,這群讓美國成為全球最大能源生產國的頁岩油氣生產商,到底會不會因此退出市場?俄羅斯Gazprom旗下的Gazprombank針對一五年下半年油價預測,布蘭特油價波動區間在每桶原油50到65美元,今年的均價大概在60美元,但是沒有人知道美國的頁岩油氣公司的損益兩平點到底在哪裡,這是最大的預測風險。

在俄羅斯人看,有些頁岩油業者技術不足,正在退出市場,但是有些業者技術持續進步,生產成本下降中,因此預估難做。另外一個俄羅斯人估不準油價的風險點在於天然氣對於原油的取代,自新能源汽車大賣後,不論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及科威特,他們出口天然氣的成長率遠高於原油輸出的成長率,因為天然氣的生產成本太便宜,對中東的產油國來說,2012年每桶95美元原油價格水準所產生的現金回報,其實低於一五年每桶油價在65美元時所產生的整體現金回報,OPEC膽敢在油價大跌時不減產,就是因為天然氣革命的緣故。

油價大跌 OPEC仍不減產的原因

寫到這裡,根據俄羅斯人的觀察,能源股的投資,不是完全不能玩,要找技術能不斷創新,降低生產成本的頁岩油氣開發商,美國的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PXD US)就是其中一家。這家公司也許第一季的產量因為美國天氣嚴寒而稍微落後分析師的預期,每股獲利以及現金流也落後,但是天然氣開採成本仍然大幅下降,天然氣銷售的價格則持續上升。簡單說,以國際原油與天然氣目前的差價,原油如果真如俄羅斯人判斷在50到65美元震盪,換算可以提供同樣熱值的天然氣價格約在10至20美元上下,在消費端的替代需求,天然氣長期依然看漲;在此同時,專門建造天然氣運輸船(FLNG)的韓國造船廠或許機會也不小,韓國現代重工(009540 KS)的價格目前剛從歷史低檔反攻,值得特別留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