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台灣的「無夢症候群」

2015-08-11
作者: 南方朔

▲(圖/Pixabay)

富裕社會的最大麻煩,就是年輕人失去了作夢的條件, 當人生及社會對未來不再有夢,這個國家的麻煩就開始了。

魏晉南北朝時,雖然政治亂紛紛,但貨幣商品經濟卻開始發達,有錢人增多,崇拜金錢成了新的社會問題。於是有三本以「錢神」為題的著作。

拜金炫富盛行 改變社會價值

第一個是魏晉之際,成公綏所寫的《錢神論》,是一篇諷刺散文,它說當時「路中紛紛,行人悠悠,載馳載驅,唯錢是求」。金錢崇拜興起,改變了人際關係,金錢的威力巨大無比,因而稱為「錢神」。

第二個是東晉魯褒所寫的《錢神論》,這篇文章更翔實,它說有錢就有了一切,沒錢就諸事不行,「死生無命,富貴在錢」。古代說錢是「孔方」的典故出處就在此。

第三個乃是明末李元仲所編的《錢神志》,這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著作,新北的廣文書局曾再版。它將古代中國有關金錢行為的記載做了總彙集,金錢所造成的貪賄、炫耀、通敵賣主、以錢亂法等種種事情集於一書,乃是研究古代社會經濟的重要典籍。

古代中國的兩篇《錢神論》、一部《錢神志》,將貧窮及暴發的社會問題做了詳細的討論。這些著作對後代人的啟示是:一個社會如果貧窮,當然有問題;但社會富了,問題可能更多更大。貧窮的社會,貧賤夫妻百事哀,笑貧不笑娼,也會人窮志短;但貧窮的社會通常也是上進的社會,貧窮形成了平等,也使社會比較和諧;貧窮社會當然也有富人,但他們並沒有什麼好炫耀的,貪官汙吏的規模也小得多。

但一個社會暴發變富,就會形成富了要更富的價值,貪汙的胃口變大,敗德的程度也擴大,誇張式的炫耀也更加驚世駭俗,自私自利的行為也增多。而今天的華人社會,在中國帶頭下,已進入富裕成了大問題的新時代,富裕成了問題,台灣比起中國並不遑多讓。

我曾研究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歐美暴發的「鍍金年代」,當時貪腐盛行,炫耀行為出現,窮人產生相對剝削感,當時也出現各種革命言論及行動,後來才有小羅斯福的「新政」。

我曾指出,現在已到了華人社會的「鍍金年代」。最近《經濟學人》報導,中國已有109萬人身家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約160萬美元;有6萬7000人身家超過1億元人民幣;213人則超過了10億元人民幣。

還有很龐大的官商地下富人,這些富人噁心萬狀,一個個都是土豪作風。中國的富人及富二代,已成了中國當今最大的問題之一。他們挾帶著大量金錢在世界各地游牧,也受到側目,但側目的眼神裡都是不屑,沒有一點敬意!

貧富差距擴大 台灣再封建化

富裕已成了中國的形象負債,而這種問題在台灣亦然。近年來,台灣的領導人一切向中國看,的確有些人趕上了中國「鍍金年代」的巴士,也成了台灣的土豪;但馬政府天天誇口而言的「和平紅利」,卻是台灣經濟的最大毒藥和負債,台灣產業被掏空,就業不振、工資下跌、貧富差距擴大,台灣已開始「再封建化」。於是我們看到了這些現象:

一、台灣的富人大量在各個「避稅天堂」游牧,稅基崩壞,貧富差距更加擴大,政府的財政當然惡化。

二、台灣也有富二代,他們也是財大氣粗,動輒千百萬、上億元的豪宅,珠寶配飾、豪華房車及超跑,都成了炫耀的道具。在貧窮時代,有些大老闆還騎腳踏車、吃便當,但這種情況早已不再,土豪式的炫耀已成了富人的當然。

三、台灣的食安風暴始終不斷,食安問題的本質是「騙」,以偽劣的東西騙人。「騙」的行為從食安之騙,到電話詐騙之騙,早已彌漫了台灣。最近桃園抓到了一名16歲的詐騙集團車手,他1年多居然可以賺到千萬元,平均月入百萬元。台灣並沒有人專門對各種詐騙行為去做總的研究,我的直覺,詐騙早已成了台灣最大的行業之一。

四、在人的世界裡,最重要的是有路,縱使路走得非常艱苦,但有路就有希望。所以今天50、60歲的人,都會用一種鄉愁的態度,回憶五、六○年代的貧窮歲月;但現在的青年早已沒有了夢,富裕社會的最大麻煩,乃是它使得年輕人失去了作夢的條件,當人生及社會對未來不再有夢,這個國家的麻煩就開始了。

最近的台灣,各種苦悶及暴戾的事情變多,這就是「無夢症候群」!

相關文章

TOP